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风中飘絮小说《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完整版在线阅读

为了上大学,她去富豪舅舅家做女佣王子对女佣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女佣心说他有病吧,吓的直跑。她奇怪怎么所有的女孩都对他倾心,他却只来追自己呢?不要,就算好玩也不玩.。再说他又是流氓,怕怕的,做所有的女孩的情敌,也是怕怕,阴谋诡计,朝不保夕,保命要紧。他一定要追到她,一定要把她用心绑住,就算她逃跑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并绑住。就算她有别的男人又怎么样呢?谁让自己是流氓兼王子呢?自然会有不同寻常的手段让人家哭天喊地。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连载]
书号:9521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风中飘絮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自助餐的宴会,周大山的豪宅。

宾客很多,乐队演奏着很欢快的音乐。

周家大小姐周玉下楼,边走边看客人。

韩雄从厅外进来,周玉快乐地走过去。

一个女佣人拿着托盘穿过韩雄眼前,韩雄眼睛一亮,过去拉她。

韩雄扳过吓坏了的女佣看着说:“你真象我的梦中情人呀,真的好象。”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奇怪地看韩雄和那位女佣。

周玉生气地跑上楼去,女佣推开韩雄就跑,韩雄去追。

两人在大厅一追一赶地乱跑,女佣撞到手捧酒的一个男佣身上,酒洒到女佣身上,两个佣人跌倒在地。

周大山见了,心中闪念,拦住走过来的弟媳贵琴说:“待会你带白梅换礼服。”

贵琴诧异,但还是点头说:“好的,大哥。”

周大山走近白梅和韩雄,韩雄要拉起白梅,白梅推开他的手。

周大山拉起白梅说:“哎呀,白梅啊,我的外甥女呀,你怎么穿起佣人的衣服来了呢?真是顽皮,快跟你二舅妈换衣服去。”把白梅手上的托盘抢了过来,交给爬起来的男佣。

白梅呆住了,贵琴过来拉上她上楼。

白梅跟贵琴走到一间房门前,周玉冲过来,狠狠地推了一下白梅,大叫:“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穿礼服,给你这种人穿我还不如放一把火烧了。”

周妻心如走过来,站在周玉和白梅两人之间说:“周玉,别胡闹,过来,走呀,听话,乖乖的,啊!”

周玉不走,心如拉女儿的手说:“要闹也要等客人走了再闹,不然,就把你锁起来,知道吗?快走。”

周玉被吓得乖乖地跟上母亲走了,回头恨恨地看了白梅一眼。

贵琴拉白梅推门进内,贵琴开柜找衣服。

白梅看着贵琴说:“二舅妈,这是为什么呢?”

贵琴边挑衣服边说:“你说那小子啊,他是商会会长、宝剑公司老总的儿子,名叫韩雄,这小子很古怪,老爸很宠他,想怎么样呢都行,让大家都由着他胡闹,没办法,来,这件不错,挺适合你的。”拿出一件礼服往白梅身上比。

大厅里,人们盯上穿了礼服的白梅,白梅还没下完台阶,韩雄就过去拉她。

一边的周玉看了,很生气地端了一个有满满食物的盘子向白梅走去,把盘子往白梅头上一倒。

白梅身上不成样了,人们看着她好笑,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然后回过神来,赶紧从厅门跑出去,韩雄也跟着出去。

两人出了厅门,在大院子里韩雄拉上白梅,白梅挣扎地被他强拉着走到存车处,把她推进一辆轿车内,自己开车走了。

到了服装商城门前停车,韩雄下车进去,正在发愁,看到一个女孩子在逛,就愁云顿消,就悄悄地拿了一件裤子和一件衣服过去比了一下,对售货员点头,把一张卡拿出来交给售货员去刷,等售货员把卡交给自己,就提上衣袋出来上车,开车走到自己的豪宅,拉白梅下车进厅。

韩雄把衣服往白梅面前送,手指向旁边关着门的卫生间说:“到卫生间把衣服换了,头发和脸洗了,你的样子好丑好怪哦,放心,我不会强奸你的。”说着,就把衣袋往白梅怀里塞。

白梅接上,嘴上不服气地说:“就算你要强奸我也不怕,哼!”

韩雄阴阳怪气地笑说:“唉,小姐,现在这里可只有我和你两个人,而且又是我的家,小心,啊。”

白梅向韩雄扮个鬼脸,进了卫生间,把门关好。

韩雄笑了,走到花园里去,看那棚架上的牵牛花开,又香又白的茉莉花,使他深深地呼吸着,他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家有多好了。

白梅拿着一个袋子走过来,欣赏地看着这华丽的装置。

韩雄看到白梅,只见她一件牛仔长裤,一件长袖短上衣,一头黑亮的短发,加上那美丽的面容,把他看呆了,他深深呼吸了几下,走到一个小圆桌前,招呼白梅过去,两人一起坐下。

白梅把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下。

韩雄笑说:“好漂亮,很适合你的。”

白梅看了一眼韩雄说:“你经常给女孩子买衣服吗?”

韩雄摇头说:“不是,你是第一个。”

白梅奇怪地说:“啊,那你就是神仙了。”

韩雄也奇怪地说:“哦,这话怎么说的呢?”

白梅指着衣服说:“我和你前后不过在一起几个钟头,你就能给我买下这么合适的衣服,如果你不是神仙,怎么知道我身上的尺码,这是我连自己都搞不明白,尤其是这件裤子,长短肥瘦正好。”

韩雄一笑说:“那要感谢一个逛商场的女孩子了,她的身材跟你差不多,我拿衣服和她比了一下,怎么,这个方法聪明吧?”

白梅点头说:“的确,哎,你对每个女孩子都那样吗?”

韩雄说:“你想我会对每个女孩子都那样吗?你错了,我没有那么无聊,只是对你有一种冲动,如果我吓到你了,那我向你道歉好了,对不起。”

白梅摇头说:“你说我是你的梦中情人,那你经常梦见的一个女孩子,真的长得象我吗?为什么象我呢?很奇怪的哦!”

韩雄说:“是啊,缘分嘛,我爸说我这辈子也别想找到,他泼我冷水,哼,我偏不信,于是呢,我就大海捞针似的找呀找呀找,找遍了大江南北,全球的每个角落,找得我是精疲力尽,苦不堪言,还是老天爷可怜我,让我遇到了你。”

白梅说:“所以呢,你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抢劫我了,害得我大舅赶紧把女佣变成千金大小姐跟你配对,结果我却象个落汤鸡似的来到这座皇宫,啊,这个经历太好玩了,我非常的感谢你呀。”

韩雄说:“哎呀,真是对不起,我只顾我自己。”

白梅说:“没什么啦,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再说呢,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权当一个特别的意外了。”

韩雄说:“唉,你真的是我周叔叔的外甥女呀?”

白梅点头说:“嗯,怎么?不象呀?我也觉得不象,不过,确实是的,我爸妈就经常没事干了,就到他们家干点杂活,我也一样啊。”

韩雄说:“那周玉呢?她怎么那样对你呀?”

白梅苦笑地说:“她呀,怎么说呢?总之是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真是悲哀呀,对吧,不过,她人真的很不错,对别人很好的,只有对我不好。”

韩雄说:“我看啊,她还真的是很不配有你这样姐妹呢。”

白梅看看窗外,天快暗下来了,笑说:“哎,这时间过得还真的好快呀,你看太阳都没有了,我呢,也该走了吧,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哥能不能现在就把我放了呢?以后想我呢,我随传随到,好不好?反正来日方长嘛。”

韩雄说:“哦,你还真的是很会说话呀,死人也要叫你说活了,好吧,走,我送你回去。”韩雄起身拉了白梅的手就走。

白梅被韩雄拉起,手挣扎。

韩雄停住脚步,回头看白梅,奇怪地问:“怎么了?”

白梅缩了缩被拉的手,小心地说:“你别像拉小狗一样地拉我好吗?”

韩雄笑了笑,放开白梅的手。

白梅拿起地下的袋子跟上韩雄走出了韩家豪宅。

白梅在大门外等着,韩雄把轿车开过来,白梅坐上车,韩雄驾驶而去。

韩雄的车开到大食品商场门口停下,下车进去买了两大盒礼品出来,提上车后座,开车走了。

来到宿舍楼区,韩雄的车停在一栋楼下,韩雄和白梅一下车就看到一对中年男女迫切地走过来。

女人来拉上白梅说:“哎呀,我的闺女总算回来了,哦,没事,真好。”原来这对中年男女是白梅的父母,他们打量完女儿,又去看韩雄。

韩雄把那两盒礼品提出来走过去,不好意思地笑说:“伯父,伯母,让二老担心了,实在过意不去。”

白父来到韩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放心得很,只是那丫头没规矩,让你见笑了。”

韩雄笑说:“没什么,我觉得她很可爱的。”

白父指了指楼门笑说:“来来来,上楼。”韩雄笑着跟上白父向楼门走去。

白梅赶紧走近韩雄说:“你现在有事就快走吧,别耽误了。”她是不想让韩雄进入自己的生活,只要把韩雄当成是不该发生的意外就行了。

韩雄却偏不能如她所愿,看了看她笑说:“送人送到家嘛,你总不能叫我把你丢在门外就不管了吧,而且,伯父伯母都这么好客,我怎么好意思扫了两位老人家的兴呢?否则我以后可就没有什么脸再来了,你说对吧?”

白梅听呆了,什么呀这是,他以后还要再来打扰吗?麻烦死了这个男生,居然还挥之不去呢。

就在白梅发呆时,韩雄已经随白父进了楼门,白母过去推了一下女儿,白梅猛醒,连忙进楼门。

几人上了楼,进了房。

韩雄把礼品放在茶几上笑说:“没什么东西可送的,只好买了点补品,请收下。”

白父笑着说:“好,好,谢谢。”

这一老一少两男人谈得高兴,韩雄不时地看一旁不吭声的白梅,白父看在眼里,就很识趣地走到厨房帮老婆做饭。

韩雄来到白梅身边笑说:“你还好吧,怎么都不吭声呢,是不是因为我只管跟伯父聊天,把你冷落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对不起了,请你原谅啊。”

白梅瞪了韩雄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这是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跟我爸妈套近乎,你安的什么心?”

韩雄委屈地撒娇着说:“我没安什么心呀,你怎么那样怀疑我呢,我好伤心呀。”这韩雄的“委屈”装得是惟妙惟肖,好象快哭出来了似的。

在没道理的时候,装委屈是唯一的途径,尤其是在对付爱情,再加上撒一点娇,就更让人软了下来。

只可惜韩雄的“委屈”注定要失败的,因为这白梅根本不吃那一套,仍然炮轰韩雄,她斥责地说:“你这样的一个大少爷的,实在是不适合到我们这个简陋的地方来,是很玷污你的,拜托,我们不是一国的,所以呢,大少爷,我实在是不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或书号:952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