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只敢秘密爱一人小说目录 陶暖顾西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短篇,情节处理很好,潜力极佳好书《只敢秘密爱一人》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陶暖顾西爵。只敢秘密爱一人小说主要讲述陶暖是个演员,顾西爵就高价签下她,亲自写剧本,亲自当导演,冷眼看她被女配虐打,冷眼看她被男配欺辱,冷眼看她在冰冷的井水里流掉他们的孩子,直到,她决绝的斩断对他所有的痴恋,与他成了死仇…………………………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只敢秘密爱一人》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只敢秘密爱一人 》文心书阁书号:15812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581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她的爱,是深埋的秘密

“啪!”

某影视剧拍摄现场。

身穿宫女服的陶暖莫名其妙的挨了女配角柳溪一巴掌,“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腹处,朝着柳溪怒喊:“你打我做什么?”

“卡!”

副导演匆匆的跑过来,劈头盖脸的就骂起来,对象,也只有陶暖一人:“陶暖,我说你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演过戏?你现在身份只是个低贱的宫女,面对已经身为贵人的柳溪,你那么高傲的姿态是怎么回事?”

“副导演,剧本里,我和柳贵人的初遇,她只是责骂了我,并没有动手……”陶暖赶紧站起来,小声的替自己声辩。

“剧本里没有又怎么样?你也是老演员了,不知道临场发挥吗?”副导演的立场完全是一边倒:“顾总早就发过话了,这个戏,你不想演就别演,有的是人削尖了脑袋想要演顾总亲自写的这部戏。”

“就是,”那柳溪也满脸嘲讽的说:“要不是看在你孤苦无依的份上,顾总才不会把女主角的机会给你,你还不知道珍惜,你真以为你自己还是以前的影后?一个杀人犯的女儿,有的戏让你演就不错了……”

陶暖的心一瞬间仿佛被千万根针无情的锥刺着。

是!这部戏是顾西爵“施舍”给她的,一年前的除夕夜,父亲酒驾,开车撞死了顾西爵的弟弟,顾西爵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将父亲送进了监狱,让陶氏集团背上了巨额的债务。

为了保住父亲辛苦办辈子建立起来的陶氏,她不得不与公司签订了不平等的条约,只要是公司要求她演的戏(限制级除外),她都必须要演,随后,顾西爵收购了她的签约公司,亲自写了这个剧本,让她来演女主角。

一个悲剧,长达九十九集,每一集,女主都是受虐的对象,今天,才拍到第二十八集。

在顾西爵的“指示”下,她已经被虐的遍体鳞伤,可是她不能不演,如果违约,她要赔付几个亿的违约金,这钱,她是无论如何都还不起的……

“爵!你来了!”身边的柳溪忽然惊喜的喊了一声,人已经朝着前方兴奋的跑了过去。

陶暖抬起头,眼睁睁看着柳溪扑进顾西爵的怀里。

——那是,她秘密领结婚证的丈夫!

——是她从十六岁就开始痴恋,就算失去全世界也不愿意失去的心上人。

——却也是最痛恨她的人!

天知道,当他将她所有的债务都转移到他那里,并提出她可以以身抵债的时候,她有多高兴。

能嫁给自己一直深爱着的男人,这难道不是一种莫大的幸运吗?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说的债,不是那些钱,而是他弟弟的死债,他娶她,为的是让她生不如死!

她对他的深爱,在他对她滔天的仇恨下,只能是被深埋起来的秘密,再苦再痛,不能言说……

“爵,你不知道,刚刚那个陶暖又闹幺蛾子了,不好好演戏,还凶我,”柳溪恶人先告状。

第2章 他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

她还举起自己的手对顾西爵说:“我刚刚也就是打了她一巴掌,那也是剧情需要,我的手,都打疼了。”

顾西爵的视线阴冷冷的落到陶暖的身上,眼里满是厌恶,只这一眼,就足以将陶暖伤的鲜血淋漓。

“我没有……”她弱弱的声辩,他却早就收回了目光,好看的手将柳溪的手小心的捏在手里,吹了吹,温柔的问她:“还疼不疼?”

“如果爵能亲我一下,我马上就不疼了。”柳溪满脸娇羞的笑着。

顾西爵马上毫不吝啬的在她的手心上吻了一下……

这一幕,刺的陶暖的眼睛生痛,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看,却舍不得将眼睛从顾西爵的身上移开。

顾西爵一定知道她爱他,也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最能刺痛他,结婚一年,她早知道他是一个再残忍不过的人,总是那么稳准狠的往她最柔软的地方捅刀子。

有时候,她也会觉得自己很悲哀,都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了,怎么还不能对他死心呢?

难道,对他的爱,真的已经融在了她的灵魂里,非死不能剥离?

她确实想过死,好几次!

死了,就解脱了。

可父亲还在牢里,陶氏还得靠她来扛,她还舍不得顾西爵,而且现在,她有了……顾西爵的孩子。

“张亮,我要和柳溪去吃个午餐,你们先拍下一场,演员和工作人员轮流吃饭,我请,至于她——”他修长的手指准确无误的指向陶暖:“她刚刚让我的女人不开心了,就罚她午饭和晚饭都不用吃了!”

“是!顾总!您和柳溪小姐慢走!”副导演笑的满脸谄媚。

陶暖却只有苦笑的份儿。

她就知道,顾西爵来一趟,就没可能不折磨她。

只是饿饭而已,还算是这一年来,最轻的惩罚了。

下一场戏,是雨中的戏,演员只有陶暖一个人,高压水枪一直对着她淋,她冷的直打哆嗦,已经尽可能的表现的很好了,副导演却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喊“卡”,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下腹处一阵坠痛,直接昏倒在地……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是在医院里,坐在她面前的人,是扮演男主角的齐越,也是拍戏的时候唯一会照顾一下她的人。

“我怎么在这里?”陶暖甩甩仍然昏昏沉沉的脑袋,问齐越。

“你在片场晕倒了,顾总就让我将你送到医院里来了。”齐越看向陶暖,眼里带着复杂。

他舍不得告诉她,就算是她晕倒了,那些人迫于顾西爵的压力,也只敢将她随便挪到躺椅上,等着她自己扛过去,可是她已经开始发高烧,又受了那么多的伤,根本就没可能自己扛过去,他不忍心,冒着得罪顾西爵的危险,将她送到了医院来。

“幸亏送来的及时,否则,你肚子里的孩子就……”

陶暖的心猛地一沉:“你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

“嗯,医生说了。”齐越点头,又试探着问:“陶暖,我记得你……没有结婚吧?”

第3章 他恨我,可我爱他

“不,我结婚了,”陶暖说:“隐婚,孩子,是我……丈夫的,只是,我和他的感情不是很好,他不会希望我怀孕的,所以,我求求你,你不要将我怀孕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陶暖说的着急,还一把抓住了齐越的手。

“陶暖,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齐越皱了皱眉:“可是,你现在这种情况,还怎么拍戏,你知道顾总那人……”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瞪大了眼睛:“你的丈夫是不是……是不是……顾……”

“是!”没等齐越将“顾西爵”三个字完全说出来,陶暖就承认了。

“齐越,这件事没有别人知道,我信任你才告诉你,你替我保密,好不好?”

齐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事实上,他一直都暗恋陶暖,也隐隐猜测到陶暖和顾西爵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关系。

“你放心吧,我们是朋友,我会帮你保密的,”齐越只能这样说。

“只是,我不明白,你和……他既然是夫妻,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妻子,这是人做的事情吗?既然不爱,为什么要娶她呢?既然娶了,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折磨她呢?

齐越越发的替陶暖不平。

“因为,他恨我,”陶暖眼里满溢悲伤,却又扯开嘴角一丝笑意:“可我爱他!”

“你……”齐越不知该说什么了。

病房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砰”的一声踹开,顾西爵修长的身影压在了门口。

那阴冷的视线落在陶暖抓着齐越的手上,忽然就讽笑了一声:“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二位谈情说爱?”

陶暖忙缩了自己的手:“西爵,我和齐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和他没有……”

“没有什么?”顾西爵走进来,凌厉的视线刀子般刺向陶暖:“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想狡辩?你不是爱我吗?我才几天没有来,你就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说完,他又转过头去看齐越,嘴里说出的话,越发的恶毒:“齐越是吧?我倒是不介意你睡这个肮脏的女人,谁让她够贱,一天没有男人就耐不住寂寞呢,不过,她私底下可是我的人,你睡我的人,好歹也该提前和我说一声,也应该,把她伺候你的服务费支付给我。嗯,让我想一想……她没那么值钱,那……一次五十我还是要收的。”

陶暖瞪大了眼睛,双手不自觉的拽进了身上的被子。

原来,他真的知道她爱他。

可他,却在齐越面前,这样羞辱她。

齐越也没想到,顾西爵竟然会这样羞辱陶暖,到底是他暗恋的人啊,他心里的怒火一下就燃烧了起来:“顾总,你这么说自己的妻子,也太过分了吧!”

顾西爵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你说什么?妻子?她竟然连这个都告诉你?”

第4章 她没错,你凭什么报复她?

“不……不是她告诉我的,是我自己看出来的!”齐越马上意识到自己这话可能会给陶暖带来麻烦,马上解释:“剧组谁不知道,你弄出这部戏来就是为了折磨陶暖,可陶暖却一直在默默的忍受,而且,她每次看你的眼神都那么炙热,而且以前也有小报报道过你隐婚的事情,这很容易就猜出来!”

他又想到了别的事情,接着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折磨陶暖了,不就是他的父亲酒驾撞死了你弟弟吗?那是他父亲的错,又不是她的错,你凭什么报复她?报复一个深爱你的女人,你根本就不算是男人!”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滚出去!”顾西爵是真的发火了,一把拽住了齐越的胳膊,就将人扔了出去,然后,直接将门用力的关上,并打上了反锁。

“陶暖,你好手段啊,都找到人帮你喊冤枉了是吧?”顾西爵一步一步朝着陶暖走过来,眼里满是冰冷的恨意。

“我没有……那不是我的意思。”

“还学会装病跑到医院里来躲我了?”

“我没有装……”

顾西爵已经一把扯开了陶暖身上的被子,一只手直接掐住她细嫩的脖子,另一只就去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你这个恶毒的贱人,你当我的眼睛瞎了?都那么深情的主动去抓那男人的手了,还敢说你没有?果然和你那个杀人犯父亲一样,做了还不肯承认!”

“刺啦”几声,陶暖身上本就单薄的衣服成功变成了一堆碎片,顾西爵直接解开自己的西裤,就蛮横的冲进了她的身体里!

完全是报复式的进攻,没有半点温柔怜惜可言。

“不!不要这样,西爵,我求求你,你……不要这样对我,不要……”陶暖惊恐的躲闪着,可是无济于事。

她知道弟弟的死对顾西爵有多大的影响,每次只要一说起这件事,他就会疯了似的,不将她折磨到晕死过去,不会罢休。

可是现在,真的不行了。

她不怕伤,不怕疼,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怕。

这是她和他的孩子,她就算是死,也要保住这个孩子。

于是,她破天荒的张开牙齿,狠狠的咬住了顾西爵的耳朵。

“啊!”他痛呼一声,不得不先停止对她的强、暴,却在她松开牙齿的时候,翻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力气很大,疼的她好一阵耳鸣目眩。

“陶暖!你竟然咬我?”顾西爵勃然大怒,死死的盯着陶暖,像是下一秒就会忍不住弄死她。

这一次,陶暖却丝毫没有畏惧,她倔强的偏过头来,吐掉嘴里的那一口鲜血:“对,我咬你!顾西爵,齐越说的没错,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不过就是爱你,我有什么错?

那场车祸,我爸是酒驾了,你弟弟还毒驾了呢,不过就是一场意外,你非要将所有的错都怪在我爸身上,我们也认了,可你都将我爸送到监狱里去了,你都将陶氏逼到只能苟延残喘了,你都已经将我折磨了整整一年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是不是想让我死?你说,只要你说出口,我现在就去死!”带着你的孩子一起去死!

这一刻,她是真的想要自私的去死啊。

第5章 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你活受罪

这是第一次,陶暖在顾西爵面前痛苦的吼叫,也是她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顾西爵面前泪流满面。

顾西爵望着濒临绝望的陶暖,心情忽然变得很郁闷。

这个女人,嫁给他后,一直都是温顺乖巧的,不管他怎么折磨她,羞辱他,欺凌她,她都死死的挨着,好像不会委屈,不会痛的似的,他知道这是因为她爱他,可是仇人的女人竟然爱上了他?他只觉得这无比的讽刺和可笑!

他讨厌她望着他的时候,那清澈的眼神;他憎恶她总在他的面前晃,给他那么炙热的感情;他怨恨她的柔顺,她的隐忍,她的坚韧……她身上所有美好的一切,因为,他觉得她不配拥有美好。

所以,他死死的捏住了她在意的东西,父亲在牢里面的安稳,陶氏集团的空壳般的存在,以及,她对他的爱。

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来摧残她,折辱她,想看看她到底哪一天会撑不住下去,可这一天,却迟迟都没有到来,反而是他每多一次折磨她,心里就多一丝沉重。

这份沉重,几乎快要将他压的透不过气来了。

他以为她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被她逼疯,可今天,她却学会了反抗?

是什么原因让她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仅仅是因为齐越的那几句话?

那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就这么大吗?她……要准备移情别恋了?

想到这里,顾西爵的脸色又阴沉下来:“陶暖,你竟然学会跟我唱反调了?谁教你的,齐越吗?”

“觉得委屈了?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贱了?”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吗?你爸是坐牢了,那是他罪有应得,可我弟弟死了,他死了!”

“原来,死了就有理,没死的就该活受罪?”陶暖冷笑了一声:“顾西爵,你的逻辑,还真是奇葩!”她将眼睛一闭:“那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就该,罪有应得了?”

最后这句话,她说的很轻很轻,像是仅仅在自言自语。

但因为坏境过于安静,顾西爵又距离她很近,还是听清楚了。

他的心猛地缩了一下,有些疼,很快就过去了。

“你这个恶毒的贱人死了,我只会高兴的庆祝!”他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可是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的死的,我早就说过了,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你活受罪!”

陶暖没有再答话,心里的血早就淌成了汪洋,此时此刻,她唯有用沉默来抗议他的残忍和无情。

顾西爵只能闷闷的坐着,即使两个人的姿势那么暧昧,凄惨的暧昧。

他终于有时间,好好的看看陶暖。

这才发现,长达一年的折磨,早将原本丰腴的她变得无比的清瘦,她就这样躺着,除了小腹处有一圈肉,那一根根的肋骨凸显出现,皮肤因为长期熬夜没有光泽,青一块紫一块的是今天才弄的伤痕,还有很多很多的已经形成的伤疤,长条的,横条的,各种不规则形状的……

他微微有些惊心,无声的翻身下床,视线又落到她的双腿上,也没有一块好皮,就连脚背上,都是丑陋的烫伤!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581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