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替身代嫁总裁轻点撩小说目录 沈言初顾承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潜力新书,文笔情节不错好书《替身代嫁:总裁轻点撩》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沈言初顾承昊。替身代嫁:总裁轻点撩小说主要讲述传闻那个男人是个暴戾的魔鬼,她被迫代替姐姐嫁给他,却没想到误入温柔乡,说好的魔鬼呢?这么撩简直犯规!………………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替身代嫁:总裁轻点撩》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替身代嫁:总裁轻点撩 》文心书阁书号:11637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163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验身

“沈曼青,别来无恙!”

沈言初被狠狠的扔在婚床上,醉意汹涌的男人倾身而上。

她的新婚丈夫顾承昊死死地禁锢着她,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沈言初被压的喘不过气,抬眼对上顾承昊醉意迷蒙的眸子,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忐忑不安道,“你喝多了。”

“喝醉了不正好?你嫁给我,不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生米煮成熟饭,正好成全你在顾家站稳脚跟!”

顾承昊的手掌紧紧的捏着她的肩膀,剧烈的疼痛让沈言初几乎昏厥。

她脸色惨白,连说话嘴唇都是颤抖的,“你想多了。”

她之所以嫁给顾承昊,只不过受人逼迫,不得已委曲求全。

她一个被丢到乡下不闻不问的弃婴被家里重新找回去,不过是因为天之骄子的孪生姐姐重病,所以需要她代替姐姐出嫁联姻。

她不答应,沈家人就绑架了一手将她带大的姨母威胁她!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

沈言初不明白他的意思,听这话,顾承昊认识她?准确的说,顾承昊认识沈曼青?

“知道我不是你以为那个穷小子,惊讶的说不出话?”

沈言初和沈曼青一个土里土气的丑小鸭,一个高高在上的白天鹅,鲜有交集。只隐约知道沈曼青之前有个爱的死去活来的男朋友,难道是他?

“你在走神?”

顾承昊手上再次用力,肩上的疼痛感加重,沈言初痛呼出声。

“怎么?人都到了我的床上,还忘不了姓姜的那个小白脸?”

“你别乱说!我和姜宇什么关系都没有!”沈言初恶狠狠地反驳。

“没关系?你和我分手,难道不是那个小白脸?”

熊熊的怒火,几乎要将顾承昊燃烧殆尽。当初,沈曼青莫名其妙和他分手。

他以为是自己为了事业,冷落了沈曼青,准备了玫瑰和戒指挽回她,却看到沈曼青和姜宇从酒店出来!

“怎么?姓姜的满足不了你?”

“我和姜宇真的什么都没有!”沈言初梗着脖子,双眼赤红。

以前没有,今后也什么都不会有!

从成为沈曼青替身的那一刻,她和姜宇就再无可能。她们的缘分仅限于朋友。

“什么都没发生?你用什么证明?”顾承昊愤怒不堪,力气大得几乎要撕碎她。

“你要怎么证明?让我验身给你看?”沈言初反呛他。

她和姜宇的感情纯洁如冰,容不得有任何的玷污。

“验身?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说罢,男人一把扯开她的婚纱。

哗啦一声,身体耻辱的暴露在空气中。肌肤白皙,宛若白雪。

“变态!你别碰我!”沈言初屈辱地想捂住自己。

手腕却被男人紧紧的箍住,双手竖起,举上头顶。

“还想为姓姜的小子守身如玉?做梦!”

粗暴的动作像是急切的证明着什么。

灼热似烙铁,自尊被焚烧殆尽。

角落里,撕裂的婚纱,犹如一张揉皱的废纸。

翌日。

沈言初盯着床上那一抹落红,心如针扎。

一件礼服裙兜头砸下,视线瞬间一片黑暗。

犹听见,顾承昊恶魔般低沉的嗓音,“换上!”

黑色抹胸漏背小蕾丝裙,沈言初攥着就不能再少的布料,抬头,“你要带我去哪?”

“给你个惊喜。”顾承昊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弧度。

沈言初不相信顾承昊真的会给她惊喜,但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惊吓。

酒店会场。

沈言初看到礼堂上落落大方容光焕发的沈曼青,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沈曼青不是病危了?

她不应该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插着氧气罩吗?

怎么会……

“很惊讶?”顾承昊嘴角扯起了戏谑的笑容,“沈大小姐该不会不知道你还有个孪生妹妹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吧?”

“孪生妹妹?”她不就是沈曼青的妹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曼青,你不会真不知道这是你妹妹认祖归宗的认亲会吧?”顾承昊嘴角讽刺的笑意越来越深。

眼底满是戏谑,仿佛在说,你装啊,继续装。

“我不知道。”沈言初颤抖着手,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和沈曼青的身份会在一夜之间调换?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不过是代替沈曼青嫁进了顾家怎么就变成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病危的沈曼青会在一夕之间痊愈。

“你不认识她没关系,有个人你肯定认识。”

沈言初顺着顾承昊戏谑的目光看过去,礼堂上穿着白色长款鱼尾裙的沈曼青旁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西装革履,温润如玉的男人。

是姜宇!

姜宇亲昵的站在沈曼青的身旁,握着沈曼青的手,目光脉脉含情,合力切下蛋糕的第一刀。

紧握的手掌烈火一般灼烧着她的眼睛。

“怎么样?刺激吗?”顾承昊鬼魅一样的声音拂过她的耳际,热气扑打在沈言初的耳窝,针扎一样疼。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沈言初攥紧了拳头,嘴唇发青,身体颤抖不已。

“怎么?你都结婚了,还指望姓姜的为你守身如玉?”顾承昊眼眸中瞬间结起一层冰霜,沈曼青真的就那么喜欢那个男人?

心中的怒火风起云涌。

“不会的!不会的!”沈言初拼命的摇头,她不相信姜宇真的会那么薄情,这么快就忘了她另寻新欢?

尽管,是她先对不起他。

“怎么不会?你当年还不是为了他,毫不犹豫的甩了我!沈曼青,这是你应得的,这是你的报应!”顾承昊一寸寸地逼近沈言初。

这些狠厉的话,像是惊雷一般在她的耳旁炸响。

然而,沈言初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目光灼灼的盯着姜宇。

姜宇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放下餐刀的同时,朝她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撞击,顾承昊长臂一挥,毫不客气的将她拥入怀中。

“顾太太,你还对那个男人余情未了?”顾承昊手臂愤怒的收紧,两人的距离被他强行拉近。

看起来,玲珑小巧的女人小鸟依人般乖巧地依偎在顾承昊的怀里。

新婚燕尔,如胶似漆。

“你放开我!”沈言初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狠狠的瞪着顾承昊,漂亮的杏核眼盛满了怒气。

顾承昊置若罔闻,戏谑道,“要不要去见见你的老相好?”

第二章 不甘还是不敢

沈言初攥紧拳,紧紧地盯着台上的璧人,贝齿陷入淡粉的唇瓣。

顾承昊斜睨了一眼她的粉拳,沉声道,“不甘心?那怎么不去见见他?说不定看见你,姜宇会重新旧情复燃,抛弃你的妹妹也不一定呢?”

“不用你管!”沈言初涨红了脸,咬碎一口小米牙。

“是不甘还是不敢?”

字字如刀,一下又一下深刻地划在沈言初的心头。

“疯子!你这个疯子!”沈言初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地推开顾承昊,落荒而逃。

尖利的鞋跟锥得她的脚心生疼。

顾承昊站在原地,看着女人狼狈逃窜的身影,眸如滴墨,眼底蓄着化不开的阴霾。

沈言初穿过宴会谈笑风生的人群,终于脱离了那个变态。

她跑的太急,没刹住车。径直撞上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男人手中的葡萄酒被撞翻,泼了她一身。

“没事吧。”姜宇熟悉的声线犹如惊雷炸开!

沈言初呆立在原地,紫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白皙的腿骨滑落。

现在的她狼狈不堪,像只可笑的丑小鸭。

转身想逃跑,却被沈曼青叫住,“姐姐!你来啦!”

沈言初顿住脚步,深呼吸了一口,该来的总会来。

她转身,目光灼灼地盯着沈曼青,“沈曼青!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沈曼青大惊失色,大抵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

眸间闪过一丝慌乱,瞬间恢复如常。她故作奇怪的看着沈言初,皱眉问道,“姐姐,你别开玩笑了,我不是你妹妹言初吗?”

“沈曼青,你还在装!你说你为什么要顶替我的身份?为什么装病骗我当你的替身嫁人?”

“姐姐,你不要恶作剧好不好?”沈曼青眉头蹙的死紧,双目含着水光,瑟瑟发抖,“我知道你怕我的回归会瓜分掉你的宠爱……你放心,你是我的亲姐姐,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沈曼青!你够了!”沈言初忍无可忍,大吼了一句。

沈曼青吓得尖叫一声,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躲到姜宇身后。

她侧头对着沈言初,右眼角的一滴泪痣格外明显。

小小的黑点,像是烈日一般灼烤着沈言初。

她以前眼角也有一颗痣的,为了伪装,她特地去点掉了。

没成想,竟然让沈曼青钻了空子!

她绝对不能白白受骗!她一定要揭穿沈曼青这个戏精的面具。

猛的伸手,想抓沈曼青出来对质。

姜宇猛的一个侧身,母鸡护崽一样把沈曼青护在身后。

森然地看着沈言初,满脸敌意,“沈大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请你不要欺负言初。”

究竟是谁欺负谁?

沈言初绝望地望着姜宇,声音嘶哑,“学长,我才是沈言初。”

姜宇一怔,目光在沈言初的脸上匆匆扫过。

一样的眉眼,一样的五官。他有些分不清。

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扫过沈言初的右眼角,空空荡荡。

她没有泪痣!她不是沈言初!

姜宇脸色瞬间又冷了下去,“沈大小姐,玩笑开过头了,就是笑话。”

他不信她!

心,沉入谷底。

沈言初顿时失去了所有力气,心脏活生生像被撕裂开,疼到窒息。

沈曼青躲在姜宇的身后,看着沈言初吃瘪,不由得得意一笑。

和她斗,这个土包子简直自不量力!

她讨厌沈言初,讨厌这个和她长着一样脸的低配复刻版。

然而,戏还是要演完,沈曼青挪开一步,想上前,却被姜宇伸手给拦了下来。

姜宇冲着沈曼青摇了摇头,眉目之间满是担忧。

沈曼青冲他宽慰的笑笑,声音甜到发腻,“没关系的,她是我亲姐姐,不会有恶意的。”

两人一唱一和,沈言初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恶毒的女人顶替自己的身份,享用自己的幸福。

愣怔之际,沈曼青踢着小高跟,施施然走到沈言初的面前。

带着一阵香风,白裙飘飘,宛若落入凡尘的天使。

天使亲昵的挽住沈言初的胳膊,声音越发甜,“姐姐……”

沈言初心中涌起一阵恶心,厌恶的想甩开她。

沈曼青得意的勾唇一笑,贴近沈言初的耳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威胁道,“你要是不想要你姨妈的命了,就尽管甩开我!”

“卑鄙!”沈言初咬牙,想甩开沈曼青却怎么也抬不起手了。

姨妈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不顾姨妈的死活。

沈曼青满意的看着沈言初的反应,嘴角舒展,故意问道,“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姐夫呢?”

边说边四处张望着。

看沈言初形单影只的一个,沈曼青就知道她在顾家的日子不会太好过。听说,顾家少爷是个怪脾气的变态,她倒是很好奇自己足智多谋逃过了一个怎样的灾难?

沈曼青焦急的左顾右盼,落在沈言初眼里,愈发显得她水性杨花,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身旁明明已经有了沈曼青,还那么心急如焚的想要见到前男友!

真是恶心!

目光游荡一圈,沈曼青寻无所获,有些扫兴的收回目光。

“姐夫没来吗?”

沈言初不理她,手掌攥得死紧。如果可以,她想冲上去和沈曼青同归于尽!

看到沈言初生气,沈曼青高兴不已,添油加醋讽刺道,“姐姐,该不会我的归宗会姐夫都不赏脸吧?还是说,姐夫根本就不待见你,连跟你一起出席酒会都不肯?”

沈言初脸色一僵,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顾承昊修罗似的模样。

何止是嫌弃,拜沈曼青所赐,顾承昊简直恨她入骨,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

突然,手臂传来一阵怪力。沈言初身体失重,跌进一方温热的怀抱。

顾承昊熟悉的低沉声线从她的头顶幽幽传来,“乱跑什么?我不就接个电话,冷落了你一会儿,至于这么赌气?”

声音温柔,犹如春风拂面。

沈言初抬眼,呆呆的看着顾承昊。

顾承昊垂眸,两人四目相对。男人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分明蕴含着化不开的深情。

她眼花了吗?

“怎么了?才离开了一小会儿就不认识我了?”顾承昊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宠溺似地刮了刮沈言初的鼻尖,“小迷糊。”

自从顾承昊出现,沈曼青的目光便定格在他的身上,无法移开。

笔挺的西装,宽肩窄腰。五官英挺,带着欧洲人的深邃。目光柔情似水,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一个字——

撩!

哪里有一点变态样子?

沈曼青的手指一点点收紧,不仅仅是因为沈言初那个死女人捡到一个大便宜!

更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和她那个穷光蛋前男友长得一模一样!

第三章 我怕我太太生气

“言初,这是……”姜宇开口,眼神疑惑。

熟悉的声线让沈言初神经紧绷,抬眸,看向他。

那人灼灼目光中,没有她的影子。有的只是代替她的沈曼青。

沈曼青一秒回神,巧笑倩兮,“这是姐姐的丈夫——诶,姐姐,姐夫叫什么名字来着?”

沈曼青卡壳,微微皱眉。少女娇憨倒是拿捏的十成十。

沈言初半晌没有声音。她走神了。

当着他的面望着前男友走神了!

男人眼眸深处闪烁着火光。手臂暗中用力。

沈言初吃痛,抬头,杏眸嗔视顾承昊。

顾承昊嘴角勾起一丝危险的笑容,吐字如金,“顾承昊。”

沈曼青怔在原地,嘴巴张得可以塞进去半个鸡蛋。

顾承昊!怎么会是他?顾家的变态少爷,怎么会是那个穷光蛋?

然而,顾承昊根本没给对面的男女一个目光。

眼神狠戾的望着沈言初,“看够了吗?”

沈言初不寒而栗,垂头不语。

顾承昊俯身,贴着她的耳朵,“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夫之妇!”

感受到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簌簌寒气,身体不自觉的颤抖。

她怎么敢忘!?她身上全是他留下的斑斑耻辱的印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

她脏了!

她和姜宇再无可能!

此情此景,落在沈曼青的眼中,却是如胶似漆的夫妻亲昵的咬着耳根。

粉拳握紧,沈曼青气的咬牙,凭什么?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让沈言初那个死女人占尽?

不!她绝对不会让那个死女人好过。

沈曼青的眼珠狡黠的转了转,抬头,笑意盈盈的望向顾承昊。

“姐夫,你和姐姐虽然是联姻,但我听说你们以前就认识?”

沈曼青为了攀上姜宇,毫不犹豫蹬掉了顾承昊。她就不信,世界上真的有男人会对抛弃自己的女人既往不咎!

顾承昊闻言,脸色果然乌云密布。沈言初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簌簌寒气,害怕的颤抖。

绝望的闭上眼睛,她完了。前有豺狼,后有虎豹。

“我和曼青早就认识。”顾承昊低沉的嗓音不疾不徐,如同凌迟。

沈曼青故作惊讶,“没想到姐姐和姐夫渊源这么深,你们不会早就在一起了吧?”

顾承昊不禁加重语气,“嗯,相爱相杀。”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顾承昊的音量戏谑的拔高。沈言初没出息的又抖了一下。脸色苍白如纸。

当初他顾承昊年少叛逆,和家里闹翻出来创业,正好遇上了沈曼青。两人情投意合,尽管后来那个女人嫌贫爱富离开了他,现在不又回到了他手上?

命运,还真是捉弄人。

沈曼青得意的看着沈言初的落魄样子,还以为自己成功激怒到了顾承昊。

继续煽风点火,“啧,那还真是天作之合。不过我怎么听说姐姐和姐夫分手过一段时间?”

“有么?我怎么不记得?”顾承昊垂头,目光灼灼。

手臂的力量加大,暴力得几乎要勒断她。

沈言初疼得脸色发白,“别……”

“怎么?”顾承昊蹙眉,“你这生气就出走的怪脾气还不许别人说了?结婚之前闹脾气,别人以为我们分手,现在结婚了,再闹脾气,指不定哪天咱们就被离婚了。”

沈曼青恨得牙痒痒,顾承昊真是被那个狐狸精迷了心窍!居然会选择不计前嫌原谅她!

凭什么?凭什么一切的好处,都让沈言初这个贱女人钻了空子?

沈曼青越想越气愤,忽然灵光一闪,既然顾承昊还忘不了她,那不就正好方便她破镜重圆?

有了顾承昊这棵摇钱树,姜宇还算个什么东西?

思及此,沈曼青兴奋的眼睛冒光,头脑一热对着顾承昊娇嗔道,“姐夫,我有点事想和你单独谈谈。”

顾承昊冷冷看她一眼,“我和你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言罢,毫不犹豫的拥着沈言初离开。

沈曼青不死心,用身体挡上去,“如果我要说的是关于姐姐的事情呢?”

顾承昊目光阴沉,毫无耐心,“曼青的事情,轮不着一个外人来告诉我。”

长腿带风,毫不犹豫的跨过沈曼青。

沈曼青张嘴,“可是……”

“闭嘴!”顾承昊转头,眼神锐利如刀,“我不想因为你的关系,惹得我太太吃醋。”

“为什么不让她说完?”

低调奢华的劳斯莱斯疾驰在公路上,穿过暗夜,形如闪电。

副驾驶座上的沈言初倔强的仰着脸,目之所及,顾承昊隐匿在阴影中,薄唇抿成一条线。

“为什么?”沈言初梗着脖子追问。

顾承昊仍然不说话,错落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一半黑暗一半光明。

神情不定,更显得他捉摸不透。

“顾承昊!你回答我。”

吱——

重重地一脚刹车,劳斯莱斯骤然停下。

沈言初重心不稳,差点闷头撞在挡风玻璃上。幸好,安全带紧紧勒住了她。

“我不希望别人插手我们俩之间的事。”顾承昊侧头,锐利的目光似乎要将沈言初洞穿。

“呵……别人。”沈言初凄楚的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顾承昊猛的凑近她,大掌狠狠的握着她的肩胛骨。

“顾承昊,你就那么确定我是沈曼青吗?”

明明她才应该是那个置身事外的局外人!

“沈曼青!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顾承昊眼睛危险的眯起,指节用力,几乎要嵌进她的肉里。

“是吗?”

沈言初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嘴角凄凉的笑意缱绻。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煞白一片。

顾承昊凛然俯视她,心微微颤动,竟然生出一丝不确定感。

她,究竟是不是沈曼青?

“下车!”顾承昊暴躁地松开她,直接赶人。

沈言初默然,顺从的下了车。

顾承昊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沈言初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那车如同疾驰的玄箭消失无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家走。

一直到日暮,沈言初才回到顾承昊的别墅。斜阳西垂,乳白色的别墅就像是浸在鲜红的血中。

如同男人嗜血的目光,刺眼无比。

当晚,顾承昊没回来。

第二天也不见踪影,第三天也没人。

第四天清晨,别墅大门被骤然敲响。

小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的沈言初猛然睁开眼——

顾承昊回来了?

鞋都来不及穿,赤脚跑去开门。

“你回来……”

话未说完,迎面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

杏核眼,高鼻梁,卷曲的长发从脸颊两边垂下,柔和了眉眼,嘴唇淡淡一点粉红。更显五官精致。

沈言初哑然,恍若照了一面镜子。门口的是她的胞姐,沈曼青。

“怎么?看到我你很失落?”沈言初一脸得意洋洋。

“你来这干什么?”沈言初挡在门口,对于这个不速之客口气不悦。

沈曼青毫不在意地探头往里面看,“不请我进去?沈小姐待客之道就是这样的吗?”

言尽于此,沈言初再不动作,就是不识相了。

退开一步,微微欠身,“进来吧。”

沈曼青提着小高跟,趾高气扬看了进去。目光毫不避讳,四处打量,

“顾承昊还真是疼你,居然准备了这么好的房子给你住。”沈言初嫉妒得咬牙切齿。

精致的装潢,高端的家具,的确很奢华,不过独独缺少人味。

沈言初苦涩的冷笑了一下,“还真像个金丝笼。”

不屑的语气瞬间引爆了沈曼青,沈曼青愤然转身,“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以为这些是给你的吗?你只不过是沾了我的光!因为承昊爱我,所以你才有机会在这鸠占鹊巢。”

“爱?”

沈言初不禁又想起新婚那夜,顾承昊魔鬼一样毫不留情在她身上肆虐,她不由得一抖,那种被撕裂的痛楚似乎意蕴犹存。

“你以为你做出了那种事,顾承昊还会原谅你吗?”

沈曼青愣了一下。

她不敢确定,但是又想起那天在宴会上,顾承昊对沈言初的纵容袒护与万般宠溺。

底气又瞬间足了起来,“为什么不会?他爱我,这就是我的资本!”

沈言初笑了,笑容放肆。嘲笑沈曼青的无知与狂妄。

沈曼青愤怒的瞪圆眼睛,“你少得意!你这个冒牌货很快就会下台,而我将重新拥有你抢走的一切。”

沈言初收敛了笑意,“你要和我换回身份?”

第四章 别想金蝉脱壳

沈曼青得意的点头,眉眼之间满是神气,“怎么?你怕了?”

她怕什么?他恨不得能够立马脱离顾承昊的魔掌。

只是……

“姜宇怎么办?”

沈曼青嗤笑一声,“呵,那个废物与我何干?倒是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我……”

砰——

话未出口,虚掩的大门被人狠力踹开。

两个女人齐齐看去,顾承昊站在门口,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但是难掩身上簌簌散发着的寒气。

“顾承昊……”沈言初莫名有些心虚。

沈曼青倒是兴奋得两眼放光,踩着小高跟蹬蹬蹬地迎上去,“承昊,你回来啦?”

热情而熟稔,似乎她才是真正的沈言初人。

然而,顾承昊看都没看她一眼,长腿带风,疾步走到沈言初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看着沈言初,厉声质问道,“你还想着他?”

眼底满是跳跃的火光。

沈言初低头不语,她早放下了。只是替姜宇觉得可惜。替他们那段尚未开花结果的爱情觉得遗憾。

“不说话?”顾承昊伸手捏住沈言初的下颌,眼睛冒火,“默认了?”

沈曼青得意的看着顾承昊对沈言初用粗,心中不禁欢呼雀跃。

冒牌货就是冒牌货!活该被发现!

欣喜之余,不忘煽风点火,“承昊,你别这样对她,她也不过是情之所至。其实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沈曼青!”

顾承昊置若罔闻,目光都不曾移动一分,牢牢的紧盯沈言初。

“你就那么爱他?”

沈言初梗着脖子,目光绝望而固执。

“说啊!”

沈言初仍然不语,尽管疼得脸色发白,她也毫不屈服。

沈曼青被无视,气愤不已,然而如此绝佳的翻身时机,她怎么肯轻易放过?

嗲声嗲气吸引顾承昊的注意力,“承昊,她不是不爱你,只不过她不是真正的沈曼青罢了。”

顾承昊手上的力道一松,冷冷转头瞥向沈曼青。

目光锐利如刀,“你说什么?”

沈曼青心脏微微一抖,仍然壮着胆子回答,“你面前的沈曼青根本就是个冒牌货!我才是……”

顾承昊冷酷的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沈言初,“为了那个小白脸,你还真是煞费苦心,不惜联合自己的妹妹来演戏!”

沈言初愣怔,呆呆的抬头看向顾承昊。

这是信任吗?

沈曼青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跳脚不已。

“承昊!你别被她骗了,我才是曼青啊!”

顾承昊逼近沈言初,怒气缠身,形如修罗,“沈曼青,你找了一个好拍档,然而你却低估了你的对手。”

沈言初猛然一抖,恶魔一样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我不会让你轻易金蝉脱壳!”

“承昊,你别被这个狐狸精的障眼法迷了眼,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曼青!”沈曼青顾不得许多,直接冲上去,拽着顾承昊的胳膊。

顾承昊嫌弃的丢开她,“念在你是沈曼青妹妹的份上,我饶你一次。再胡说,我不会放过你!”

沈曼青发怵,不敢再招惹顾承昊。恶狠狠转头,瞪着沈言初。

“沈言初,你还不承认吗?你还想骗承昊多久?”

沈言初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骗?究竟是谁骗谁?”

当初让她代替沈曼青嫁入顾家的是她,现在逼着她承认身份的也是她。

顾承昊转头看向沈曼青,目光炯炯,眼神之中满是烈火,“我说过,我说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插手。如果你识相,趁早离开。”

沈曼青如遭雷击,她没想到顾承浩竟然真的被那只狐狸精勾了魂!

怒极攻心,伸手就拽住了沈言初的头发,“死女人!还不肯说实话,我现在就要让你好看!”

头顶传来剧烈的刺痛,头皮似乎都要被整个掀下来。沈言初蹙眉,双手扣住了沈曼青。

“放开!你放开我!”

然而沈曼青的力气实在太大,沈言初无力抗衡,秀气的五官痛苦地皱起。

“狐狸精,你告诉承昊,你究竟是谁!”

“你放开!”两个女人撕打着犹如绝望的野兽。紧紧扣着对方的命脉,谁也不肯相让。

“住手!”一声低沉喑哑的怒吼爆发。

两个女人同时顿住了动作,齐刷刷的看向顾承昊。

盛怒中的男人面色冰冷,目光阴沉,浑身簌簌地散发着寒气。

“承昊……”沈曼青委屈地唤出声。

顾承昊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拽过了沈言初,紧紧的拥在自己怀中。

“我不打女人,但是你欺负我的人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

“承昊,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才是你的曼青……”沈曼青无力的强调,伸手想要攥住顾承昊的衣角。

顾承昊嫌弃无比,一个侧身躲过了,“我不想再听你废话,你有话跟警察说!私闯民宅,殴打公民,这两个罪名我想足够你解释了。”

沈曼青讶异的睁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警察?承昊,你要把我送进警察局?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顾承昊看都没看沈曼青一眼,目光扫过沈言初红肿的脸颊,瞬间结冰,“胆敢动我的人,就得承担后果!”

怀中的女人吓得一抖,顾承昊垂眸,正好对上沈言初惊惧的眼眸。

“害怕?”

沈言初颤抖着嘴唇,点头。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负你。”语气冷淡,却让人不寒而栗。

沈言初脸色更加苍白,有冷汗从她的额角渗出。

半晌,她才找回声音,试图替沈曼青求情,“可是,她毕竟是我……妹妹。”

顾承昊狭长的眸子危险的眯起,“她掌掴你耳光的时候可没当你是她姐!”

浮肿的脸颊隐隐作痛,沈言初伸手,下意识的想摸,被顾承昊及时扣住了手腕。

“别动,我送你去医院。”

“只是一点小伤,擦点药就行。”

顾承昊掌心力度加大,威胁道,“我不喜欢别人忤逆我。如果你不是我太太,我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沈言初猛然怔住。

所以,如果自己要是告诉了他真相,下场应该比沈曼青好不到哪去!

像是被抽走了灵魂,沈言初如同布娃娃一样,任由顾承昊操控着坐上车。

墨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宽似缎带的公路上疾驰,身后不远的地方跟着一辆警车。

不可一世的小公主沈曼青做梦都不会想到,她会有那么一天,被自己心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牢狱。

沈曼青握紧了掌心,愤恨的咬牙,“沈言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沈曼青锒铛入狱,这可急坏了沈家人。最着急的,莫过于恨不得把沈曼青宠上天的好妈妈,周玥。

周玥登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翌日,沈言初大早上就听到门铃响。

刚刚打开门,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耳光抽的七荤八素。

毫不留情的力度让她脑袋震响,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

这力度,这位置,两母女打人的习惯都如出一辙。

“丧门星,早知道你这么心机深重,我就不该把你接回来!”

抬眼,沈言初看到了周玥气势汹汹的脸,她没化妆,又着急上火,皮肤状况很糟糕。

“妈……”她低眉顺眼的叫了一声,口腔中血腥味渐浓。

周玥满脸嫌弃,“我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抢了自己姐姐的丈夫,还不择手段把自己亲姐送进监狱!”

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微笑,“妈,人是你们逼着我嫁的。”

周玥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她哪里知道当初那个穷小子会是堂堂顾家的继承人?否则,她怎么舍得放弃这块肥肉?

“去把你姐姐保释出来!否则,有你好看的!”

“妈,你似乎太高估我这个小野种的能力了。况且人证物证俱在,你难道要让我去提供虚假口供?”沈言初嘲讽的弯了弯嘴角,扯到伤口,疼得她嘶了一口气。

周玥高傲的抱着胸,不置可否,“那就去改口供!”

沈言初鼻尖一酸,“你知道做假证也要判刑吗?”

“无所谓,我只要曼青平安无事。”周玥毫不犹豫,满心满眼想着的都是她的宝贝女儿沈曼青。

“妈,我也是你女儿。”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疼痛不已。

周玥冷笑了一下,“那又怎样?”

你就不能像心疼姐姐那样心疼我一下吗?

这句话始终没有问出口,沈言初知道周玥不爱她,甚至恨她入骨。

梗着脖子,咬唇道,“我不会答应的。”

“由不得你!”周玥瞪大了眼睛,目眦尽裂,“明天我要看到曼青安然无恙的站在我面前,否则,你就等着刘素娥被送进去吃牢饭吧!我就要看看她那把老骨头,经得起几天折腾!”

手,缓缓握紧。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周玥竟然丧心病狂到用辛苦养育他长大的姨妈威胁她!

“沈夫人,她好歹是帮你养大女儿的人!你这么对她,难道良心不会痛吗?”

周玥根本没理她,踢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沈言初站在原地,茶几上手机却突然震响。

来电显示赫然是姜宇……

第五章 我的人

其实不用姜宇开口,她就已经猜到了他来电话的目的。

毕竟她现在是沈曼青。

不过令她出其意料的是,姜宇倒是在电话里绝口不提保释沈曼青的事情,反倒是要约她见面。

沈言初放下手机,心跳微微有些加速。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姜宇的邀请她总是无法拒绝。

简单的去卫生间把自己肿胀的脸颊擦上药,用粉底盖了一下,确认别人看不出来之后沈言初才出门。

她到的时候,姜宇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了,面前放着一杯咖啡,冲着她招了招手。

沈言初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过去。

“沈小姐,想喝点什么?”姜宇起身,脸上挂着淡笑,看起来客套而又疏离。

这让沈言初心里微微一酸。

“咖啡就好,不加糖。”

“你们姐妹俩还真是像,言初也总是喜欢喝这个。”姜宇跟服务员交代了一句,坐了回来。

沈言初不语,垂着眼睛不敢跟他对视,心跳的频率已经由不得自己。

害怕再多看一会儿,就会被他的墨色的眸子给吸引进去,不可自拔。

见她不说话,姜宇略微有些尴尬,试探着问:“我听说……言初昨天去找过你了?”

“嗯。”沈言初沉默的应着,眼睛捎带了些失落。

“那能不能告诉我,她做了什么让沈大小姐你不满的事情?”姜宇又道,不等她答话就起身站起来朝她鞠了一躬:“不管她做了什么,我都替她向你道歉。”

沈言初抬眸,看着他的动作咬紧了粉唇:“这不关你的事。”

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又忘了自己是现在是沈曼青了。

说完才顿觉不对,想收回已经来不及。

姜宇的脸色没变,不过眼睛里的冷意她还是看的明明白白,“言初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如果她有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护她周全,绝对不会容忍别人这样欺辱她!”

听了这话,沈言初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压下心头的悸动,她故作淡定:“那你找我来是……”

“是想问问沈小姐你,能不能把言初保释出来,她还小,这样的罪名她背不起。”姜宇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一半。

他加重语气又补上一句:“而且,她是你的亲妹妹。”

沈言初看着他,一动不动。

清澈的眼睛里在无言的呐喊着,我就是沈言初,学长,我才是真的沈言初!

正愣怔间,身旁忽然掠过一道熟悉的人影,转眼看去,就撞进了顾承昊含着怒意的眸子,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姜宇,有些慌张。

这神情落在顾承昊眼里,就像是在外面偷情的妻子看见自己丈夫了一样。

他大手一捞,沈言初就靠在了他怀里。

顾承昊薄唇上扬出一抹完美的弧度,声音温柔:“我就离开这么一会儿你就不见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就出来了,不怕我担心啊!”

话这样说着,他揽着沈言初的力道却是慢慢加重,有几分惩罚的意味。

“是我约沈大小姐出来的,想看看她能不能帮忙把言初保释出来,毕竟她年纪小,还不太懂事。”

沈言初还没开口,姜宇就出声解释。

顾承昊看着他,笑意不达眼底:“是吗?那我老婆是怎么说的?”

“我……”沈言初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腰间的力道吓的闭了嘴,疼的她皱眉。

“我们才刚到,沈小姐还没有给我准确的答复。”姜宇转头看着她:“不知道沈小姐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

沈言初紧了紧手指,上午周玥的话还在脑海里面不断盘旋,并且……

她抬头看了眼顾承昊,顾承昊紧抿的唇昭示着他的不悦,如果现在她答应了,指不定回家又要遭受怎样的折磨。

思及此,沈言初淡淡开口:“我妹妹她昨天确实是过分了些,对我也造成了人身伤害,这不是一句不懂事就可以掩盖过去的。”

顾承昊闻言看了她一眼,情绪晦暗不明。

“那沈小姐想怎么办?就这么关着自己妹妹,断送她的自由和前途?”姜宇有些着急,眼里带了些讽刺。

沈言初半响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不能帮你,做假证也是要判刑的,这个我想姜先生你不会不知道。”

“可是她是你的亲妹妹,你就不能原谅她这一次吗?”

“我想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会帮你,你适可而止。”顾承昊带着她往外面走。

临走时瞥了姜宇一眼,眸子里有些憎恶。

“难道你真的这个看不惯你妹妹,尽管你不喜欢她,这都是不置可否的事实!”姜宇不死心的追了出来。

沈言初却因为这句话停下来脚步,转身看着他。

“我看不惯她?”

她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

谁看不惯谁?

沈曼青倒是会恶人先告状。

姜宇眸子暗了暗,索性说了出来:“你不就是因为害怕她回来分担你的宠爱所以才一直故意为难言初的吗?这些事情她都告诉我了。”

“如果你再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沈小姐你可别后悔!”

沈言初被这话气的浑身发抖,梗着脖子一字一句:“我故意为难?那恐怕是……”

“你说话之前可要过过脑子,她是我的人,可是很久没有跟我顾家宣战了!”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顾承昊打断。

沈言初转头看着他,只见平时另她恐惧的男人此时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说出话的气势却是令人心颤。姜宇脸色一白。

跟顾家对抗完全没有胜算可言。

“既然你还没有想好,那就麻烦想好了再来找我。”最后‘找我’两个字咬的很重,不顾姜宇的反应,顾承昊拥着她离开。

车子在豪华的别墅面前停下,沈言初沉默的跟着顾承昊往里走。

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冷静下来,沈言初对自己刚才的行为倒是有些后悔。

毕竟周玥以姨妈相威胁,如果见不到沈曼青从监狱出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1637,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