广告

[凡人书城]暗星男频灵异小说《通灵井》已完结共558章

路边井盖不能乱撬!告诫无用,李坤涯已深陷净土漩涡…… 看不见的敌人未必是恐怖,最怕是发现自己竟是敌人!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发送 16316 可获取本书所有章节。


通灵井(已完结)
书号:16316
频道:男频
类型:灵异
作者:暗星
章节数:558章
在线阅读平台: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

我是李坤涯,我从小就有这么个疑惑……

城市的路边都有一种乱现象,大量的井盖下到底是什么呢?

直到高中毕业之后,虽然我考上了和暗恋多年的女生“王雪”同一所大学,但是她从某次生日之后,对我就有些疏远了,因为感情方面的失落,我选择了弃读。

家人只能同意我的任性,我选择步入社会实习工作,因为童年时就对街边井盖感兴趣,所以兼职下井道维修线缆。

当然也不是每个井盖都会被撬开,所以一些从来没被翻开过的老旧井盖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曾悄悄问过几个老师傅,他们闻言后谈之色变,严厉喝斥绝对不能动那些我看不懂的井盖!

在某天半夜,我偶然遇到手持水枪的男人,就是那种枪管透明的装满了液体,走路急匆匆的,见到我之后喊我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大半夜拿着把水枪出来晃荡,我还以为他是精神病患者,玩射击游戏都玩坏脑子了吧?

担心那个男人会出事,于是悄悄躲进民房边的角落暗中关注,但是令我感到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居然随手就拿出一把工具,将路旁的某个井盖撬开了?他下去之后顺势合上了井盖,而我印象中那个井盖其实不是下水道,这个男人下去有意义吗?

事态不是太严重我没有报警,我边玩手机,观察等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那个男人还不出来。我还以为是我记错了,会不会那口“窨井”就是下水道?

直到我无法忍耐好奇心的鼓动,过去用正规的工具撬开井盖……

发现!这是废弃的井道,下面都已经堵死了!?

半米多高一点的下边就是碎砖泥土根本不可能藏起一个活生生的成年人!这件事成了我的心理阴影,但是也没有对任何人说,只当是产生了幻觉。

……

平时打许多零工,兼职两年维修终于正式入职单位,成为一名普通线缆维修员,组长“大刘”说最近整改业务要夜班执勤,我们这些新入职的先排班。

虽然两年实习兼职没少下过井,那可是又脏又累,没办法,我这样的算是刚挤身进入单位,新人就得服从安排。

几天晚班已经差不多习惯了,今晚十一点左右我就来到办公室,还有两名新人在,一位是开单位工程车的,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司机”,还有另一位,外号叫“阿呆”。

我们稍微聊了几句,看时间到点了就各自出门,主要是检修自己管辖的地段线路。因为最近暴雨天气特别多,线路老旧的地方容易出现问题,队里人手不足,经常需要一个人在夜里检查几个路段。

二月天冷飕飕的,当我从倒数第二口地井出来,已经是午夜过后了。还好今晚没下雨,合上井盖我打算去下一段路。

两边路灯很亮,可马路对面某个路灯闪烁不定,闪烁的路灯下面有个老头,那老头脸色苍白,给了我一种很阴森的感觉,引起我的注意。

他面无表情盯着我!

我选择了无视,或许我半夜检查线路,在别人眼里也是很可疑的。可是,背后的那种视线怎么都避不开,周围连个行人都没有,连车子都很少经过了,我心里紧张了起来。

“小哥,能借个火吗?”突然身后好像有人喊我的声音,我一愣转身。

是个中年人,脸色土灰,拿着烟斗穿着略显破旧的衬衣。

我:“不好意思,我在当班没带火。”

上面规定,当班检查井下不能携带易燃易爆物品,免得引发地下沼气爆炸。而且,我也不抽烟,更不会随身带火。

那中年人盯着我“哦”了一声,他好像没有动身的意思,我也想避免和陌生人交流,转身往前走。没走几步,刹那间,这一带的路灯全部黑了,就连周围的楼房也没了灯火。

我第一感觉应该是停电,可是这段路应该不会停电的啊?

可能是天气的缘故,今晚连月光都没有,到处一片漆黑,我拿出了井下作业用的强光电筒。因为停电之后路面太黑了,出于短暂的好意,我想回头给那个借火的中年人照下路,结果回头巡视,却一个人都没有!

我只能用理智说服自己,那人是进了哪所楼房了吧?

大范围电力事故不是一个人就能搞定的,我拨打总部的电话想询问情况,手机信号也是满的但是一直打不通。

“咚!”突然好像是路边井盖被撬开的闷响。

我立即照看四周,可路边没有哪个井盖是开着的啊,难道是我听错了?路面之所以会有很多井盖,据我所知道的,下面是线路电缆通道,还有排污排水通道。

就算心里有些发毛,工作还是得做完啊,而且整条马路空荡荡的,连一辆车都没有经过,好像就只有我拿着电筒往前走。

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心跳加速,检查完下个井盖就能回家了,这么想着我加快了脚步,终于来到目标的井盖边上。我把工具袋和手电筒放路边,拿出工具打算把井盖撬开的时候。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当是有路人经过这边,不敢往坏的方面想。

“唔唔!”我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井盖终于松动,有点往上翻的征兆,可是为什么这么重,这不正常啊?

就在井盖的缝隙冒出什么气体的时候,突然有一只脚踩在井盖上!肩膀就也被拍了一下!?

吓得我的心脏都快停跳了,好不容易才把井盖拉起来一点,我很想去教训这个捣乱的家伙。但是电筒放在地上,只能看到他的双脚。

这时候,突然前面的道路上出现两道强光,才反应过来是一辆高速行驶的货车,而且根本就没理会我们!

那人直接猛的把我摁倒在路边,避过了快速行驶的货车,黑暗中,那人把我拖上人行道。

我被喝斥道:“小李,你居然没分清楚井口,还半夜破坏压魂阵!”

我?这人语气挺大啊,我拿起电筒看了看他,有点眼熟,可能是在局里远远见过这个人。

就在那家伙伸手压低我的手和电筒的时候,路灯呼的全部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线路恢复了?

我关了手电筒,站起身将信将疑的看向那大叔,他有许多白发,看上去像五十多岁,面色红润,神情冷峻。

我:“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姓李?”

大叔:“这,算了,你叫我老李就行,听好我指示尽快走。还有,把这个吃下去。”

之后他递了颗珠子?

我仔细看了看,珠子是橘色皮,红色纹路。

我在犹豫要不要吃的时候,老李好像张嘴就吃了,对我说:“干嘛不吃?”

我:“这能吃吗?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老李顿时急了,直接强行把珠子拍进我嘴里,咕噜吞了还被呛到。身体渐渐变暖而且并没有什么异常。

老李:“你在这条路上走了多久你知道吗?”

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下意识的说:“应该是十多分钟吧?我记得从上一个井里出来是十二点刚过。”

老李摇头:“不对。”

他把腕表举我面前,眼尖的我看清上面已经快三点了!

我:“走了几个小时了?怎么可能!”

我满满的不敢相信,原来我在这条路上走了快两个小时了!可是感觉刚过了十多分钟啊,还给总部打过电话。我再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也是显示快三点了,但是没有拨打过总部电话的记录!

可是我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是时间还是什么呢?我看了一眼老李,他也扛着个包,但是和我的不太一样。

老李:“也不对,什么几个小时?你知不知道你在这一带走来走去,在路灯下还拿出了电筒照明,到处找井盖撬?”

我:“什么路灯明亮,刚才不是停电了吗!我拿电筒出来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李:“唉,这一带根本就没有停电,你闯大祸出事了知道吗,还想活命,你就跟着我走别乱跑!”

周围的路灯是亮了,但还是没有人经过,刚才想要撞我们的车也很诡异,就像是突然出现一样。

我拿起工具袋跟上老李,那是我走过来时的路……突然后面的路边传来了紧急刹车,然后“嘭!”的撞击巨响。

我刚有停步回头的意思,老李好像急了立刻抓住我的手腕拖着走。

老李:“别回头!”

我:“老李,是不是出事故了?报警啊!”

老李无视我说的话,如果不是觉得这个大叔眼熟,我是绝对不愿意被他这样拖着走的。

跑了好一会,我们来到了一处绿化地带,是某个小区对面的公园。我喘着粗气,四周张望了一下,就这么坐在地上。

我:“刚才发生事故了,为什么不先报警?”

老李:“你烦不烦,那是你一星期前出的事故,你还能报警吗?”

我听他这么说了一愣,什么意思?我一星期前出的事故?

老李把一块奇怪纹路的平板电脑取出来捣鼓给我看,类似街道导航图,大概是在某段路上,有一则红字简要。

2月22日的午夜交通事故……

我又看了看平板上的日期时间,显示2月28日,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看手机觉得不对劲了,上面的日期不对,我印象中今天是2月22号,我又拿出手机,可这上面已经2月28号了!难道已经过了一星期?

我说不出话……

再看了看平板上面写着的红字,2月22日午夜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货车撞到路边的轿车,导致轿车撞到行人。

受害者是“李坤涯”。

什么,是我!难道我已经?

同一天还有别的新闻,是在别的路段,开工程车的“司机”被货车撞了!再就是,有一名检修工人,在井下不慎触电身亡!居然是阿呆?

他们怎么都死了?什么情况!

总算是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心里紧张得手心全是汗,这时候街道那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李看了眼四周脸色一变,哼了一声从我书里拿走平板收好,在周围的草地上洒着什么液体!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转眼,草地外面围了几十位男女老少,好像很忌惮这片草地不敢踏进半步,全都面无表情的盯着我们,刚才说借火的拿烟斗中年也在!

结果老李又拿出了一个陶瓷瓶子,还有花纹很古老的碗,把瓷瓶的酒全倒进去,洋溢着一阵扑鼻的酒香。

老李:“小李,喝了这碗酒你就能活下去!”

结果外面的男女老少神情凝重全在摇头,一个孩子突然尖叫:“涯子哥哥,别喝!”

借火的拿烟斗中年:“小涯啊,老大爷说过,来了这里就不要想回头!”

他们认识我吗?什么意思?

一个老头从他们后边走了过来,他踩到草地之后双脚开始冒火。

我没看清那老头是谁,他边走边说:“涯子,喝了之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回头了。”

他脚下的火势越来越大,烧到了腰部我才看清楚,居然是几年前去世的爷爷李德龙!

爷爷没再往前走,火也只烧到他的腰部以下,满脸忧心慈爱的看着我。

老李对我爷爷李德龙谩骂道:“小李误闯大祸招惹事故,还有回头路!你身为他的亲属长辈居然想阻止我救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让他活下去吗?”

李德龙:“你是什么居心,以什么目的冒险来到这个地方?又有什么能耐救我孙儿。”

老李:“就凭这碗酒,只要小李喝下去就能回去!”

李德龙:“荒谬,我孙儿确实不是短命的人,莫不然是你贼喊抓贼害了我孙儿故意演的这出?”

我惊恐的看着老李,心里有些动摇:“这是真的吗?”

老李转身愠怒的对我说:“如果你不相信我,就把酒一滴不剩的全部倒在土里,这样大家就都解脱了,也算是枉费了我一片苦心来救你。”

看了看老李他一脸的不快,我捧着老碗的手都发抖……

到底该相信谁?

老李素未谋面居然热诚帮我,可是爷爷生前那么疼爱我。这几年我历经坎坷,不复年少时还有爷爷护着我,顿时悲从中来。

很想对爷爷说说话,可就是不争气的止不住眼泪……

唯有双腿跪地,捧着酒碗朝爷爷多次鞠躬!

或许老李以为我要选择倒掉酒,在我旁边叹息没有说话。

我怀着对爷爷的思念,以祭奠那般,将半碗酒洒了几道入土,随后双手举碗伸向老李致意,直接把剩下的半碗酒一口喝掉!我的这个举动出乎他们意料,或许也将会却影响我的一生……

外面爷爷那边众人传出一阵骚动。

我双目含泪,站起把碗还给老李的时候,他满面震惊的“你,你”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我看向爷爷,他也是哀愁的不停摇头:“这都是命,涯子,离开深层之后,你就要自己多珍重了,爷爷无法再照顾你。”

看着爷爷落寞的转身走了,草地外的来者也都凄然的各自散去。

我很想和爷爷说说话,我还不想死,请原谅孙儿不能留在这陪伴您,倘若我再遇不测,孙儿必定好好侍奉您老人家。

我刚想和老李说话的时候身体猛的一颤,自半碗酒下肚之后身体开始变得怪异,左边身体发烫右边发冷,意识开始模糊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求助的看向老李,结果老李根本没在意我,直接朝着草地外走去,而外面又来了一位轻盈的身影,朦胧间,我只听到她好像在和老李交谈着什么,结果我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



=========未完待续======
《 通灵井》第558章已完结,欢迎订阅!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凡人书城 或 fanrenshucheng ,关注凡人书城后,发送书名:通灵井 或书号:16316 获取本书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