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幸好我们能遇见小说目录 乔绵陆亭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长篇,订阅率很高好书《幸好我们能遇见》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乔绵陆亭川。幸好我们能遇见小说主要讲述被迫嫁给植物人的乔绵,守了两年活寡;当她被下了药,被陌生男人压在床上凌辱时,身旁躺了两年的植物人丈夫却赫然睁开眼……………………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幸好我们能遇见》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幸好我们能遇见 》文心书阁书号:18146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814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快感

嘭——

猛地推开卧室的门,一身深V红裙礼服的乔绵跌跌撞撞的进了屋。

偌大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屋内的窗帘半敞着,庭院内斑驳的树影落在大床上安静躺着的男人身上——

陆亭川,她那命苦的植物人丈夫。

他就安静的躺在那里,却让乔绵觉得无比安心。

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如决堤的水,毫不控制的流出来。

她瘫坐在地上,捂着嘴无声的呜咽。

心抽抽的疼,可小腹的燥热和口舌干燥,让乔绵徐徐爬起身,眼睛痴迷炙热的盯着床上俊美如涛的男人。

如果没有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他一定还是陆家至高无上的二少爷,也还是那个杀伐果决的军中少将……而她,也许还是那个沉浸在美好初恋里的小女人。

可她当初奋不顾身,豁出自己一生幸福去包庇的男人……她的初恋男友,如今却为了摆脱她,不惜给她下药,甚至找人奸污她……呵,真他妈渣!

她真后悔,后悔自己包庇了那个让陆亭川成了植物人的渣男……

意识回笼时,乔绵已经爬上了床,纤细的指尖落在男人俊挺的鼻梁上,望着那纤薄轻合的唇难以自控的咽了口唾沫。

好热……大概是温思成下在红茶里的药开始发作了。

乔绵俯下身,焦急的拉下自己连衣裙的肩带,酥胸半露的伏在陆亭川身上。她的手甚至不受控制的探到了被子里,摸到了男人的腿根处……

即使陆亭川现在等同死人,根本满足不了她的生理需求。

可她依旧无法自控的去抓男人的手,拉着那修若梅骨的手探入自己的裙底。

药效彻底发作了似得,乔绵只觉得头脑发热,神志有些迷糊。

嘎吱——

突兀的开门声惊醒了乔绵,她抬头望去,竟然发现浴室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个身材肥硕的男人身披浴袍正色眯眯的盯着她,笑得一脸淫贱。

这是……温思成找来的人?

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乔绵瞬间恢复清醒。

从陆家老爷子70岁寿宴上一路风驰电掣的逃回来,没有遇到可疑的人,她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已经安全了……

没想到居然在这儿等着她!

乔绵翻身就跑,男人的动作更快,猛然拽住她的手臂,然后狠狠往后一甩。

乔绵被摔在床上,还没来得及挣扎,男人便猛地跨坐在她身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你放开我!!”

乔绵心惊,使出全身力气推他却无济于事,换来的只是男人更大力道的撕扯。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啪!

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嘴里也开始骂骂咧咧起来,“贱女人,装什么清高?谁不知道你守了两年活寡,现在不知道有多饥渴。”

“今天爷就带你玩儿个刺激的!”

斯拉——

艳红的连衣裙被男人粗暴的从裙角撕开一条口子,乔绵白嫩光滑的大腿顿时裸露在灯光和月色里,她忍不住尖叫大哭。

“救命!!救命……”

她的双手被人钳制在头顶,柔软的身子被男人压在胯下,只感觉一只粗糙有着厚茧的大手,恶心的顺着她纤细的小腿往上滑走。

乔绵泪眼朦胧的望着身上狞笑的猥琐男人,那张油光满面的肥脸叫她恶心。

“你放开我!!你要是敢碰我……陆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乔绵咬着唇,拼命的想要保持镇定,却还是止不住胸腔因恐惧而剧烈颤抖。

她以为,至少搬出陆家,搬出她陆家二少奶奶的身份,能威慑到胡作非为的男人。

可她忘了,这里可是陆家二少陆亭川的卧室,而骑坐在她身上的男人……就是从陆亭川的浴室里走出来的。

男人嗤笑一声,肮脏的手抓住了她的内裤边缘,“谁不知道当初是你把陆亭川撞成植物人的?你这个陆家二少奶奶,不过就是个免费保姆,神气什么?”

不……不是的,陆亭川不是她撞的。

男人没再跟她废话,自顾自的解裤腰带。

可能是空间太小,他看了眼旁边像个死人一样躺着的陆亭川,猛然一脚将人踹下了床。

“你干什么?”乔绵彻底慌了。

陆亭川还是个病人,怎么经得起他这一脚?

“啧。”男人猥琐的笑了笑,“小美人儿,有空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哈哈。”

说着他粗糙的大手便落了下来,作势要扒乔绵的内裤。

一股羞耻感油然而生,身上只剩下一道防线,乔绵的身体滚烫炙热,小脸却惨白一片。

“求求你……”她颤抖着声音,卑微的乞求着,希望男人能手下留情。

可男人却因为她的求饶而更加情欲高涨,伸手便要去扯她的内裤。

斯拉——

布帛撕裂的声音之后,乔绵羞愤合上眼帘,哭了。

她一动不动,满心只有一个字——死。

“啊——”

随着一声痛叫,那只油腻的手没有再落下。

乔绵没敢动,身体瑟瑟发抖,半晌才掀起一条眼缝,朝声源处看去。

一条遒劲有力的手臂抓住了男人的头发,随后大力道的往旁边一甩。原本跨坐在乔绵身上的男人,便狠狠摔向地面。

目光一瞬错愕,乔绵泪眼朦胧的顺着那条遒劲有力的手臂,看向那个站在床边的男人。

陆亭川……醒了?!

第二章 我被下药了

还没等乔绵反应过来,摔在地上的胖子便爬了起来。

“妈了个巴子!谁敢坏爷爷好事!”胖子骂骂咧咧,起身对上一脸阴沉的陆亭川却是浑身一颤:“陆、陆二少……您怎么醒了?!”

陆亭川的确醒了,就在胖子把他踢下床后,他找回了久违的痛觉。

而后便听见嘈杂声,还有女人求饶喊救命的声音。

只是他没有想到,睁开眼就看见这么激烈的“床戏”,出于军人的本能,他救了乔绵。

“还不滚蛋。”陆亭川憋着一口气,冷硬的吼了一声。

那胖子跌跌撞撞的爬走,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狼狈的逃出门去。

陆亭川啊,当年风靡Z市的男人,军中少将。听说他身手非凡,即便沉睡了两年,胖子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胖子逃出门后,那屹立在床边的男人才深沉的看了床上的乔绵一眼。

瞥见她赤裸的下身,眸色一寒,大手扯过薄毯抛过去:“披上。”

乔绵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羞愧得盖住自己的身子。

“你是什么人?”

陆亭川一手扶额,脸色略微苍白,有些虚弱的在床边坐下,一双漂亮的黑眸轻闭。

“嗯?”乔绵微愣,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问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里?还有刚刚的男人是怎么回事?”男人突然放下手,睁开眼睛看她。

那双沉睡了两年之久的眸子黑曜明亮,明明沉寂似海,却又摄人心魄。

乔绵盯着眼前活生生的人竟然觉得有些奇妙,对她来说,陆亭川与一具尸体无异。

自她嫁进陆家那刻起,就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醒来。

可是现在,他正看着她。

乔绵被盯得脸上一阵燥热,怪异的感觉自体内升腾而起,她看着男人性感的喉结,不由咽了咽口水,有些心不在焉。

“我、我是你妻子啊……”

“妻子?”

陆亭川虽然在反问,语气中却没有丝毫诧异,“你叫什么?”

“乔绵。”

“手机给我。”

男人并未发觉她的异样,朝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乔绵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摸索出手机递了过去,身子也不自觉朝他靠近。

陆亭川背对着她坐在床边,划开手机看了眼时间,不由捏了捏眉心,“我竟然已经睡了两年。”

他的声音低沉,于现在的乔绵来说格外魅惑。

她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炙热的手伸向陆亭川的肩膀,随着他家居服的领口,探入男人光滑结实的胸膛。

陆亭川一愣,只感觉女人柔软的指尖炙热如火,勾得他小腹也窜起一股火。

眸底闪过一丝凌厉,男人终于意识到乔绵的状态不对,想都没想便大手一抓,擒住了乔绵的手腕。

“啊!!”

男人的力道很大,抓得乔绵手腕很痛。

清晰的疼痛感袭来,乔绵朦胧的眸子像散开一层薄雾般,渐渐有了些理智。

“清醒了没有?”

低沉性感的嗓音传来,带着压迫和淡漠,无一丝情感。

乔绵还未来得及回应便感觉一团黑影压过来,紧接着自己的身子连带薄毯被腾空抱起。

男人用力很重,一股未知的恐惧感席卷全身,乔绵下意识挣扎。

“你干什么?”

“让你彻底清醒。”

陆亭川休息了会儿,恢复了些力气,脚下步伐稳重,薄唇紧抿着,说不出的严肃骇人。

虽说欲火难灭,但被人看穿自己这样的龌龊心思,乔绵还是难掩羞愧之感。

何况男人脸上的冰冷已经说明了一切,那样的抗拒和嫌弃,深深刺痛了她的自尊。

她乔绵就这般不招男人喜欢吗?

温思成背叛她、利用她、嘲笑她,就连她所谓的丈夫也不肯碰她。

如此想着便感觉身体一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扔进了一缸冷水里面。

理智回笼,意识也瞬间清醒,乔绵在浴缸里缩成一团,双臂抱膝,声音也闷闷的:“我被下药了……”

“我知道。”

男人斜倚在墙边,微低着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乔绵刚要诧异,便听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刚刚那个胖子的话,我醒之前多少听到了一点。”

陆亭川轻笑一声,紧接着话锋一转,“但这也不能成为你趁机肖想我身体的理由。”

“……”

乔绵眼角抽搐,可又转瞬想到什么般,柔唇勾起一抹苦涩,“我才没有肖想,这两年来基本都是我在照顾你,我要是肖想你的身体,你早就被我吃干抹净了。”

“你身体每一寸肌肤我都看过,甚至摸过。”

“……”

这次换陆亭川哑言。

“砰砰砰——”

外面的门突然被敲响,空气中尴尬的气氛被打破,男人皱了皱眉,刚要迈出浴室便听见段美荣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爸!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乔绵有鬼吧!亭川这屋好端端的门怎么会被反锁?”

老爷子站在门外,手都已经气的在抖,半晌,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吼出一句,“来人!把门给我撬开!!”

门外的声音嘈杂无章,陆亭川一把将浴缸里的人抱起,二话不说便往卧室的大床方向走,乔绵不明所以,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便感觉身子被重重的摔向柔软的床垫。

“陆亭川你……”

乔绵话音未落便感觉到男人健硕的身子压上来,紧接着便是洁白的被子,二人被笼罩在一团黑暗里,空气十分暧昧。

乔绵被压得透不过气,她实在想不明白陆亭川的意图,明明上一秒还在帮她降火,现在又突然主动玩起了火,是在故意折磨她吗?

“陆亭川!!”

乔绵终于忍无可忍,挣扎着想要出去,“你到底在发什么神……唔……”

柔唇被堵,她的话还未来的及说完便感觉到口腔里的空气被吸走,乔绵瞪大双眸,一时间竟忘了反应。

直到感觉到她渐渐没了力气男人才离开,低声道,“不想多生事端就乖乖配合。”

“……”

乔绵情绪渐渐平复,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她才注意到门外有撬锁的声音。

陆亭川面不改色的开始在被子里面“运动”,乔绵躺在他身下一动不动,刚刚降下温的身体却渐渐变得燥热起来。

咔嚓!

门突然被打开,一群人破门而入,段美荣走在最前面,第一时间注意到剧烈震动的大床。

第三章 不用演了

“爸!她居然在亭川的床上……”段美荣欣喜,在女儿陆心怡让她带着老爷子先回老宅,去把乔绵捉奸在床时,她就一直期待着这一幕。

陆余年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拄着拐杖的手紧的不能再紧,眼里的怒火甚至都要将整个房间烧个粉碎。

段美荣内心窃喜,反正不管床上的男人是不是自己安排的,总归不会是陆亭川。

“混账!!”

陆余年拐杖柱的咚咚响,段美荣刚要看老爷子眼色行事,却不料下一秒,床上的动作忽然停了,被子被掀开一角,露出男人和乔绵的脑袋。

两人大汗淋漓,再加之乔绵本身药效又被折腾的发作,那眼神简直朦胧的暧昧,众人见状皆愣在原地,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尤其是段美荣。

陆余年也愣了,看见陆亭川时反应了半晌才回过味儿来,连忙拿着拐杖往外轰人。

“看什么看!!都给我出去!!”

一瞬间所有人都被陆余年驱散,老爷子简直心花怒放,笑眯眯的退出去关门。

房间霎时恢复安静,男人起身,漫不经心的将自己身上发褶的衬衫整理好,然后拿了衣架上的外套穿上。

“不用演了,起来吧。”

陆亭川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系着颈间领带,黑眸从蒙着被子的乔绵身上淡淡扫过。

“嗯……”

回应他的是一声似娇似嗔的嘤咛,男人眼角一沉,想起什么般猛地掀开被角。

洁白的大床上,乔绵姿态难耐的蜷缩着,皮肤因为刚刚的余热而微微泛红,她美眸半眯,朦胧的好像蒙了一层大雾。

男人神情凝重,紧接着叹了口气,无奈的捏了捏眉心,“到底给你下了多大的量?”

“难受……”

乔绵已经没有意识听他说话,只半张着樱桃般的柔唇,艰难的吐出只言片语。

陆亭川盯着她的模样,心跳竟然有一瞬间加快,似慌了心神般移开视线。半晌才俯身,连床单将她一同抱起,然后再次进了浴室。

然后,就是毫无预兆的再次被丢进冰冷的浴缸里,乔绵慌乱的去抓缸壁,意识朦胧间便听见头顶冰冷的声音传来。

“难受就再清醒清醒,彻底清醒了穿衣服下楼,谈谈离婚的事。”

砰!

浴室门被猛地关上,本来模糊不清的意识被他一句离婚彻底唤醒,乔绵瘫坐在浴缸里,不知自己究竟是何种心情。

她本该高兴的,隐忍两年,她终于换来当事人一句放手。可是一切又变得不一样,因为本该在她离婚后来接她的温思成……却很快要成为别人的老公……

作为并不光彩的私生女,她对乔家唯一的价值也只有和陆家这段联姻了,如果离婚……她该何去何从?

凌晨一点。

整个陆家老宅都因为陆亭川的醒来而弥漫着欢快的气氛,一向严肃不苟的老爷子也难得露出慈爱的笑脸。

段美荣和陆亭渊纵然满心愁绪也不敢在老人家面前表露半分,只得佯装着高兴和欣喜。

大厅里。

陆余年正在向下人吩咐联系新闻媒体的事情,陆亭川醒来不管是在商界还是军政界都是十分重要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报道。

估计明天一早醒来,各大新闻头条和社交头条全部都会被这条爆炸性新闻轰动。

陆亭川在网络上大致浏览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后,乔绵恰好换了衣服出来,两人一前一后下楼,心情各异。

“爸。”

陆亭川腿长步阔,没几步便走到老爷子面前,陆余年微微颔首,示意让他落座。乔绵看老爷子眼色也只好硬着头皮坐在他旁边。

段美荣和陆亭渊坐在对面沙发上,神情微妙,老爷子扫了二人一眼,开口道,“你们先回屋休息吧,亭川刚醒,我有话向他们夫妻二人交代。”

“爸,可是……”

“知道了爸,我们这就上楼。”

陆亭渊未等段美荣说完便将她打断,直接挽起一脸懵的女人起身,温笑着冲陆亭川的方向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在陆家这么多年,陆亭渊最懂得察言观色,老爷子向来看事通透,刚刚他的眼神早就说明了一切,段美荣那点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他老人家?他不说,也算是给二人一个面子,可偏偏段美荣没脑子。

不过看见陆亭川那副明明刚从长达两年的沉睡中醒来、却依旧无比矜贵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暗暗咬牙。

那个男人向来优秀,所有的高贵与生俱来。

……

“既然醒了,就把没办完的事办了。”

老爷子突然开口,表情严肃,虽未言明是什么事,但两人都心知肚明。

乔绵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事到如今她也不过是个没有决定权的物品罢了,离婚与否她全听老爷子安排。

“爸,我睡了两年的事情人尽皆知,和乔绵更没有感情基础,这个时候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男人语气平淡,眉眼微敛没有丝毫情绪,乔绵从他身上看到的只有清冷和淡漠。

“混账!”

陆余年一掌拍在矮几上,不容反驳的开口,“这事由不得你!等身体彻底恢复了就给我立马举行婚礼完婚!!”

与老爷子的震怒截然相反,男人只是眉头微蹙,却依然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直到老爷子起身准备离开才淡淡开口。

“过几天我会回部队。”

“你……”

老爷子火冒三丈,顺了半天气才顺过来,“你是想气死我吗?!!!”

乔绵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脸上难得的温凉,那模样好像一点儿都不关心最终结果如何。

老爷子叹了口气,“绵绵这孩子不可能制造车祸害你,没有动机也没有能力,这事情三年前我就看得透,可乔家当时把她推出来总比让你娶别人好!!她照顾了你两年,这婚你说离就离?!”

“爸。”乔绵突然起身去扶动怒的陆余年,声音很轻,“您别生气,也不用顾及我什么,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接受的。”

老爷子眸底泛起几分慈祥和欣慰,但转而看向陆亭川时又冷了脸,厉声道,“你上楼!我有话单独对绵绵说!”

第四章 你倒是挺听话的

陆亭川没再多说,反正老爷子了解他的脾气,只要他不想做,没人能强迫他。

不多时大厅内只剩下陆余年和乔绵二人,乔绵坐在沙发上等待最后的宣判,本以为老爷子会对她说些愧疚的话,最后让她同意与陆亭川签字离婚。

可谁想到老爷子苦口婆心劝了半天,竟然是让她千万不要放弃这段婚姻,他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陆亭川需要什么样的女人。

乔绵本就没有任何想法,事到如今试着让陆亭川接受她未尝不是好的选择。

……

翌日。

果然不出所料,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陆亭川苏醒这则新闻便以爆炸式的速度横扫整个城市,商界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前来拜访恭贺,就连陆亭川在部队的朋友都不忘打电话慰问。

那些客套的形式自然有人应付,陆亭川以调养身体为由,一周内不接见任何外人,也不谈任何公事。

可是一大早,乔绵就看见男人穿戴整齐的出门,一身黑色西装簇新笔挺、一丝不苟,她本想跟过去提醒他注意身体,却不料瞥见副驾驶座上一捧极大的香水百合。

内心竟有一丝黯然,乔绵嘲讽的勾勾唇,又一声不响的回去了。

“他呢?”

刚进屋便撞见老爷子一脸严肃的质问,乔绵没什么表情,只如实道,“刚刚出门。”

“这个节骨眼还乱跑!”

陆余年冷哼一声,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老管家笑眯眯的走过来,漫不经心提道,“少爷今天估计是有什么事情,刚刚还看到送花的过来呢。”

“花?”老爷子似是想到什么般,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历,眸底划过一丝怅然和无奈,叹息道,“亭川醒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

“什么事?”

乔绵承认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她脑子里蹦出了无数荒诞离奇的想法,比如陆亭川早就有心怡的姑娘,又或者他有个前妻?又或者……他在外面胡来有了私生子?

可是这些想法都随着老爷子一句,“他去陵园了,你去找他就知道了。”而随之消散。

乔绵愣了愣,却听老爷子紧接着又是一声叹息,“当年若不是我从中阻拦……”

陆余年话说到一半又停了,只看着乔绵道,“无论过去如何,你只要记住你始终是陆家二少奶奶。”

乔绵不敢再妄自揣测,只略带茫然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简单收拾了下便出门去了陵园。

陵园离老宅不近,司机将她送到时大概用了两个小时的车程,乔绵看了眼不远处车群中异常显眼的黑色宾利,回头对司机说道。

“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会和他一起回老宅。”

“好的,少奶奶您和少爷注意安全。”

“嗯。”

乔绵无力的回应了一声,紧接着便步伐沉重的进了陵园,陵园很大,由于不是清明那样特殊的日子,所以也就偶尔碰见几个稀稀拉拉的人。

一路朝陆家的墓地走去,乔绵心绪万千,脑海里一直浮现临走前老爷子说的话,如果陆亭川是去看陆老夫人,那为何陆余年又强调自己二少奶奶的身份?莫非陆亭川真有前妻?

如此想着乔绵不紧加快了步伐,临近陆家墓地时,她脚步顿了顿,似乎听见有打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乔绵下意识朝声音发源处看去,发现石门上赫然写着“文氏”两个大字,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

“陆亭川!!”

心跳一空,乔绵想都没想拔腿就朝着那个方向跑,空荡荡的陵墓区凄冷无人,一阵凉风卷过来,吹得她眼眸湿润。

偌大的陵园她哪里看得见人?一座座石碑就像山一样遮住她的视线。可是那声音却丝毫没有消散,随风时近时远。

“陆亭川!!是你吗?!!”

乔绵胡乱大喊,脚下的高跟鞋也开始不稳,乍一看颇有几分狼狈。

彼时正在不远处打斗的男人,听见这声音时黑眸蓦然一紧,手上的力道加重,狠狠将面前拿刀刺向自己的人摔在地上。

“说,谁派你来的?”

躺在地上的男人面色狼狈,一手捂着受伤的部位,眼睛里一抹狡黠之色,似是在盘算着什么。

陆亭川皱了皱眉,“你今天是跑不了了,如果把事情交代清楚,我还可以考虑替你向警察局说个情。”

男人没说话,深深凹陷的眼窝看不出任何想法,直到——

“陆亭川!”

乔绵的声音近在咫尺,地上男人唇角一勾,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然后朝声源处冲去。

“该死!!”

陆亭川黑眸一沉,迅速追过去,可是因为刚醒不久,加之又与歹徒搏斗半天,体力早就渐渐不支,如此一闹,怕是……

“啊!!”

思绪被一声尖叫打断,陆亭川捏起的拳早已青筋暴突,尽管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在追,但还是晚了一步。

“别过来。”

歹徒一手钳制着已经吓傻的乔绵,另一只手拿尖锐的刀锋紧紧抵着她的脖颈,脸上的笑猥琐而得意。

陆亭川薄唇紧抿,却不得不依言停了步子,深如潭水的墨眸紧紧盯着他,周身阴鸷森寒。

“放了她,我让你走。”

男人开口,显然已经做出妥协,可谁知歹徒哈哈一笑,拿刀的手不紧丝毫没有放松,反而逼的更紧。

“陆先生,我凭什么相信你?以您的身手,就算再躺两年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这次是我轻敌了。不过这个女人,我得带走。”

歹徒边说边往后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紧紧盯着陆亭川,而男人也步步紧逼,黑眸毫不避讳的与那人对视,浑身都散发着压迫和警惕。

“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亭川目光依然紧盯歹徒,话却是在问她,乔绵战战兢兢的随着歹徒的步子,却也小声回答,“爸让我过来的,他担心你的身体。”

“哦?”

男人倏然笑了,声朗音清,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凉风卷过发梢,他的黑眸也明亮起来,摄人心魄。

“没看出来,你倒是挺听话的。”

“………”

他这一笑,别说乔绵,就连歹徒都傻了,完全摸不着头脑,本来警惕着的心也毫无防备和意识的放松下来。

眼见就要退到歹徒的车上,陆亭川眼疾手快,趁他一个不注意,直接将其拿刀的手撑开,另一只手敏捷迅速的将乔绵拽入自己怀里。

却没想歹徒也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去抓乔绵的手,二人争执不下,瞬间又打了起来。

乔绵夹在中间,无论如何都挣不开,歹徒很聪明,知道若是眼前这个女人脱身了,那自己一定会被陆亭川擒获。

“嗯!!”

陆亭川突然闷哼一声,乔绵低头看去,发现男人胸膛前的西装外套湿了大片,她伸手一摸,发现是热的。

“血……血……”

第五章 好另寻新欢?

乔绵彻底傻了,柔唇苍白,沾满血的手举在半空中颤颤巍巍,歹徒见状顾不了太多,钻了空子便上车溜了。

“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没事。”

男人一手捂了伤口,除了眉头皱起表情并无波澜,看她那副吓得不轻的样子,淡淡道,“伤口不深,放心吧,死不了。以前在部队枪子都挨过,只可惜让人跑了,连车牌号都没有。”

“我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虽然陆亭川嘴上那样说,可这并不能消除乔绵内心丝毫的担心和恐惧,她小心翼翼的扶男人坐上副驾驶,然后自己开车。

一路上她的心砰砰跳个不停,脑海里都是刚刚的场景在回放,她很清楚,若刚刚不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陆亭川不会有事,甚至还能擒获歹徒。

最重要的是,刚刚那一刀,如果不是陆亭川挡下了,现在血流不止的人就是自己。

“专心开车。”

男人似是能看透她的心事般,一双黑眸紧紧盯着她握着方向盘的手,明明就在发抖。

“我受伤和你没关系,不管今天站在这里的人是谁,我都会救。首先我是军人,其次这件事本就因我而起,所以你不必有心理负担。”

陆亭川说这话时语气不重但却有力,乔绵不知怎么的,一颗心真的就静了下来。

红灯空档,乔绵虽然心急,却还是忍不住偏头看了身旁的男人,他靠在椅背上,双眸微阖,剑眉因为疼痛而微微蹙起,整个侧脸线条流畅而精致,薄唇紧抿着,说不出的性感。

论长相,这男人真是无可挑剔的完美艺术品。

医院。

乔绵排队挂号折腾了好半天才总算安定下来,医生为男人简单处理了伤口,说是没什么大碍,只要按时敷药和换纱布,一周内就可以基本恢复。

本来陆亭川是不打算兴师动众的,可乔绵一给老宅打电话,老爷子就带着一家人全都过来了,甚至还小题大做的将他安排到了重症病房。

毕竟刚刚醒来,老爷子的心都没定,最怕再出什么差池了。

陆余年坐在病床前眉头深锁,这很明显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场蓄意谋杀。

“很有可能是当年制造车祸的人……究竟是谁,要置你于死地?”

老爷子一声长长的叹息,如果这人不抓出来,陆家就不会安宁,毕竟我在明敌在暗。

“哎呦!!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才刚刚醒就又受伤了?”

陆亭川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段美荣尖锐的声音从病房外传来,紧接着她和陆亭渊便前后脚进来,先是对着陆亭川一顿关心,紧接着便把目光放到了乔绵身上。

“乔绵,不是大嫂说你,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的丈夫呢?亭川才刚醒你就让他乱跑!!还害他受了伤,这要是没事还好,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是不是想守一辈子活寡?”

段美荣说着房间的几个人就早已皱起了眉头,尤其是老爷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可谁想到她不仅没有打住,反而阴阳怪气的来了句。

“还是……你想干脆没了丈夫,好另寻新欢?”

“够了!”

还未等老爷子开口,陆亭渊就已经提前制止,故作怒斥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妇人之仁!!”

乔绵自始至终没有说话,表情也是淡淡的,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说是隐忍也不算,说不出的温凉。

陆亭川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却未做何反应。

倒是乔绵开口了,“爸,我去趟洗手间。”

老爷子点点头,极为不满的看了段美荣一眼。

乔绵出了病房才感觉世界清静了不少,走廊尽头的窗子有凉风吹进来,带着几分舒爽,乔绵心不在焉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却不料猛然撞入一个坚实的胸膛。

“绵绵?”

熟悉又温润的嗓音在头顶响起,这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沐春风般让人沦陷。

乔绵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稳,然后退出两步的距离。

“学长。”

“你叫我学长?”

温思成眉头微蹙,眸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绵绵……我知道你生气,那天宴会我本想和你解释的,可是我找遍了会场都没有看见你……”

“我理解,你不必解释那么多,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乔绵声音冷漠,看着眼前这张依旧清俊干净的脸,只觉得虚伪和可怕,想到他的种种欺骗,一股心寒骤然而生。

他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老爷子70寿宴那天晚上,她差点被奸污的那天晚上……陆亭川苏醒的那天晚上……

她就在宴会酒店的休息室门外,听到了他和陆心怡的所有对话。

他说……他了解自己,只要脏了身子,就算他不开口,自己也会主动离开他,不再纠缠于两年前的承诺……

他还说,他没爱过自己……

乔绵心中暗笑,眸中闪过一抹自嘲。

她清楚的记得两年前,陆亭川出车祸的那天,当时还是她男朋友的温思成找到她,惊慌失措又无助的求她……求她帮帮他。

因为爱,很爱很爱,乔绵答应了。

别人都以为肇事者是她,而她也没有任何辩解。

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保护的人是温思成。

如果她否认,真正的罪人温思成就会去坐牢。

只是……后来事情并没有按照想象中的方向发展,因为陆老爷子并没有追究乔绵的责任,而是让她嫁给陆亭川作为补偿。

她本来是拒绝的,可是温思成苦苦哀求,她若不答应,陆家势必深究。

而且温思成许诺…等他出国深造回来,无论他成不成功都会把她接走。

乔绵这才答应下来,一直等着他……

“你能不能别这么和我说话?”温思成突然掰过她的肩膀,表情严肃认真,“绵绵,和你当初的约定,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

“好啊。”乔绵笑了笑打断他的话,“既然记得,那我问你,如果我现在和陆亭川离婚,你会不会离开陆心怡依言娶我?嗯?”

“……”

温思成眉眼低垂,凉唇紧抿着,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放在她肩膀的手缓缓下垂。

“那天晚上,你和陆心怡在休息室里说的话,我全部都听见了。”乔绵毫不意外的冷哼一声,嘴角的嘲讽更甚。

全部?

温思成神经啪的一声断裂,大脑一片空白。

那岂不是意味着……连他故意下药给她的事情也都败露了?

乔绵看着他略带慌神的脸,心里好像被凿开了一个大洞,冷风裹挟着暴雪吹进来,将全身的血液都冻结。

真可笑……若不是那天她亲耳听到了那些话,此刻他这副模样,她一定会毫无保留的相信的。

“绵绵……”

温思成眉眼低垂,说不出的愁郁,似是酝酿着什么般,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刚要伸过去,便被乔绵躲开了。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了……可是你可不可以看在我们曾经那么多年感情的份儿上,两年前车祸的真相……你能不能一直隐瞒下去。”

“温思成,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乔绵踉跄的退后两步,眸光凉然,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曾经温润美好的少年,会变得如此陌生和阴狠。

他们之间那几年感情,都喂狗了吗?

当初她因为爱他,傻傻的帮他背锅,甚至傻傻的等着他……

两年过去了,他回来了,却是以陆心怡未婚夫的身份回来的!如今更是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开口就是要她帮他继续隐瞒当年的真相,继续给他背锅……

呵——

她乔绵的一片痴心,果真是喂了狗了。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8146,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