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几时晴雨几时休小说目录 时晴厉北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本周主打,爆款好书《几时晴雨几时休》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时晴厉北浔。几时晴雨几时休小说主要讲述时晴在遇到厉家的一大两小之后,深深体会到了一句话的含义——不该招惹的人绝对不能惹。她劫后余生的平静生活完全被打破,哪怕逃跑,居然也被他们堵在半路:小萝莉软萌萌地对她招手:“请跟我们回家吧!”小正太酷酷地对她撇嘴:“你只能被我欺负!记住了吗?!”而他们的爸爸则直接将她扛上肩头甩上床——“你们想做什么?”时晴惊恐后退。厉北浔欺身而上:“我们想团宠你,你觉得如何?”“……”她刚要继续反抗,就被他接下来的一句话震在原地——“孩子他妈。”她不敢相信:“……………………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几时晴雨几时休》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几时晴雨几时休 》文心书阁书号:11750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175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001.一夜双胎。

“这就是要给我生孩子的女人?”

冬夜。

一道凉薄的声音在隐秘的房间里响起,话音不重,却压迫力十足。

说话的年轻男人穿着熨帖笔直的深灰色衬衫,下摆整整齐齐的扎在黑色西裤里,深邃的眉眼之间带着一股常人无法触及的清冷。

他往门口一站,挺拔的身躯更是堵得人难以喘息。

面前的佣人连忙低头:“是的,大少爷,这就是老夫人为您选的……最佳人选。”

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催情药的甜腻气味。

被称为大少爷的男人就着月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欧式大床上——

朦胧的月光下,只能看到女人身形娇小,皮肤白皙。

除此之外,再看不清其他。

佣人赶紧要去找灯开关。

“不必。”男人幽邃的黑眸里闪过清冷的光,话语带出一股淡淡讽刺:“替我谢谢老夫人还能让我亲自上阵让她怀孕。至于她是谁,我不需要知道。”

不过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这个女孩既然是老太太找来的人,想必也是自愿的。

事后她也会得到丰厚的报酬。

所以她是谁,他完全不需要知道。

“可是……”佣人诧异了,难道不开灯做完全程?不知道对方是谁,也看不清楚脸,那过程势必不会愉快吧?

“怎么?”男人唇瓣凉薄一勾,已经开始动手解开自己身上熨帖笔直的西装了,“我只需要睡她,又不需要爱她,难道不是吗?”

“……是。”

佣人急速退了出去,关门之前还不忘朝床上偷瞄了一眼——

能有资格生下厉家的继承人,这个女孩的运气,还真不错……

.........

热。

非常热。

每吸一口气,就像吸入了岩浆般灼烫。

时晴的双手紧紧地捏着身下的床单,唯一的记忆,停留在了几个小时前——

她在晚自修放学的路上被人掳走,然后不知道被灌了什么东西扔在了这陌生的地方。

现在,全身都热得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身体里灌满了煮沸的水,翻腾着,咆哮着,渴望着得到点什么……

好痛苦!

她努力张开干涩的唇,想要大叫,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汗水一层一层地浸润出来,连身下的床单都是已经湿透了。

耳边,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

她想转头把对方看清楚,可眼前好模糊,什么都看不到……

唇瓣一翕一合,努力地想要发出声音,但是下一秒,身上忽然一凉——

凉凉的指尖,没有半分何度,就这么拂过她清秀可人的脸颊,又似不经意的挑过她的下巴,指腹摩挲到她的锁骨处。

最后抓住了她身上的薄被,一拉——

不着寸缕,无所遁形。

冰冷的空气激得时晴全身一颤,她想缩成团,可男人却不准,手按住了她的肩头,压了上去——

药效发挥中,她看不清楚他的脸。

月色朦胧下,他也不知道她是谁。

可他还是拿起了自己刚解下的丝质领带,蒙住了她的眼睛——

时晴害怕,不停闪躲。

他高大的身躯彻底覆上了她,在她的脑后打了一个结。

气息交缠,她一动,樱唇无意识地掠过了他的唇角……

气息甜美,竟然……比他预想中的要好。

男人愣了半秒,然后避开了她的唇,手指下移,寸寸掠过她如同绸缎般丝滑的肌肤——

热浪重新翻涌,有一股冲动在体内叫嚣奔腾,吞噬时晴的理智。

她紧紧咬着贝齿,不让自己在发出什么放荡的声音。

领带蒙在她的眼睛上,在彻底的黑暗里,她的意识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她摇着头,想要说不,可喉咙里像是堵着什么,根本发不出声音,就连手,也使不出力气了……

对方身上的气息很清冽,却刺激得她更加地燥热。

小嘴微微张开,那因为药性而变得红润妩媚的脸,在朦胧如纱的月光下,变得更加诱人。

男人的目光深沉了几分,打开了她的双腿,顺着被药物激出的泥泞冲了进去——

“唔……”撕裂的痛楚让时晴下意识地张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头。

男人却连眉心都未皱一下,继续着自己狂野又侵略的冲刺……

……

整个晚上,她如同置身在一个炼炉里,被撕裂开,被分筋错骨,被重铸....

两个人肌肤相亲,汗水交融。

她的身体,被烙印下属于他的记号。

……

三个月后,黄昏。

时晴再次被人从这栋陌生的海滨别墅门口抓了回来。

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一百天,足足一百天!

她被人绑来这里,莫名失了身,之后又怀了孕,几次试图逃跑,都被抓了回来。

想逃,根本逃不掉!

他们甚至把所有的窗户都封死了!连刷牙的时候都有人看着她,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逃掉或者自残!

而这期间,她连害得自己怀孕的罪魁祸首都没有见到,如果见到,她一定会把对方千刀万剐!

客厅里,年迈的老佣人拿来毛巾帮她擦脸,“你就别再跑了,现在都三个月了,想打胎也没那么容易了。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吧,少爷……不会亏待你的。”

“你们少爷到底是谁?”时晴捏紧了自己的双手,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重复了无数次这个问题。

“……”老佣人收好毛巾,走了。

又留下她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客厅里,发呆。

……

冬去秋来。

“孩子非常健康,过几天就是预产期了,这几天要多加注意。”家庭医生收好了自己的听诊器,对旁边的老佣人叮嘱道,“千万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是。”老佣人看着旁边的已经凉透却没有被动过的晚餐,轻声叹息了一下,“劳烦您再开一点营养针吧。”

“好的。”

佣人和医生一起离开房间。

时晴坐在窗边,看着防盗窗外面的灰色天空,一脸漠然。

仿佛刚才医生所说的一切,都跟她无关。

肚子里,忽然动了一下,踢得她下意识弯腰一缩。

来不及思考,手,已经放在了圆滚滚的肚皮上。

等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又赶紧地把手拿开。

然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心里,五味杂陈……

佣人去而复返,手里拿着几只营养针,看着时晴瘦到不堪一握的手臂,还是不忍心,“要不,您……吃一点吧?少打针,对您和孩子,都好。知道吗?您怀的可是……”

“我不想知道关于孩子的任何事。”时晴抬头,坚决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可以打一个电话吗?打了电话,我就吃。”

老佣人为难,“您不能……”

“那就算了。”时晴站起来,挺着巨肚,像只企鹅那样笨拙又倔强地往床边挪。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脸小得真的只有巴掌那么大了。

老佣人不忍心,看看她,又看看她的肚子……

罢了,刚才医生也说了,只有几天就是预产期了,让她打个电话,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吧?

拿来手机,递给时晴,“只能打一个,一分钟。”

002.痛苦生产

时晴接过佣人递来的手机,如同握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拨出了最最烂熟于心的那串号码——

嘟嘟嘟,三声。

“哪位?”清脆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来。

时晴一愣。

她打错了?不可能。

自己的手机尾号是520,对方的是521,她不可能记错。

“喂?说话!”对方加大了音量。

这次,时晴听出了她是谁。

不好的预感渐渐如阴霾罩顶,“时雨?为什么你会有星泽的手机?”

电话那边安静了三秒。

时晴捏着手机的指尖越收越紧,手心浸出了一层细汗,“把手机给星泽,我要跟他说话。”

“你找我的未婚夫做什么?今天是我们订婚大喜,你作为妹妹,要来恭喜我们的?”时雨终于说话了。

“你……你的未婚夫?”

时晴原本混乱如麻的脑子里被劈得一片空白,机械地重复着时雨的话。

“对啊,我们今天订婚了!你和星泽的婚约因为你的不检点取消了,现在未来的何太太是我!”

“你说谁不检点?!”时晴倏地抓紧了床单。

“你!你给人生孩子大肚子的照片都被人寄到爸爸手里了,现在何家和我们时家都知道了!爸爸说,你永远都不用回来了,即便回来也会让你滚蛋!”

“……”

时晴呼吸一重,脸色瞬间惨白。

她还想追问,可那边已经传来阵阵恭喜声,时雨残酷地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只有嘟嘟嘟的忙音,像齿轮在绞杀着她本已脆弱的神经——

照片,大肚子,不检点,人尽皆知……

肚子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手一松,电话砸落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眼前的黑眩阵阵袭来,像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身体,拉着她的五脏六腑不断往外撕扯——

身体里像是突然破了,床单上很快就濡湿一大片。

老佣人吓得尖叫,“快来人啊!!!羊水,羊水破了……!!!!”

………….

双手死死地扣着自己身下的床单,骨节泛白。

忍得那么辛苦,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透,嘴唇也已经被自己咬破,可时晴却还是一声没吭,只幽幽地盯着头顶的无影灯,已经开始分不清现实和幻觉——

“你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毕业我们就订婚。然后等你上完大学,我们就结婚。”是何星泽。

“生下孩子,就能放你走……”是老佣人。

“未来的何太太是我!”是时雨。

……

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她觉得要被撕裂了,快要突破她的忍耐极限……

“小姐,拜托一定要配合,要用力,不用力的话孩子根本出来……”老佣人在旁边急得团团转。

时雨咬着唇,清秀的五官皱成了一团,努力要紧牙关,忍着那一波波地剧痛,不肯用力。

生孩子原来这么痛……

可是,她一定要忘记。

忘记何星泽,忘记时家,忘记这座人间炼狱,忘记从自己肚子里扯出去的血与肉……

“她再不配合,孩子就会因为难产而窒息死掉!”医生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老佣人哭着摸出手机打电话——

“少、少爷,难产,胎儿快要窒息了……”

老人手机的扩音效果非常好,清冷的声音毫无情绪地从那边传来,下达指令——

“剖腹。”

“是!”

医生也听到了,迅速地开始行动。

别墅里早就备有无菌手术室,时晴被推了进去。

几个人合力按住了她,麻醉药从她纤瘦脊背后穿透进去——

眼皮沉重,她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里终于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啼哭——

老佣人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是位小少爷,还有一位呢?!”

医生又把第二位取出来,提着孩子的脚踝倒着一拍——


“哇——”晚一点出声的小家伙忽然挥了挥小拳头,哭得格外有力。

医生松了一口气,把孩子交给旁边的护士,擦了一头大汗,“是小小姐,去恭喜少爷,是一对龙凤胎!!!”

……….

003.为什么偷看我尿尿?

三天后,清晨。

时晴终于醒来,躺在熟悉的大床上。

周遭,却安静得如同真空——

没有老佣人,保镖也不见了。

还有她的肚子——

她伸手搭上去,已经空了!

挣扎着坐起来,旁边的床头柜上,一个银色的二十八寸RIMOWA行李箱半开着,里面放着整整齐齐的钱。

一叠一叠的,堆得很满,而且还全都是最大面额的美金!

她愣住了,看着那些钱,眼里的迷蒙渐渐地褪去,逐尔转成了一寸一寸的冰冷……

噩梦再长,终有尽时。

她起身,没有去碰那些钱,身上依旧穿着空空荡荡的孕妇睡衣,赤足,不带一丝表情地走出了这栋囚禁了她整整十个月的,如今已空无一人的神秘别墅……

………….

六年后。

帝豪会所。

这里是全市最大的销金窟,一个包厢一晚最低消费六位数,没钱的人看一眼它的招牌都会吓得勒紧裤腰带。

顶楼明晃晃的水晶灯下,时晴穿着简单的白T恤靠在走廊墙壁上,长发垂顺遮脸,包裹在黑色九分铅笔裤里的腿笔直纤长,露在白色帆布鞋和裤脚之间的那一节脚踝更是白到透明,引人注目。

她身后的其中一个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位脑满肠肥的客人喝得醉醺醺地从里面出来,看到走廊里的纤细背影,客人明显地一愣。

白T黑裤,明显是这里员工打扮。

要么服务生,要么是打杂的。

不是陪酒的公主,可是那又怎样?他有钱,想要什么女人都能得到。

他借着几分酒意摇摇摆摆地往前走,与时晴擦肩而过的时候,抬手就要去揽她的肩膀。

时晴感觉到了旁边人的举动,侧脸看过去——

客人忽然就愣了。

眼前的女人面容秀丽,肤色白如象牙,小脸不过他的巴掌那么大,可那双眼睛——

那双如秋日湖面般的浅褐色眼睛,看着那么澄澈,却透着一股疏离的冷意。

就好像那一汪湖水已经开始结冰,没有任何的感情。

他浪荡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风月场所,看到这样的眼神……

手,举在半空中,压不下去了。

时晴又低下头去了,继续等待,没再看他。

客人莫名不敢继续,又觉无趣,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摸摸鼻子,走了。

时晴独自一人靠在原处,捏了捏自己手里的保时捷车钥匙——

她在这里做调酒师,却被人临时拉来顶岗要做代驾,送完这位客人,她也该下班了。

走廊尽头最大号的包厢忽然被人打开了门,里面没有歌声,只有脚步声传来。

找代驾的客人要出来了。

她站直了自己的身体,嘴角略微地勾了勾,露出标准的服务化笑容,只是这笑不曾经过眼底。

然后抬头,朝包厢那边看过去——

“哎呀,你们看看,星泽今晚喝多了,我也醉了……就不要瞎闹了……”

穿着大红长裙的时雨扶着已经微醺的何星泽,相依相偎地从包厢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周围簇拥了很多的人,有些是时晴曾经的朋友,有些是她不认识的。

何星泽穿着白色的西装,依旧是一脸温润的模样,只有他脸颊上的红晕和迷离的眼神提示着别人,他喝醉了。

可是他们站在一起,看起来那么光鲜……

而她一个人站在这里,看起来那么伶仃……

时晴咬住嘴唇,背脊变得僵硬。

那边的脚步声已经渐渐逼近了,他们只要再次抬头,就绝对能够看到她——

太阳穴抽动着,捏紧车钥匙的手心已经渗出了汗珠。

连空气都变得稀薄而难以呼吸。

五年前,何星泽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又如同魅影般钻入脑海中——

“我不要一个不干净的女人。”

时晴心口一紧,转身,推开了旁边的门,进去了。

外面的脚步声也在同一时间戛然而止,时雨的声音隔着门板还是那么地清晰可闻——

“咦,我找了代驾,说了在这里等的,怎么没人来呀?”

时晴紧紧地贴着门板,放轻了自己的呼吸,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没动。

可是这个“包厢”里,为什么那么安静?

安静到异常,也明亮到了异常。

甚至,还有小小的,细微却又急促的呼吸声从不远处传来。

她抬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看到了考究的大理石地砖,看到了精致的盥洗台,最后,看到了一个站在儿童小便池前面,顶着一个西瓜头,穿着白色小立领衬衫,黑色的小短裤已经褪到了膝盖窝的小男孩。


他约莫五六岁,一双黑水晶般的大眼因为受到了惊吓而瞪大,瞳孔微缩,声音防备,“……你,你为什么要偷看我尿尿……”

说完之后,他捏着小丁丁的小手又是一紧,一张圆乎乎的小脸……红得更厉害了。

004.他,就是厉北浔。

时晴:“……”

这里哪是什么包厢,分明是男洗手间!

不知道除了这个小男孩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男人?如果有……那真的就尴尬了。

偏偏,门外的那些人还不走——

“打电话问问,代驾哪儿去了?怎么这么不守时!”

“是啊,快打吧,小雨。”

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还在商量着要怎么办。

那个小男孩还站在原地,连姿势都没变,委屈得快哭了:“我还没开始尿……”

“……”

外面的人还没走,时晴快步上前,往小男孩那边走。

经过的时候,她无意识地往孩子的小脚上一瞥——

小小的手工鹿皮软底皮鞋,限量版。

一个意大利熟练老匠人要三个月才能做这么一双出来。

这孩子来头不小,她还是少惹为妙。

迅速地找了个空着的隔间,直接开门进去了。

关上了门,似乎能够把外面的一切都隔绝。

她紧绷的肩膀松了松。

等了约莫五分钟,外面嘈杂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却始终没有水声传来。

她慢慢地打开门,重新站进洗手间的空地处。

可还没站稳,就愣住了——

刚才那个小男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圈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个个健硕颀长神色严肃,将她团团围住。

这阵仗……

时晴心一拎,脸上却没什么表情,绕过他们继续往外走。

但那些人像跟她跳恰恰似的,跟得格外牢。

没走出两步,又被围住。

气氛,尴尬而紧绷。

不得已,她只能解释——

“你们是那个小家伙的人?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没人搭理她。

“就是她,偷看我尿尿!”一记奶声奶气的声音从保镖外围传进来,充满控诉。

时晴头痛,扶额。

完了,自己这是被小男孩当成偷窥女魔头了。

还能解释得清楚吗?

小家伙话音一落,保镖们很识趣地让开了一条路。

男人抱着孩子,一大一小又如出一辙的精致脸庞格外的吸睛,画面异常和谐又好看。

时晴目光上移,毫无准备地撞上了那张让人过目难忘的脸——

男人五官分明,轮廓利落,身材挺拔修长,抱着萌娃的手臂绷紧,把他身上的深灰色衬衫拉得更加饱满,勾勒出他精致修韧的全身线条。

而他那双眼睛,漆黑深邃,竟是一眼无底,如潭底玄冰那般寒到让人心惊。

时晴只觉压迫,喉咙发紧,“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闯了进来。我立刻就出去。”

说完就往外走。

保镖立刻自动将她拦住,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的吩咐。

“不是故意的?”男人薄唇一启,淡淡问道。

声音的好听程度,与他话语里的冷酷森寒成绝对正比。

“是……”时晴捏紧了手心,目光再度偏移一寸,难以和他继续对视。

“莽撞的人,往往死得很快。”他的语气非常不善。

“……”时晴捏了一把汗,据理力争,“我真的——”

“搜身。”男人一锤定音,决定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时晴瞪大眼睛,“什么?!你无权这么做!这是犯法的!”

男人听到她的话,如同听到一个笑话,高高在上地睨了她一眼,“带过来。”

“是,厉先生!”

在保镖们整齐划一的回答声中,时晴感觉到脑子里一嗡——

厉先生?!

整个帝豪无人不知,却很少有人见过的厉北浔?!

她几乎在下一秒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这个男人的气场那么迫人又那么冷漠。

跟传闻中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应该说,他比传闻中,更可怕……

005.偷窥女魔头

................

隔壁的VIP包房被推开,保镖们推搡着时晴把她带了进去,又训练有素地退了出去。

偌大昏暗的房间内,只剩下她和厉北浔两个人,孩子被刚才跟来的像保姆一样的人给抱走了。

只见他从容地坐在了沙发上,扬头看她,“你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四十五度角,暴露了他好看的下颌线条和流畅的颈部曲线。

时晴等着他上下耸动的喉结,摇头。

厉北浔长腿交叠了一下,裤管绷直,里面如藏了挺拔的白杨,即便坐着,气势也是迫人的。

“看来你很期待被搜身。”他乌目沉沉,视线落在了她的胸前员工牌上:“时晴。”

“……”她立刻伸手捂胸,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别想占我便宜!绝不可能让你搜我身!”

“想得很美。”

厉北浔声音更淡了。

他的话音刚一落地,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刚才抱走孩子的保姆去而复返,“先生,保镖让我来帮忙搜身。”

“嗯。”厉北浔淡淡地应了一声。

时晴这才明白他那句想得很美指的是什么,顿时窘迫,却不肯表露出来,只倔倔地又面无表情的张开手臂,“搜身搜完了就可以放我回去了吗?”

厉北浔没有回答。

保姆很快上前,在她身上仔细地摸来摸去。

都是女人,再加上时晴心中无鬼,自然全程配合。

只是保姆在她身上搜的时候,把她原本宽大的白T恤从裤腰里给拉了出来,扯得很紧,衣服一下子包紧了她的上半身,连领口都拉低了不少……

纤巧的锁骨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还有胸口一大片白皙柔嫩的肌肤……

时晴一窘,伸手就去拉自己的领口,又被保姆挡住,“麻烦配合一下。”

手被打下来了。

厉北浔的视线依旧停在她身上,波澜不惊。

想起他刚才那句想得美,她也不好再乱动了,任保姆搜身,视线笔直地落在他的身前——

男人的手交叠在膝盖上,骨节修长雅致,白皙的手腕处挂着一块款式低调却绝对不菲的腕表,表带上方的法式袖扣扣得矜贵又地道。

袖扣还是琥珀面的,讲究得很。

这些东西以前处处充斥着时晴的生活,那时候她的梳妆盒里简直琳琅满目,龙眼大的珍珠也只不过是她的玩具弹珠。

可是它们早已远离了她的生活,足足六年。

她并不惋惜,更不缅怀,只是淡淡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看向繁复的刺绣地毯。

“先生,她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人。”保姆终于完工,下了结论。

厉北浔站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挺括的背影被外面透入的灯光镀上了一层金边。

时晴不明所以,“我这是……可以走了?”

“对,你可以走了。”保姆点点头,跟她确认。

时晴松了一口气,一动,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满额细汗。

她抬手擦汗,被硌了一下。

手心里,还捏着那把保时捷的车钥匙。

时晴走出包厢,随意找了个垃圾桶直接把它丢了进去。

钥匙落进金属垃圾桶底部,咣当一声,再无回响。

她走出帝豪,到了马路对面,最后一班公车刚好到达。

时晴走上去,往投币箱里放入硬币,选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坐过去。

公车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抱着手臂趴在椅子上,白皙的脸上慢慢掠过五色霓虹。

一辆黑色的宾利欧陆也缓缓从对面驶来,和公交车交错而过。

宾利后座上坐着厉北浔,以及一个趴在车窗上看窗外的小家伙。

“头手不要伸出窗外。厉云锦。”沉稳的嗓音一丝不苟地提醒着。

“知道啦!”刚刚伸出去一点点的小手又飞快地收了回来,厉云锦道:“我刚才看到了那个偷窥我的女魔头!就在那辆公交车上面!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要跟踪她一下,看看她要去做什么坏事!”

......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1750,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