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何日君能知我心小说目录 凌慕兰严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短篇好书《何日君能知我心》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凌慕兰严峥。何日君能知我心小说主要讲述严峥,爱你太疼,我受不住了…………………………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何日君能知我心》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何日君能知我心 》文心书阁书号:15776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577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她的孩子是他的耻辱
“少帅,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寒冬腊月,天上飘着雪花,凌慕兰穿着单薄的衣服,跪在冰冷的青石板上,“咚咚”的磕头。

那光洁饱满的额头早已经破皮流血,暖房里,她的丈夫严峥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座冷冰冰的少帅府,也没有一人可怜她这个少帅夫人。

可她的孩子宝儿已经烧的人事不省了,再不寻个大夫来救,恐怕会撑不过去。

没有别的办法,凌慕兰忽然咬牙站了起来,猛地推开拦在门口的两个婆子,冲进了暖房里。

“少帅,求你救……”

眼前的一幕,让凌慕兰的话,生生的卡在喉管里。

欧式大床上,严峥与二夫人苏雅已经脱的只剩下一条遮羞的底裤,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生生的将她的心刺的鲜血直流。

她知道苏雅在严峥这里,却没想到,在她苦苦的哀求下,他们还有兴趣做这事儿。

这是,丝毫都没将她和她的孩子放在眼里吗?

“凌慕兰,你进来做什么?滚出去!”严峥第一时间扯过被子,盖住了他心爱的苏雅,再转过头来看凌慕兰,只有满眼的嫌恶。

是啊!不管她多爱他,他都无比的嫌恶她。

只因为,她是他包办婚姻下的妻子,他这样新时代的青年,只喜欢身为新时代女性的苏雅。

不管她将这个家照顾的多好,将大帅和老夫人伺候的多好,对他多好,他都是不屑一顾的。

就连宝儿,也是因为老夫人给他下了药,他才与她发生了关系,而他却一直认定那药,是她凌慕兰下的。

可即便是那样,宝儿也流着一半他的血,他怎能不许她出门求医?

“扑通”一声,凌慕兰还是跪了下来:“我无心打扰少帅和妹妹……亲热,只是宝儿从昨晚就高烧不退,再不求医,只怕会性命难保……求少帅救救宝儿!”

严峥眉头微皱,还没说话,苏雅就出了声。

“我还当姐姐是因为什么事情呢,不过就是你与梁少爷的那个孩子病了,那孩子病了,你应该去找梁少爷求救,怎的还跑来求少帅了?”

苏雅从来就不是个善良的女人,这会儿,逮住了机会就往凌慕兰的身上泼脏水。

严峥听到这话,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凌慕兰,你这个该死的贱货,还敢因为那个野种找到我这里来?你真以为我放任你们活在少帅府,就会忘记你勾引野男人的事情了吗?”

“不!”凌慕兰瞪大了眼睛,急急的辩解:“少帅,我和梁少爷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宝儿他是你的骨血,他真的是你的骨血啊!”

凌家和梁家是邻居,她自小是和梁家少爷梁辰关系不错,可她一直都将梁少当哥哥的,也就是半年前,严峥、苏雅和她一起去逛街,后来下雨了,严峥护着苏雅走了,将她一个人扔在雨里,梁辰看见了,就将她送回了少帅府。

从那以后,苏雅就一直在严峥的耳边污蔑她和梁辰关系不正常,说的多了,严峥竟然就信了,还要求给他和宝儿滴血验亲,谁知那血竟是真的不相融。

她根本不知道那血为什么不能相融,可宝儿分明就是严峥的孩子啊,她只和严峥一个人发生过关系的……

第2章 我爱你至深,可你恨我入骨
严峥看着凌慕兰狡辩,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都已经滴血验过了,这女人竟还不肯承认那孩子不是他的?身为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有染,还生出了孩子,这是他严峥莫大的耻辱,他没有直接杀死他们母子,已经算他足够大方了,她竟还不满意?

“凌慕兰,我看你是死不悔改!”严峥下了床,一把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枪,扔到了凌慕兰的面前:“想救那个野种,那就看你舍不舍得牺牲!”

“什么……意思?”凌慕兰看着那把枪,不解的问。

“想让那孩子活,你就去死!”严峥恶狠狠的说。

凌慕兰的身体一僵,一双清澈的眼睛望向严峥,里面,很快盈满了泪水:“你想让我去……死?”

原来,他竟然已经恨不能让她去死了吗?

“对!你这种不知羞耻的贱货,看到你我都觉得无比的恶心,你这种自私虚伪的贱货,还敢在我面前演母子情深,那我今天到要看看,你到底舍不舍为了那个野种,牺牲你自己的命!你若敢,我就相信你!”

凌慕兰沉默了。

严峥的脸上浮起浅显易懂的嘲讽,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根本没可能为了别人去死,哪怕是她自己的孩子。小雅说的没错,她就是一个惯会演戏的贱货!

“怎么?你不敢了?那就滚!”他不耐烦的说。

“少帅,你相信了我,就会给宝儿请大夫治病吗?”凌慕兰却伸手,将那把枪拿在了手里,抬起另一只的手背,擦掉了那还没有落出眼眶的泪,很平静的反复向严峥确认:“我死了,宝儿就真的能活吗?”

严峥隐隐有些闷闷的感觉,狠心说:“对,只要你去死,那个野种就能活。”

“严峥,”凌慕兰忽然笑了,这一瞬间,严峥仿佛看见雪地里盛开的那一树寒梅,灿烂、耀眼、带着不畏一切的风骨。

“我十六岁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十八岁嫁给你,十九岁生下宝儿,到今天二十二岁,整整爱了你六年。”

“我知道你恨我,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亦不是你期待中那么独立的新时代女性,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年,凌家和严家为我铺了十里红妆,我坐在花嫁里,满心欢喜的嫁给我的爱人,世人皆羡慕我得偿所愿,说你我郎才女貌,唯独不知,我爱你至深,你却恨我入骨。

生宝儿那一日,你刚好带着苏雅进门,小汽车开进来,西装、晚礼,我在产房疼的死去活来,你刻意为她举办了宴会,欢乐无比。

那一刻,我怨过你,我凌慕兰就算没有留过洋,不懂得什么叫做自由民主,可我爱你,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能将这个家打理的一点错都不出,我能将大帅和老夫人照顾的妥妥当当,我能为你生儿育女,我能给你我有的一切。

我怎么就比不上那些只会喊这民主自由,却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肯赡养,连自己的师长都不必尊敬,连仁义道德都不必遵从的新时代女性了?”

第3章 想救他?那你就去死
“你……”严峥张了张嘴巴,想要反驳凌慕兰几句,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她。

只能听着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想通了,不是我不够好,只是你不爱我。——你不爱我,就看不到我所有的好,只记住了我所有的不好,你不爱我,是你最大的倚仗,是我最无力反抗的失败。

如此,我还能争什么呢?还能期待什么呢?这个世上?人的感情是最难以控制的东西,我无法不爱你,你也无法不怨恨我,我就算再努力,你终究也是不要的。

我想通了,也就努力劝说自己不要在意,你不爱我,没有关系啊,我爱你就够了啊,我做好身为你妻子的本份就够了啊,你喜欢苏雅,你就喜欢好了,只要你好,我怎么样,都没有关系的啊。

严峥,我真的不在意自己好不好,可是,宝儿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你怀疑我和别的男人有关系,你怀疑宝儿不是你的孩子,我很痛心,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啊,我凌慕兰没什么别的本事,忠贞二字还是铭记在心的,既然都要死了,便求你信我一回,我这辈子,真的只有过你一个男人。

那晚的药,是老夫人给你下的,一直不说,是怕你与老夫人的母子关系变得更僵。

宝儿,是你的孩子,不是野种!我听说西洋的医生可以通过更科学的技术辨别亲子关系,你若不信,至少带宝儿去一次。如果,那也无法证明宝儿的清白,请你将宝儿送去大帅和老夫人的身边。

最后,凌慕兰祝你和苏雅小姐岁岁年年,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最后一个字音落,凌慕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将枪口直接对准自己的心脏,扳机就要叩响。

“等等!”苏雅忽然出声,笑的那么灿烂,说出口的话,却那么冰冷:“姐姐真是越发的会演戏了,可是这一枪下去,根本就不会死吧?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姐姐的心脏与常人不同,是长在右边的呢!姐姐却拿枪对准了左边,不是在欺骗少帅吗?”

凌慕兰瞪大了眼睛,什么左边右边,她一点都不明白。

“贱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还敢算计!”

连凌慕兰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严峥却马上就信了。

他冲上前,一脚踹在了凌慕兰的肚子上:“你这个毒妇,我就说你今天怎么会视死如归了,竟然又想骗我?那是不是,你生的那个野种生病了的事情也是假的?你跑到这里来,就是想要破坏我和雅儿亲热?”

苏雅在旁边添柴加火:“峥,这也怪不得姐姐,你常年不碰她,如今她又困在这少帅府里,不能出去会情郎,难免有些寂寞难耐……”

“想要男人?”严峥的眼里滚动着滔天的怒火:“我都忘了,你这种恶心的荡、妇,离开了男人就活不下去了,那好!我今天就满足你!”

“来人啊!”严峥黑沉着一张脸,往门外喊。

第4章 扒光她身上的衣服
凌慕兰的感觉很不好,她觉得自己应该马上跑,否则接下来的事情,绝不是她能承受的。

可是,如果她跑了,谁救她那可怜的孩子?

“少帅,我没有,我没有想男人,我也不知道什么左边右边,求求你,你相信我,宝儿真的病的很重,他需要大夫,他真的需要大夫啊!”

她只能继续跪在地上,不断的朝严峥磕头。

见严峥不为所动,她又逼不得已像苏雅磕头:“苏雅,我求求你,我真的无心破坏你和少帅的感情,你如果真的想做少帅夫人,我让给你,我马上就让给你,我只求你不要再这个时候诬陷我,不要这么残忍的害我的孩子,宝儿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姐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跟着峥,从来就不在意名分的,我说的都是事实,你想要男人没关系的,峥马上就能找好几个来,你又何必说我诬陷你?

你可是少帅夫人,我只是二夫人,是个妾,我哪里有本事害你和梁少爷的孩子啊。”苏雅盯着已经卑贱至极的凌慕兰,脸上笑的像花一样,心里却满是阴暗。

让?

凌慕兰以为她自己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被她随便几句话就能踩到泥巴里的贱人,她需要她让吗?

少帅夫人,她早晚都是,但绝不是靠凌慕兰这个贱人让的。

她当然知道那个宝儿不是野种,可宝儿要不是野种,严峥又怎么会对凌慕兰厌恶至极呢!

她就是诬陷凌慕兰这个贱人了又怎么样?只要严峥相信,她凌慕兰就永远都是放荡恶心的贱货!

门外已经进来了两个士兵。

严峥嫌恶的指着地上的凌慕兰:“这个贱人就赏给你们了,给我好好的伺候她!”

苏雅的眼睛一亮,里面满是兴奋。

凌慕兰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严峥:“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是想要男人吗?我给你找了两个,够不够?”严峥残忍的说:“如果不够,我可以让少帅府所有的男人,不分老少,全都过来满足你!”

“不!少帅,你不能这么做,我是少帅夫人,我是你的妻子啊!”凌慕兰死死的憋住了眼里的泪,心里血流成河:“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这些年,她就算没有功劳,难道连苦劳都没有吗?

不过是因为爱他,他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来糟蹋她?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严峥的话,却再一次,冷冰冰的落下来:“我的妻子?你也配?”

“还愣着做什么?现在,马上,给我扒光这个贱人的衣服,狠狠地教训教训她,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贱妇,是怎么在男人的身下,淫、声、浪、叫的!”

“扒光,马上将这个贱人扒光!”

“少帅,这……”那两个士兵,明显有些不忍。

严峥却马上恶狠狠地说:“怎么?你们不敢上她?不愿意服从本少帅的命令?那也可以,拿出你们的配枪,自尽!”

“要命,还是要女人,你们自己选!”

第5章 想死?做梦!
凌慕兰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在这样的乱世,人命如草贱。

可只要能活着,谁愿意死呢?

严峥竟然用士兵的命令威胁他们,那么他们肯定就……不会放过她了!

果然。

“少夫人,你别怪我们,这都是少帅的命令。”一个士兵颤抖着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

另一个士兵也扯开了自己的皮带:“少夫人,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面还有几个妹妹,我不能死了,死了,我母亲一定会饿死,我妹妹一定会被卖到窑子里去的。”

男人粗糙的手一把抓住了凌慕兰纤细的手臂,身体随之扑过来,嘴巴凑到了凌慕兰的脸上,又啃又咬。

凌慕兰吓的赶紧将头偏开,奋力的挣扎着,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一边挣扎,一边哭喊着哀求严峥:“住手,少帅,你让他们住手,我求求你,你不要这样对我,如果你讨厌我,你就写一封休书给我,我马上带着宝儿离开少帅府,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还想带着野种去和梁辰过快活日子吗?你做梦!”严峥不仅不理会凌慕兰的哀求,还掐死了凌慕兰的命脉:“贱人,你不是说那个野种病的快要死掉了吗?那你最好不要挣扎,否则,就算那个孩子不病死,我也会将他扔到井里淹死!”

“你……你说什么?”凌慕兰听到这话,果真忘记了挣扎:“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虎毒不食子,宝儿他……”真的是你的孩子啊。

“撕拉!”布帛碎裂的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活生生的往凌慕兰的心上划。

她本来就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出来,被两个士兵三两下就撕开了。

那红艳艳的肚兜儿衬托着雪白的肌肤格外的诱人,两个士兵都不约而同的吞咽一口口水。

迷离的视线里,凌慕兰看见苏雅得意的笑,严峥冷漠的无情,士兵炙热的情欲,明明是深处暖房,她却觉得无比的寒冷,好像整个人都跌到了黑暗的冰窖里,没有光亮,没有温暖,只有绝望,无止境般蔓延……

士兵的手已经在她的肌肤上游走,让她的胃里面剧烈的翻涌起来,无比的恶心,

那些厚重到足以将她压的不能呼吸的爱,终于,也走向了死亡。

就在士兵的手即将扯开凌慕兰最后遮羞的肚兜儿,并且将手往她下身的私密处探的时候,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忽然抬起上半身,一口咬在了一个士兵的耳朵上,脚也朝着另一个士兵的命根子狠狠踹了过去!

“啊!”

“痛!好痛!”

两声哀嚎,士兵不得不先放开了凌慕兰。

凌慕兰就趁着这个时间,翻身过去,捡起那把严峥之前扔给她的枪,满眼决绝的望着严峥:“少帅,士可杀,不可辱!”

“砰!”的一声,凌慕兰叩响了扳机。

速度之快,严峥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凌慕兰!”严峥瞪大了眼睛,看到血,迅速的将凌慕兰心口的衣服染红。

心里,满是震惊。

他真的没有想到凌慕兰会开枪。

她不是一个自私虚伪的女人吗?

她不是惯会演戏吗?她拿孩子高烧当借口,不就是想要阻止他和小雅亲热,不就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吗?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5776,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