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爱你此生不负小说目录 程慕怡顾向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短篇,大神新作好书《爱你此生不负》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程慕怡顾向深。爱你此生不负小说主要讲述自杀,发了疯地撞到墙上,她终于将这条命赔给他了。可是他知道时,却………………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爱你此生不负》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爱你此生不负 》文心书阁书号:16270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627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为爱卑微

“又在沙发上等我,程慕怡,你还真是饥渴难耐。”

程慕怡正在睡梦中,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双手钳住肩膀将她提起来,然后按在沙发靠坐上。

男人俯身而下,一只手按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毫无征兆地撕开她的衣服。

“向深,你回来了?”

程慕怡的声音倦怠而沙哑。

男人手上突然一用力,她觉得胸前一窒,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却听到男人嘲讽的话语传来:“呵,还抱着我的睡衣,还真是自作多情。”

男人说着将衣服抓过来,扔到地上。

“喜欢我的衣服?但是,你碰过的衣服,我觉得恶心。”

“向深,我......”

“够了,不是想要我睡你吗?我现在就满足你。”男人冷言讥讽着,顿了一下,声音突然越发冷厉:“不过,我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

男人说着,彻底撕开她的衣服,粗暴地贯穿。

身体的疼痛让她头脑发胀,让她突然难以控制情绪。

结婚四年,她以为哪怕他是一块冰,她也迟早能够暖化他。

可是,四年了,他始终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四年前,他说绝不会喜欢她。

四年后,哪怕正压在她身上,他仍然说绝不会喜欢她。

“为什么,向深?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正眼瞧瞧我,我爱了你十六年。”

“为什么?程慕怡,你根本就是个蛇蝎女人,你有什么资格问为什么?”

他的粗暴让她疼得抽了一口气。

她抬着水眸望他,看到的,除了发泄的欲望,便是厌恶。

仿佛看垃圾一样的厌恶。

“向深,四年了,你从来都不愿意相信我一回。”

程慕怡的声音落寞而绝望。

“你知道就好,一个为了逼婚,不惜给我下药,不惜通知各大媒体捉奸,最后还骗我的家人,让他们逼着我跟你结婚。你是我见过最有心机,最处心积虑的女人。”

顾向深说着,一把掐住她的喉咙。

“说喜欢我十六年,呵,你是筹谋了十六年吧。害得慕宁出车祸,害我最爱的女人出走异国,这么多年没有音信,你觉得我怎么可能信你?告诉你,我恨死你了。”

程慕怡的心如凌迟一般,她浑身发抖,大声喊道:“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是,我恨你,我巴不得你去死,但是我不会这么做。我要慢慢折磨你,我让你虽然嫁给我,但永远得不到关爱。我只会给你羞辱和折磨,因为你只配这些。”

程慕怡的身子颓然地松了一下,仿佛浑身的力气被抽去一般。

他平时虽然连一个正眼都不愿给她,虽然这四年,他不断地羞辱她,折磨她,却从没有这么直白憎恶地说这些话。

他突然蛮横粗暴地将她甩开。

她的眼圈猛地红了,无神,却感觉眼泪随时都要倾盆而下。

“这就是你费尽心机自找的。”

顾向深一边穿衣服,一边冰冷地嘲讽。

他穿好之后,突然从刚才丢在地上的文件包里掏出一份合同,丢在她的脸上。

“不过,现在,你可以滚了。慕宁回来了,我要和她结婚,这是离婚协议,你最好尽快签字。”

他说着扣好西装的最后一颗扣子,然后拿着文件包转身出去。

呵,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求他回来,她一连在这沙发上等了他好几个晚上,他回来却只是要丢给她这份合同。

丢完之后,甚至不愿多待一秒!

第二章:把东西还给她

他一走出门,她就吐了。

几乎一整天没吃东西,她吐出来的差不多都是水。

可是,哪怕是水,还是吐。

一夜难受,也一夜无眠。

她爱了十六年的男人,现在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程慕宁真的回来了吗?

第二天,她挣扎着起床。

实在难受,她打了出租车去往医院。

“小姐,您怀孕了。”

等了几个小时之后,医生拿着化验结果告诉她。

“什么?大夫,您没有弄错?以前的大夫说我很难受孕。”程慕怡一脸震惊,脸上的期待和惊喜难以掩饰。

“不会弄错的,你这个几项化验结果都显示怀孕了。还有,你的脉象也显示怀孕了。”医生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嗯,谢谢。”

程慕怡道完谢,好一会儿都不知所措。

她一直希望能为顾向深生一个孩子。

四年了,她做梦都想。

可是,以前医生说她的体质很难受孕,加上这四年一直没什么动静,她都快死心了。

可是,现在,现在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她有了向深的孩子。

可是,他昨天逼她尽快把离婚协议签了。

她爱了十六年,难道让孩子连拥有父亲的权利都没有吗?

不,为了孩子,她绝对不会同意离婚的。

她刚从医院回到家便看到手机上推送的新闻,还是实时的。

“百亿富豪顾向深与美女同逛商场,甜蜜爆表”

“天华集团负责人顾向深约见初恋,全程苏爆”

......

新闻里有几张不太清楚的照片,她并没有看清那个所谓的“美女”是谁。

但是,顾向深从不会有耐心陪任何人逛商场。

至少,她永远都不敢奢望这样的待遇。

但是现在,照片里的美女却可以。

她的心还是不经意地狠狠抖了一下。

再往下拉,竟然全是些羡慕和祝福的评论。

她差点忘了,她的名声早就被四年前的逼婚和这几年的绯闻毁得面目全非了。

关于她心机深重,耍尽手段逼顾少结婚,最后不得宠爱的新闻隔段时间就会冒出来。

那些网友早就不分青红皂白,对她格外厌恶。

这些年,网上关于他们离婚的传闻都数不胜数。

她忘记这些流言蜚语,这些名声尽毁的事情忍受下来有多痛苦。

她只知道,既然选择了他,她就没有退路。

她又看了几眼,刚将手机放下,电话铃声便突然响起了。

是程东阳打过来的。

程东阳是她的父亲,通常发生绯闻之后,他打电话过来都是骂她。

程慕怡做了一下心理建设便接起电话。

“慕怡,你应该看到网上的新闻了吧?”

程慕怡的声音微不可闻地回了一个“嗯”字。

这时候来问这些,无异于在她心上捅一刀,可是她的这位爸爸每次都是这样做的。

她无奈地应付。

电话那端传来声音:“那个女孩是慕宁,她回来了。慕怡,你妹妹这几年肯定受苦了,既然她已经回来了,那你就把属于她的东西还给她吧。”

听到“那个女孩是慕宁”这几个字,程慕怡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他心头的白月光真的回来了。

她一回来,他就陪她逛商场,甚至不惜被媒体拍到。

她总是一副人畜无害,楚楚可怜的样子,可是,只有程慕怡知道她到底有多阴险。

正想着,电话那端继续道:“你也知道,向深喜欢的人是慕宁,这些年,你霸占他的结果,你也看到了,既然她回来了,你就把向深还给她吧。”

似乎还嫌不够有说服力,电话旁边,她的后母,李翠萍立刻抢着补充:“是啊,慕怡,你就把向深还给宁宁吧,当年要不是你设计陷害,宁宁根本不可能出车祸,也不可能去国外。没准她早就和向深结婚,孩子都有了。”

李翠萍一个劲地说着,仿佛一直都是程慕怡插足了向深和程慕宁的感情。

可是,明明她和向深从小就认识。程慕宁以前甚至还不叫程慕宁,她叫秦宁,那时候根本不认识他。

“爸,我是不会同意和向深离婚的。”

“你......”

“老程,老程......”

“爸......”程慕怡被吓到了,赶紧打车回程宅。

第三章:早日签字

程慕怡赶到的时候,顾向深和程慕宁就像一对璧人一样站在程东阳的床边。

“看到你们两个终于在一起,我就高兴了。”程东阳笑着说道。

“是啊,这几年,见不到宁宁,我是一个晚上都睡不好。现在宁宁终于回来,向深,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她。”李翠萍边说边笑地看向顾向深。

看到程东阳已经没事了,他们反而撮合起向深和程慕宁在一起。

明明她才是向深的老婆,同样是女儿,可是程东阳却完全偏向程慕宁。

那个后母再怎么偏心,她都不在意。

可是,听到程东阳那些话,她的心口还是感觉像刀扎一样。

她的身子僵硬,搭在门把手上的手顿住,准备转身离开。

“好的,伯母,我会的。”

可是,听到向深的声音传来,他的手终究是不听使唤,猛地颤抖了一下。

心是被生生撕裂一般的感觉。

门不小心被推开了。

屋里的人转过头来,像看一个突然闯入的陌生人一般看着她。

而且,李翠萍和顾向深还像看仇人一样看着她。

“姐姐?真的是你吗?”

僵硬了一会,程慕宁率先喊道。

她的嗓音清纯率真,就像大学生一样单纯可爱。

“慕怡,你还好意思来,就是你把你爸气成这样的。”李翠萍责怪地说道。

“妈,你别这样说嘛,姐姐不是故意的。”

程慕宁说着走向她:“姐,好久不见了。”

程慕怡缓缓地伸出手去,程慕宁委屈巴巴地说道:“姐姐,你看起来很不高兴,你是不是很不想看到慕宁?当年的事情,我已经忘了,从今往后,我只想好好的。”

只有真正知道程慕宁有多阴险才会觉得她此刻的样子有多虚伪。

当年,她曾经无数次陷害过她,也无数次骂她,要挟她。

想到她以前的样子,程慕怡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

“慕宁,别搭理她。”顾向深突然叮嘱,声音里满是对程慕怡的厌恶。

明明她才是他的老婆,他却当着大家的面,如此维护程慕宁。

他当程慕宁是处处需要守护的公主,却当她是接触一下就会被污染的垃圾。

她的脸噌的一下气得发红。

“顾向深,我才是你的老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气势汹汹地说出这样的话。

也许是因为她真的慌了,程慕宁是他心头的白月光,现在他心里只有程慕宁。她严重威胁到了她的位置,可是,她不想离婚,更不能离婚,她有了宝宝,她不能让向深的孩子没有爸爸。就像看到小绵羊突然发怒一般,顾向深诧异了几秒,然后冰冷的警告:“离婚协议我早就给你了,我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你最好早日签字。”

程慕怡的心突然像鞭子抽打一般的疼痛。

“是啊,慕怡,你就赶紧把协议签了,你们的婚姻在外界看来,一直都是一个笑话。向深也不喜欢你,现在慕宁回来,你应该把霸占她的位置还给她。”程东阳躺在床上伸着头说道。

“是啊,是啊,慕宁受了多少苦,当年要不是你,慕宁早就和向深在一起了。”李翠萍立刻补充道。

程慕怡抬眼看看这一张张吃人一般的脸,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反而绝望地笑出来:“什么是把我霸占的位置给她?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告诉你们,我是不会离婚的,我死也不会离婚的。”

“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李翠萍愤怒地喊出来。

“破坏别人的家庭,不要脸的应该是你。”程慕怡冷冷地说出来。

当年要不是李翠萍心机深重地横插一脚,她妈妈也不会被赶出程家,也不会因为太伤心,身体越来越差,至今仍然靠药物维持。

程慕怡对她恨之入骨,她现在大摇大摆地在程家做着阔太太,最不要脸的人居然还说她不要脸。

“程慕怡,你这个孽障,你给我滚出去。”

她的话刚说完,程东阳便怒吼道。

“好,我滚出去。这里本来就没有我的位置。”程慕怡转身跑出去。

顾向深看了那个背影几眼,终究很快转过头。

程慕宁则趁机说道:“爸,她只是一时犯糊涂,我过去看看。”

程慕宁说完就跟着跑出去.....

第四章:又耍什么花样

“姐姐,没想到吧,我还会回来。”

程慕宁拦住程慕怡的路,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能回来,我替你高兴,请你让开。”

“哈哈哈哈”程慕宁大笑两声,然后戛然而止,声音冰冷道:“想不到姐姐现在这么会装。谁都知道,程家大小姐程慕怡跟在向深哥后面跟了十几年,怎么赶都赶不走。哼,你一定做梦都不想我回来吧。”

“我没有闲心跟你说这些,你让开。”

程慕怡闪了一下,想要离开,程慕宁却还是挡在她面前。

“程慕怡,四年,四年了,我一直都在等现在。当年我下完药,本来准备和向深哥生米煮成熟饭,没想到被你这个贱人得逞。

所以,我索性叫来媒体,让它变成你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本来我可以和向深哥在一起,同时让你身败名裂,让向深哥更加厌恶你,可是,我出车祸了。过去那四年,是我借给你的。现在,呵呵......

程慕怡,你拿了我的东西,这四年来,我每天都想着来向你讨。这一次,我要把你的一切都抢过来。”

程慕宁说着,脸上阴险得意的笑变得格外吓人。

“原来当初是你下的药,是你去找来媒体记者?”

“对,而且这四年,我一直都在监视你,所有的负面新闻,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最开始网上那些评论,也是我买的水军刷的。不过,后来,呵呵,网友全部开始自发骂你,根本不用我引导......”

“程慕宁,你这个卑鄙小人。”程慕怡气得一把拽住她的肩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为什么?呵,你从小就什么都有,而我呢?要不是上学时勾搭上你,然后让我妈妈打入程家内部,我现在还姓秦,还是一个赌鬼的女儿呢。凭什么你生下来就得到那么多,而我得到的只有那个赌鬼的辱骂和殴打?”

“原来你当初一心接近我,就是......”

程慕怡一时间手有点松,原来是她引狼入室,害了妈妈,害了家庭,也害了自己。一个这么多年的阴谋,她却现在才发现。

程慕宁见她反应不过来,一把甩开她的手:“不只是为了进入程家,当然也是为了接近向深哥。堂堂顾氏财阀的继承人,你说谁不想接近呢?”

“程慕宁,你.....”

“我什么?”

“啪”

程慕宁截住她的话,一巴掌迅速甩到她的脸上。

“好姐姐,这一巴掌是送给你的,要不是你误打误撞爬上向深哥的床,现在他的妻子应该是我。不过,现在我回来了,我会把一切都抢过来,而且让你输得很惨。”

程慕怡抬手,一巴掌还回去。

“你做梦,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程慕宁没有发怒,反而是阴险地笑笑:“是吗?那现在就可以验证一下,看向深哥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说着,她拽住程慕怡的手腕拼命地大声嚷嚷:“姐姐,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你不要打我,向深哥,向深哥......”

“程慕宁,你耍什么花样?”

程慕怡刚说出这句话,程慕宁拉着她的手腕推了她自己一把。

接着,程慕宁好像受到巨大的推力一般,使劲朝后退了好几步,然后站不稳一般,头一下子磕在墙上,额头瞬间流出血来。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向深哥,向深哥......”程慕宁像受到巨大刺激一般地念叨。

“程慕怡,你TM在做什么?”

第五章:为了宝宝

顾向深怒吼的声音传来,他快步跑过来,脸色铁青地瞪了程慕怡一眼:“你TM找死。”

他一把重重地推开他,然后着急地上前,温柔又小心地将程慕宁抱起来。

程慕怡跌在地上,死死地看着他。

他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她,十几年都没有......

被顾向深抱在怀里,程慕宁慢慢地扭过头,给程慕怡一个得意而阴险的笑。

好久,程慕怡才觉得冰冷僵硬的身体有了一丁点感觉。

脚踝很疼,大概是崴了,但她现在不能坐在地上,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哪怕是死,她也要保护好孩子。

想着,她艰难地爬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出去。

外科诊室里,医生正在帮程慕宁包扎伤口。

李翠萍一边看着一边抱怨:“那个程慕怡怎么这么坏?之前害得你还不够,现在居然一见面就伤了你,她的心肠怎么这么歹毒。”

“向深,你在看什么?”李翠萍边说着,边抬头朝窗外望去:“哼,那不是程慕怡吗?”

窗外,程慕怡正一瘸一拐地朝医院大门口走去。

“打了人就想溜走,哼,我现在就去找她算账。”

“妈,还是算了,姐姐只是一时情绪不好。”程慕宁一边气得想咬牙,一边假装单纯善良地说道。

顾向深上前抚了抚程慕宁散落在耳边的碎发。

为什么两个人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现在甚至是姐妹,差别却这么大?

一个矜持含蓄,一个死不要脸,一个那么单纯善良,一个那么心肠歹毒。

为什么那个女人,他折磨了她这么久,她却永远都学不乖,永远都学不会善良?

想到那个一瘸一拐的身影,他就烦躁。

——

程慕怡离开那家医院,便打了辆车重新回到上午的医院。

刚才她被顾向深推得摔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胎儿,她必须去问问。

“没事,你多注意,下次千万不要再出现这种事。你本来不容易怀孕,所以胎儿并不是非常稳,你平时一定要多加小心。”

大夫检查完之后,叮嘱道。

程慕怡听完连连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她决定尽量在家呆着,她是自由服装设计师,工作的事情完全可以拿在家里做。

家里请两个保姆,今后她要一心一意照顾宝宝,直到宝宝出生。

接下来的一周,她每天在家养胎,除了出去散散步外,她并不怎么出去。

网上还是一直有顾向深和程慕宁每天甜蜜在一起被拍到的照片。

虽然每次看到都会难受得喘不过气,可是,现在她也不能那他们怎么样。

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好肚子里的宝宝。

她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有点太噤若寒蝉,太夸张,甚至太紧张兮兮。

可是,她实在太想要这个孩子。

这四年里,她日日夜夜都梦想能有个孩子,现在,孩子比她的命都重要。

此刻,已经晚上十点了,最近程慕怡特别嗜睡,这个点,她坐在沙发上已经有些昏昏沉沉。

“少奶奶,不早了,我扶您回房间休息吧?”保姆上前问道。

程慕怡被惊醒了一些,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先去休息吧。”

顾氏的这栋别墅有二十多间房间,保姆们住的房间在二楼,离客厅很远。

保姆担心有事照顾不到,有些犹豫,程慕怡继续催道:“快去休息吧。”

保姆们终究走了。

程慕怡蜷在沙发里。

以前,她一个人住在这别墅里,每天都这样蜷在沙发里等他回来。

虽然,他极少回来,但她每天都会给他准备一桌饭菜。

他从来都不屑一顾,甚至从没有认真坐下来好好尝一尝她做的菜。

他每次回来就像对待发泄工具一样,粗暴地掠夺,然后厌弃地丢开。

可是,她仍然每天都会给他准备饭菜,好像只有这样,她才会有一种感觉,她是他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发泄工具。

现在,她又蜷在沙发里,但顾向深应该再也不会回来吧,现在他的身边有了程慕宁,又怎么会想起她。

程慕怡想着,正起身,大厅的门却被打开了,顾向深一身酒气,脸色涨红,眯着好看的丹凤眼斜靠在门框上。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6270,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