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错爱总裁小说目录 于安陆知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略挑平台的好书《错爱总裁》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于安陆知蘅。错爱总裁小说主要讲述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错爱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错爱总裁 》文心书阁书号:16242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624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入狱

警车的鸣笛声盘旋着整个天空,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令人心惊。

破旧的厂房里,一个女孩坐在椅子上,人是昏迷的,手腕处还有捆绑过的痕迹。

药劲已经差不多消散了,外面的动静又是如此大,她便渐渐醒了过来,茫然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哪里?还有,外面为什么会有警笛声,好吵……

厂房的大门被猛地踹开,一个俊美的高大男人带着一大堆保镖走了进来,刀削斧凿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看到这个男人,女孩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止不住地决堤。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可无论心中有多少怨恨委屈,她此刻脑子里只能想到一件事,只想把这件事告诉他。

“知蘅,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她和他爱情的结晶,就在即将成熟呱呱坠地的时候,没有了。

医生告诉她这件事的时候,她痛得像是心都被人活活挖走。

那是一个已经成型的孩子啊!

想不到的是,男人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而是问了一个古怪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伤害菲菲?”

女孩一愣:“什么?”

她顺着他的目光茫然地看过去,也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厂房的角落里躺着一个衣衫不整已经失去意识的女孩,好像就是他口中的菲菲。

血液全部拥挤到头脑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本能地觉得害怕,喊叫了起来:“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根本不容她辩解,如狼似虎的保镖们一拥而上,像对待重刑犯一样把她给抓了起来,往外面生死活拖,完全不顾她的挣扎与尖叫。

“知蘅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救救我!!!……”

可惜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走过去怜惜地抱起了菲菲,把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像是抱着一件绝世珍宝般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双眸中满是刻骨的心疼和怜惜。

两个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女孩用尽全身力气,像溺水之人一般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可惜就差一点,被保镖狠狠地打下,失之交臂。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抱着那个女孩上了车,车绝尘而去,再也不见。而她则被带上了沉重的手铐脚镣,丢进了警车里,重重地关上了有铁栏的车门。

“知蘅,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啊?!……”

绝望凄凉的哭嚎就像痛失孩子的母兽一样让人闻之心怵,闪电雷鸣划破阴沉沉的幕布,终于,天空劈头盖脸爆发了可怕的暴风雨……

第2章 报酬至少七位数

十年后。

谁都知道,A市的华晖集团总裁陆知蘅是一个二十四孝好老公。

他的妻子何颖菲和他是青梅竹马,结婚多年至今仍像新婚热恋。

以陆知蘅的身份地位和身材颜值,扑上去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可他从来不把这些幺蛾子放在眼里,每天下了班就回去陪老婆。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向来低调的陆知蘅都会举办盛大的庆祝宴会,名流聚集,说不尽的风光得意。

今年也是一样。

在场的所有女人都羡慕惨了陆夫人,已经年近三十的她还是那么有少女感,满脸纯真的笑意,一定是因为爱情的滋润。

就在陆知蘅夫妇在奢华的宴会上翩翩起舞的时候,千里之外的B市,某个杂乱肮脏的小菜市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市场里污水横流,苍蝇乱飞,摊主们都昏昏欲睡。

他的出现像是一道光照亮了角落,大家都渐渐坐起身来,呆呆地看着这个和菜市场格格不入的男人。

他穿着考究的名贵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皮鞋光可鉴人,鼻子上还架着一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金丝眼镜,通身气派让人不敢近身。

男人在菜市场四下看了一圈,最终来到了一个卖鱼的女人面前。

这个女人正在用力地剁鱼肉,发觉有人过来后殷勤地抬起了头:“大哥,要什么鱼?”

“我不买鱼,只想打听一个人。”男人笑眯眯地掏出一张粉色的钞票递向她:“这里有一位叫于安的小姐吗?”

女人并没有接他的钱,而是低下头继续剁鱼:“没听过。”

“那你认识一个叫陆知蘅的人吗?”

听到陆知蘅三个字,剁鱼的刀顿了顿,随即又剁了起来。

“不认识。”

男人并没有气馁,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了女人手边的盒子上:“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我这里有一笔好生意介绍给你做,报酬至少七位数。”

放下名片后男人就走了,卖鱼的女人剁了一会儿后停了下来,慢慢地拿起了那张洁白的名片。

上面写着——张恒,华晖集团董事部特助。

张恒完成任务回到车上后,坐在副驾驶的另外一个男人显得有些紧张。

“怎么样,事情办成了吗?”

张恒笑得胸有成竹:“放心,她一定会来找我的。”

“你怎么这么确定?”

张恒的眼镜片闪过一丝难以言述的光芒,脸上也浮起了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同情的笑容。

“因为,她缺钱。”

于安,28岁,曾经是第一学府的学生,成绩优异,在校期间获奖无数,前途无量。

然而,在大二的时候她却忽然休学,引起不少猜测;随后没多久绑架勒索事件入狱,变成了阶下囚。

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减刑提前出狱,然而那时她的亲人都已去世,没公司肯要没学历但有案底的她,辗辗转转最终只能嫁给了一个卖鱼的小贩,夫妇俩卖鱼为生。

那小贩本就是个跛子,腿疾复发瘫痪在床,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的女儿又被诊断出了极其罕见的衰竭性病症,需要换肾才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夜晚,于安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家。

丈夫和女儿都熟睡了,她看了一会儿两个人,半晌后,她摸索到藏在床下的一个铁盒子,用粗糙布满伤痕的手轻轻打开来。

里面放着的是一张发黄的旧照片,上面是一男一女,相互依靠,笑容幸福。

而上面那个男人,就是据说一辈子只爱妻子何颖菲的陆知蘅……

A市,陆宅。

下车后,陆知蘅体贴地给何颖菲披上一件披肩,两人对视一笑,牵着手一起进了内厅。

显然何颖菲在陆家的人气很高,才一出现几个孩子就扑了上来,争着往她身上扑。就连陆知蘅的母亲,陆家长房遗孀大太太也温柔地握住何颖菲的手,问他们外面冷不冷,今天玩得是否开心。

就在气氛无比和谐温馨的时候,楼上传来了拐杖声和咳嗽声,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至调皮的孩子也一个个不敢出声,老老实实站得笔直。

如今华晖集团大部分支柱产业都由陆知蘅打理,可陆家并不只有一个华晖集团。

陆家真正的大家长仍旧是陆老爷子,他代表着这个家至高无上的权威,即便是被视作陆家准接班人的陆知蘅也格外尊敬畏惧自己的爷爷,在他的面前一举一动都要格外小心。

宋管家扶着老爷子一步一步下了楼梯,陆老爷子在桌前坐定后,大家依旧不敢出声。

“你今天做什么去了?”陆老爷子忽然打破寂静,淡淡地问陆知蘅道。

陆知蘅一愣。

他今天做什么老爷子应该很清楚,为什么会问?

大太太见情形不对,忙出来打圆场,笑着说:“爸真是的,这么重要的日子也能忘记,今天是知蘅和菲菲的结婚纪念日呢,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么蜜里调油的。”

陆老爷子道:“是吗,那怎么到现在还没个孩子?”

此话一出,大家脸色都变了,尤其是何颖菲,顿时煞白了脸色,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的人生可谓是顺风顺水,至今几乎没什么波折,可一直没能有个宝宝是她心里的刺,一碰就锥心地疼。

尤其是陆老爷子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的脸,这可谓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何颖菲是塑胶大王何家最受宠的小女儿,与陆知蘅不仅仅是青梅竹马,更是门当户对才貌双全,婆婆大太太也向来把她当自己女儿看,大家都喜爱她,尊重她。

虽然陆老爷子对她一直不冷不热的,可也从来没有这样直接揭短,今天这是怎么了?

陆知蘅看了泫然欲泣的何颖菲一眼,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沉声道:“爷爷,这事不能怪菲菲,是我的问题。”

陆老爷子哦了一声:“你有什么问题?”

陆知蘅道:“医生说我的体质很难有孩子,和菲菲没关系。”

陆老爷子笑了一声,很难形容那笑里有什么意味:“你不是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吗?”

陆知蘅的脸色骤然变了,何颖菲猛地睁大了眼睛,原本煞白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其他陆家人也都惊呆了,大厅里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这件事是陆家一直刻意回避的话题,多年来从未有人提及过,大家都不知道陆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居然主动揭开这层疤。

陆老爷子无视了众人精彩各异的脸色,慢慢道:“你是陆家未来的当家人,没个孩子不像样子。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过几天就把人接进来,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陆老爷子咳嗽两声站了起来,一旁听傻眼的宋管家回过神来,慌忙扶着他老人家又上去了。

这下子,大厅里顿时炸开了锅……

第3章 陆太太永远只有一位

“爸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安排了什么人啊?”

“听他那话里的意思,该不会是……”

何颖菲终于忍受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捂脸跑开了,陆知蘅迅速地追了上去。这两个人一走,其他的人先是安静了一会儿,随即讨论得更加直接急切直白了。

“嫂子,你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吗?”陆家二太太忍不住问自己妯娌道。

她和大太太一直不对盘,两房也一直明争暗斗,可她挺喜欢何颖菲这个孩子,在她的问题上总是毫不犹豫和大太太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大太太也是一脸懵逼:“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爸他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这样突然……”

就在内厅里的人各种猜测乱着出主意的时候,房间里何颖菲伏在陆知蘅怀里大哭着,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小脸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陆知蘅心疼地紧紧抱住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乖,不哭,我会和爷爷好好商量的,大不了我们做试管。”

何颖菲紧紧地抓着陆知蘅的衣襟,语无伦次:“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陆知蘅点点头,眼神温柔而坚定:“放心吧,陆太太永远只有一位,那就是你。”

安抚了好一阵子后,何颖菲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就在陆知蘅准备出房间去和陆老爷子谈判的时候,何颖菲又叫住了他。

“如果……爷爷……找的是那个女人呢?”她眼神怯怯。

陆知蘅的眼神忽然变得极为晦暗不明,身周也浮起了让人胆颤的寒气,不过很快的,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女人,在我眼里除了你,没有别的女人。”

说罢他走出了房间,并体贴地关上了门。

何颖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抿了抿嘴,面上涌起一丝甜蜜的笑意。

她知道,陆知蘅是一个专一的好男人,说过的话都会做到。

至于陆老爷子说的话,何颖菲心底还是有一丝侥幸的。

不可能吧?怎么说陆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做那种丢人的事情?说不定只是陆老爷子恼她一直怀不上,才故意吓唬她。

对,一定是这样。

陆老爷子半闭着眼在茶室里养神,果不其然,听到了几下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进来吧。”

陆知蘅得了允许,打开门走了进来,面上是少有的凝重。

“爷爷,我想和菲菲做试管,现在科技很发达,一定能成功的。”

陆老爷子慢慢道:“今年你生日的时候,她是不是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小产了?”

陆知蘅一窒,半晌才道:“是的。”

“当时她摔坏了身子,以后即便是做试管也没用,这辈子都不能生了。”

陆知蘅楞了:“怎么可能?”

陆老爷子的眼神冰冷,这一点爷孙二人倒是很相像:“她背着你回娘家偷偷做检查,查出来结果后哭肿了眼睛,问起来非说是家里的狗死了。你要是不信,带她去我们陆家的五院查一查就知道了。”

陆知蘅无话可说,他知道自己的爷爷不可能撒谎,那么便是何颖菲对她撒谎了。

可他知道了这件事后也不怪何颖菲,反而对她更加怜惜,因为这件事她也是最大的受害者。

“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爸你就不要插手了。我会去找专业的人代孕,保证万无一失。”陆知蘅沉声道。

虽然这对何颖菲来说也是一种伤害,可他会尽力把伤害降到最小。

可惜,陆老爷子并不会让他如愿。

“正好,我安排的也是专业的人,你只要让她怀上孩子就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自古以来阴阳调和乃是正理,老办法生出来的孩子才齐全,什么试管不试管的,总差着点儿人气。”

陆知蘅急了,难得地直接反驳:“爷爷,你这是老思想……”

陆老爷子不以为然:“我不管什么老思想新思想,你要想继续坐稳华晖集团老总的位置,就得按照我说的来。要不然,她这辈子都是我们陆家的罪人,永远不会得到我的承认!”

第4章 说一不二

谈话不欢而散,陆知蘅头一次如此失礼地气冲冲出了房间,连门都没带上。

宋管家苦笑着轻声对陆老爷子道:“老爷,其实知蘅少爷说得没错,现在很多人家都做试管……”

陆老爷子冷冷道:“你当我真是那种老顽固?”

宋管家楞了:“那…这……?”

陆老爷子欲言又止,最终仅仅是叹息一声。

陆老爷子素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

两天后,于安被张恒领着来了陆宅。

陆知蘅夫妇不在场,其他陆家人都像打量怪物一样看着于安,那目光里充满了鄙视,嘲笑,讽刺等种种情绪。

他们这种大户人家的人都有这么一个本事——无需动手和动嘴,只消用眼神便能羞辱人到极致,让对方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

于安也有些觉得了,可她只是低着头,盯着自己并不合脚的新鞋子。

为了使她看得体面一些,来陆宅之前张恒特地为她购置了一身名牌新衣,可毕竟是男人,想不到化妆和美容的必要性。

崭新的衣服穿在于安的身上就像套了衣服的马戏团猴子,非常古怪滑稽。

常年操劳和辛苦在她的身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记,她的双手粗糙裂开,皮肤也黄中带黑。

唯一可取的便是依旧清秀动人的五官,然而在肤色和瑟缩神态的掩盖下,那点残存的姿色也看不大清了。

陆知蘅在孙辈里排行第七,长辈有许多这么叫他的,二太太也不例外。

“小张,你是不是弄错人了?”二太太微微笑着:“老爷子要你找的是老七的代孕女工,你怎么带来个打扫厕所的大妈?这谁都下不去嘴啊。”

无论是代孕女工,还是打扫厕所的大妈,都不是什么好话,一般人听到都会受不了。

可于安却表现得十分麻木平板,仿佛被说的人不是她。

二太太愤愤不平:这个女人也太厚颜无耻了,听到这样的话居然也没反应!

张恒是个人精,自然不会正面回应二太太的讽刺,笑着说:“我已经把于小姐带到了,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说罢,他赔笑着走了出去,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大太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盯着于安的脸,忽然认出了她是谁。

旧事涌上心头,她一脸嫌恶地看着于安,说出来的话就更加刻薄了几分,甚至还有几分失控。

“都散了吧,有什么好围着的,该做什么做什么去。老爷子也是糊涂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往家里放,也不怕脏了地。王妈,拖地!”

第5章 这是谁

被称作王妈的女佣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手中的拖把虎虎生风,狠狠地打在了于安的脚上。

于安吃痛倒退了几步,王妈趁胜追击,粗鲁地将于安给逼出了门外,又重重地关上了门。

大家刻意忽略了于安,即便是进出门的佣人也都当做她不存在,谁都看得出来大太太的态度。

自从陆家的长房长子去世后,老爷子便把家事交给了长子遗孀大太太处理,她的儿子陆知蘅又是最得看重的孙辈,大太太便是这宅子里说一不二的女主人。

虽说老爷子更不能得罪,可大太太的命令就在眼前,顾不得了。

于安被晾在外面差不多一天,什么都没吃,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吃的,饿得胃又开始痛了,只能缓缓地蹲了下来。

直到天黑的时候,陆知蘅和何颖菲才从外面回来。

两人下了车刚要进门,何颖菲看到了门牌灯下蜷缩着的影子,吓了一跳:“这是谁?”

于安抬起头。

陆宅的外灯一向非常明亮,即便是晚上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何颖菲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抹胸及膝裙,外面斜着搭了一件黑色小外套,手里夹着一个同深蓝色的长款钱包,看起来高贵无比。

但最让人羡慕的还是她充满胶原蛋白毫无细纹的脸,以及周身白嫩无暇的肌肤,纤纤玉指,一看便是养尊处优的贵太太,从未被生活的风霜所波及。

被这样娇嫩的美人衬着,于安显得越发老态了。她低下头,缩得更加厉害了。

何颖菲愣了愣,忽然大吃一惊,倒退一小步,跌在了陆知蘅的怀里。

“知蘅,她……”

陆知蘅从头到尾看都没看于安一眼,而是温柔地扶住了何颖菲的腰,低声道:“进去吧,我让厨房做宵夜,你晚上没吃多少。”

说罢两人就进了屋,门也关上了。

直到陆老爷子和宋管家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于安才算是得到了解救。

陆老爷子看了于安一眼,对宋管家抬了抬下巴。

宋管家会意,忙把于安带到了一开始就安排好的小房间里。

这个房间就在陆知蘅和何颖菲卧室的隔壁,本来是打算做婴儿房的,现在给于安住仿佛很应景。

宋管家交代了几句陆宅的规矩,于安含糊点头答应着,忽然她的腹部发出一声雷鸣。

宋管家愣了愣:“还没吃呢?”

“没有。”于安说。

宋管家叹了口气,亲自去厨下做了一碗热汤面端了过来。

于安匆忙道谢了一句,也顾不上烫,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看就是饿狠了。

宋管家眼神复杂地看了于安一眼,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这是何必呢?七少奶奶在陆家很得宠,大家都会欺负你的。”

他也是昨天才知道,陆老爷子给了这个女人差不多五百万的代孕费,难怪受到那样的羞辱和欺凌她也不离开,钱就是好哇。

于安抹抹嘴,低着头:“家里缺钱,丈夫和女儿都病了。”

宋管家怔了怔,叹了口气,语气带上了些许不忍:“也是个可怜人。”

于安没说话。

宋管家端着空碗出去了,才走到楼下,就听到了陆知蘅和陆老爷子争执的声音。

“爷爷,我说过,代孕的人我会自己安排。”

“在这家里,在我面前,你还没有说不行的权利。”陆老爷子平静道。

陆知蘅才要说话,大太太就慌忙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做声。

没想到,陆老爷子又把矛头指向了何颖菲……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624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