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期许情深已无爱小说目录 宋梦浅陆泽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短篇,本周主打,爆款好书《期许情深已无爱》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宋梦浅陆泽云。期许情深已无爱小说主要讲述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孩子,死了。”………………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期许情深已无爱》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期许情深已无爱 》文心书阁书号:17505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750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孩子没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深夜的监狱里,两个看守拖着一个头发凌乱的纤瘦女人,穿过幽长的走廊。

“放开我!我还没见一面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放开我!”

刚刚生产完的宋梦浅声嘶力竭的大喊,蹬踢着双腿,拼命挣扎。

两个看守丝毫不为所动,打开了一扇铁门,粗暴地一把将宋梦浅扔进去。

顾不得摔倒的疼痛,宋梦浅三两下爬起,扑到铁门边上。

“我是被冤枉的,你们放我出去!”

“吵死了,新来的,给我闭嘴!”同监狱的女囚不耐烦的扔过来一只鞋子,重重砸在宋梦浅的头顶上。

宋梦浅没做理会,她只想出去,见自己刚出世的儿子一面。

“你不会闭嘴是不是!”一个高大粗壮的女囚犯冲过来,一把攫住宋梦浅的头发,挥手就是一巴掌扇下去,“叫你给老娘闭嘴!”

宋梦浅被这一巴掌扇得牙齿都有些松动,唇角溢出鲜血。

“这种新来的,就是应该给点教训,不然不知道天高地厚。”

屋子里的另外两个女囚也围了过来,不怀好意的看着宋梦浅。

“你们要干什么?离我远一点……啊!”

啪——话没说完,就又是一巴掌扇了下来。

“叫你闭嘴!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女囚凶神恶煞,掐着宋梦浅红肿的脸,给她扇了好几个巴掌,又在身上踹了好几脚,胸口、肚子、大腿……

宋梦浅刚生完孩子,身体根本坚持不住,蜷缩在地上。

剧痛让宋梦浅再也喊不出声音。

“既然是新人,那就要去去晦气。”另一个人拍拍她难掩精致的小脸,“看这张狐媚脸,平时肯定没少勾引男人吧,我们今天就帮你洗洗。”

宋梦浅被她们粗暴的扯到水池边,女囚们想要扯掉她的衣服,但是宋梦浅死死地抓住,还牢牢地咬住其中一个女囚,迫使她们无法动手。

“这个女人疯了,我们还是直接给她弄吧……”被咬的女囚愤愤不平的说道。

“也行,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别管脱不脱衣服了,直接上吧。”另外的女囚也表示同意。

冰冷的水从宋梦浅的头上淋下来,宋梦浅拼命挣扎也没有办法躲过这些扑面而来的寒冷,疼痛和寒冷是她心力交瘁,慢慢地停止了动作,身体也渐渐失去知觉。

刚生产完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裤子早已被鲜血染红,宋梦浅就像失去生机一样躺在地上。

她会不会死在这里……

陆泽云,救救她……

或许是老天开恩,陆泽云的脚步声,竟然真的在铁门外响起了。

三个女囚畏惧的停下了动作,丢开宋梦浅躲到一边去。

宋梦浅手脚并用,拖着浑身的水渍和血迹,爬到铁门边上,哀声道:“泽云,救救我……”

陆泽云居高临下的站在一门之隔的走廊上,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宋梦浅,我来,只是为了通知一个消息。”

宋梦浅心脏渐渐发沉:“什么……”

陆泽云勾起了薄唇,一字一字,清晰道:“你生下来的那个野种,死了……”

1

第2章 我求求你
“你说什么?”宋梦浅怀疑自己听错了,“泽云,你不要开这种玩笑,那是你的亲骨肉!”

陆泽云厌恶的皱眉:“宋梦浅,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那个孩子,我亲自做了DNA检测,可他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他是!”宋梦浅哭喊,“我只有你一个男人,他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泽云,你好好查一查,我从没出轨过,也更没有下毒害过你母亲!”

“还不知悔改。”陆泽云面色冰冷,往后退开,“你不认错,就永远也别想从这里出来!”

他说完,毫不留情的转身便走。

“泽云,陆泽云!”宋梦浅死死抓着铁栏,“不要丢下我,她们会弄死我的!求你了,我会死在这里的!”

陆泽云并没有回头。

“贱人,还敢告我们的状!”陆泽云一走,同室的女囚们立即靠了过来,重新抓住宋梦浅的头发。

宋梦浅的头发被牢牢的抓住,疼的就像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一样,强烈的疼痛让宋梦浅眼前一黑,几乎快疼的晕过去。

残暴的女囚们怒不可遏,对着宋梦浅一阵拳打脚踢,生生将她打得晕死过去。

从那以后,宋梦浅就真正的生活在了地狱里。

她每天被女囚门殴打,有时候还会被刀子划伤身体,若是她昏过去,就会被送到医疗室,处理好伤口,救回命后,再次被扔回牢房,继续轮回。

那些凶狠的女囚门不仅折磨她的身体,还让宋梦浅睡在厕所的地板里,给她吃馊掉的饭,用洗脚水泼她的脸,更过分的时候,甚至会将她的脑袋,摁进马桶里……

宋梦浅刚生产完,月子还没做,就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身材迅速消瘦,脸颊凹陷,连眼瞳都没了神采。

半个月之后,陆泽云再次探监。

宋梦浅环抱着手臂,长期的殴打她变得战战兢兢,头发被拽掉了大半,额头上方还醒目的留着一道黑痂,那是女囚们殴打她后留下的丑陋伤口。

她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坐在陆泽云的对面,身体在无意识的发着颤,那是被严重殴打留下的后遗症。

这样的宋梦浅,简直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绝症患者。

陆泽云盯着她,膝盖上的手指微微捏紧。

“宋梦浅,你知道错了吗?”陆泽云开口,嗓音仍旧冰冷。

宋梦浅盯着地板,喃喃道:“我真的没有害过你母亲……相信我好不好,我求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陆泽云嗤的一声冷笑:“你还不知错。”

他站起身,似乎要走。

“不要!”宋梦浅尖叫一声,失控的扑在桌子上,枯瘦的手指死死拽着陆泽云的手腕,“我知错了,求你放我出去!”

她无助的哭了起来,眼泪汹涌落下,啪嗒滴落在桌面上。

“我知错了,我知错了……”她一遍遍的重复,行迹癫狂。

半个月的监狱生活,是真的快要逼疯她了。

陆泽云垂眸盯着她,眸色幽暗冷沉,叫人无法窥探其中的情绪。

宋梦浅以为他还是不肯心软,哆哆嗦嗦的爬下桌子,跪在他脚边,甚至卑贱的磕头。

“陆泽云,我知道错了。求你放我出去……求求你……”

再让她在监狱里待半个月,她会死的!

那些女囚,会活活折磨死她的。

她昨晚在厕所里,清楚的听见了,那三个女囚在商量新的折磨她的方式,还说今天晚上,就要让她去厕所里吃……

若是她回去,那她今晚她会经历什么样的痛苦地狱,她完全不敢想象……

“宋梦浅,什么时候,你变得这样下贱了?”陆泽云沉默许久之后,终于嘲讽开口:“路边的野狗,都比你有尊严。”

宋梦浅绝望的笑了起来。

说她贱如狗,可她如今这样的境地,明明就是他一手造成!

1

第3章 杀人凶手
宋梦浅苦苦哀求之后,终于被放出了监狱。

出狱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四处打听她孩子的下落。

她不信陆泽云真的会把孩子弄死,那一定是骗她的。

可身边的所有人,都说亲眼看见,孩子没了。

“宋梦浅。”背后,忽然响起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

回头一看,是陆泽云的妹妹,陆家收养的二小姐,陆知瑶。

“你的孩子,在我那里。”陆知瑶一身清纯的学生装,扎了两个马尾,相貌精致如洋娃娃,如果只看外表,她简直就是单纯可爱的天使。

可宋梦浅却心脏狠狠一紧,警惕起来。

陆知瑶的内心是如何阴暗,她可是亲眼看见过的,这个女人的心机,缜密且狠毒,让她吃过无数苦头。

“你想见他吗?”她勾起唇来,笑意阴冷。

“你想要我做什么?”

陆知瑶挑了挑精致的细眉,俏丽的朝宋梦浅勾了勾手指头。

宋梦浅浑身警惕,小心翼翼的靠近。

“我要你去杀了周萍。”

周萍就是陆泽云的母亲,陆知瑶的养母。

“你疯了!她是你的母亲!”宋梦浅大惊,思绪一转,忽然明白了周萍为什么会中毒,“当初伯母中的毒,也是你下的!”

陆知瑶一脸无辜:“对啊,是我。谁叫她不同意给我嫁给哥哥,却选择你这个贱.人呢!”

说着,她漂亮的脸蛋变得扭曲狠毒,不甘愤怒道:“明明我比你漂亮,比你有教养,我还跟哥哥青梅竹马,我了解哥哥的所有喜好!可你呢?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抢走了属于我的哥哥!”

宋梦浅皱眉道:“泽云只拿你当妹妹……”

“闭嘴!”陆知瑶愤怒嘶吼,扬手便是一耳光扇在宋梦浅脸上,“我不是他亲妹妹,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他!明明哥哥也喜欢我的!都怪你,要不是你出现了,我就能跟哥哥一辈子在一起!”

“陆知瑶,你真的疯了……泽云根本不喜欢……”

“我叫你闭嘴!”陆知瑶狠狠推了一把宋梦浅,气急败坏之下,狠狠连踹宋梦浅数脚。

“贱.人,你该死,该死!”

宋梦浅身体虚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陆知瑶又每一下都踹她最柔软的肚子,她跪倒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

陆知瑶发泄够了,脸色立马恢复正常,整理好微乱的刘海,一抬手。

一个男人立即抱出一个裹在脏兮兮毛巾里的小婴儿。

“我的孩子……”陆知瑶心脏狠狠一疼,那血脉相连带来的触动,绝不会假,那就是她的孩子!

她起身想去碰孩子,被陆知瑶一脚踢翻。

婴儿被男人吊在一根杆子下,随即直接伸进了狗圈里,下面就是凶狠龇牙的大型巨犬,随随便便一口,就能扯下孩子的一条胳膊。

婴儿被悬挂在空中,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宋梦浅的心脏好似被人给掐住了,疼得她不能呼吸。

“放开我的孩子!”她扑到狗圈边上,不顾危险的想要翻进去,救下孩子。

可她一动,她的孩子会往下降低半米,宋梦浅再也不敢乱动,着急的哭喊道:“你们快放开他!”

陆知瑶残忍的冷冷的开口:“宋梦浅,今天之内,你若是没弄死周萍,那死的那个,就是你儿子!”

1

第4章 我亲眼看见你动手了
“陆知瑶,你真的是个疯子!”

看着那就快要被大狗咬到的孱弱婴儿,宋梦浅心如刀绞,毫无办法,她只能答应陆知瑶的要求。

浑浑噩噩的被陆知瑶送到医院,宋梦浅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周萍,怎么也下不去手。

周萍对她向来是不薄的,当初若没有她的帮助,自己也不可能如愿的嫁给陆泽云。

可现在向来,她曾经的一往情深,根本就是个笑话!

若是当初没有执意嫁给陆泽云,她又怎回落到如今的境地!

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宋梦浅跪在周萍的病床边上,痛哭出声。

“伯母,是我对不起你……要是我当时没有嫁进来,你就不会变成这样……都怪我!”

“宋梦浅,你哭够了没有!马上把她的氧气管给我拔了!要不然我立刻吩咐下去,把你的儿子弄死!”陆知瑶不耐烦的催促。

“不要……”

宋梦浅连忙摇头,想要自己那孱弱的孩子,她渐渐咬紧了牙齿。

颤抖的手指,慢慢捏住了周萍的氧气管。

“伯母,对不起……”她痛苦闭上眼,脸上,早已泪流满面,“对不起……”

她缓缓扯动氧气管。

心脏越发收紧,杀人的愧疚和恐惧感,终究还是让她后悔了。

她做不到!

宋梦浅摇着头,想要收回手,可周萍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满眼震惊,不可置信的盯着宋梦浅。

宋梦浅浑身一颤,立即收回了手:“伯母,您醒了……”

一旁的监控仪器鸣叫起来,医生护士们随即冲进来,惊喜喊道:“陆老夫人醒了!快去通知陆少爷!”

“妈!”陆知瑶红着眼睛,扑到床边,抱着周萍,又惊又喜的哭了起来,“你终于醒了,妈!我好担心你!”

她呜呜痛哭,天真而又真诚。

周萍安抚的拍了拍陆知瑶的后背,眼圈也跟着一红。

“伯母……”宋梦浅愣愣站在一旁,想去抓周萍的手,被她冷漠的躲开。

“妈!您醒了!”陆泽云飞快赶到,一把推开门,三两步走到病床边上。

周萍点点头,拉住了儿子的手。

陆泽云脸色难得柔和,一家三口围在一起,气氛和谐温暖。

宋梦浅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片刻之后,陆泽云才转眸,盯住了她,神色瞬间变得厌恶:“你怎么在这儿?”

“哥!”陆知瑶哭着喊了起来,“她刚刚又想杀妈!我亲眼看见了,她在拔妈的氧气管,幸好妈那个时候刚好清醒,要不然……”

陆泽云眸色阴鹜黑沉,死死盯着宋梦浅:“刚出监狱,你就又不知悔改的想杀人,宋梦浅,你是不是真想死?”

“我没有……”宋梦浅连忙解释,“是陆知瑶逼我的!她说我要是不杀了伯母,她就会弄死我的孩子!当初伯母会中毒,也是她下的!”

“宋梦浅!”这次开口的,是周萍,她一脸心痛的看着宋梦浅,“我都亲眼看见了,你在拔我的氧气管!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些年,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对我?”

周萍向来温婉善良,从不冤枉人,可现在,连她也说宋梦浅是个杀人凶手。

陆泽云的脸色,彻彻底底的变了。

他对宋梦浅,到底还是有几分感情的,要不然,当初怎么会服软的同意娶她?

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娶回来的,是一个恶毒至极的女人。

屡次算计欺负陆知瑶,出轨与人私通……这些事情,他可以不计较,只要离婚就好了,可她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杀了他的母亲!

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永永远远的,关在地狱里!

1

第5章 我同意离婚
屡次算计欺负陆知瑶,出轨与人私通……这些事情,他可以不计较,只要离婚就好了,可她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杀了他的母亲!

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永永远远的,关在地狱里!

———————————————————

“宋梦浅,我真是不应该对你留情。”陆泽云眼底毫无感情波澜,只有冰冷失望,“你这样的女人,就是永远也不会知道错。”

“我没有!”宋梦浅着急的想去拉陆泽云的手,却被他粗暴的一把推开。

“别他妈碰我!我嫌脏!”

宋梦浅摔在地上,又不顾一切的跪行过去,死死抓住陆泽云的裤腿,哭着喊道,“我真的没有,一切都是陆知瑶的干的!她想嫁给你不成,所以就要杀了伯母,然后嫁祸给我,好让我和你离婚……”

陆泽云冰冷的垂眸盯着她:“知瑶是我妹妹,是妈的女儿,她怎么可能谋害自己的母亲!况且,她今年才十八岁,刚刚成年,什么都不懂。宋梦浅,你要找人顶锅,也先动动脑子仔细想想。”

宋梦浅浑身发冷,如坠绝望深渊。

“泽云,你为什么不信我!我说过的都是真的啊!陆知瑶她根本不是你们看起来那样单纯,她其实……”

“够了!”周萍忍无可忍的开口:“宋梦浅,就算以前的事情,不是你做的,那刚刚的事情,你又怎么解释?我可是亲眼,亲自看见你在扯我的氧气管!铁证如山!”

“不……那是陆知瑶逼我的……”

“又是陆知瑶。”陆泽云嘲讽开口,“你就不能换一个人诬陷么?”

陆知瑶红着眼睛,模样委屈,坐在病床边上,咬唇只掉眼泪,一副受尽委屈,却从不辩驳的委屈模样。

周萍更加心疼,搂着陆知瑶一阵安抚。

“泽云,我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周萍扭开了头,“我没有这样歹毒如蛇蝎的儿媳,你赶紧将她赶走,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她。”

“伯母,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宋梦浅哭声悲戚。

陆泽云耐心尽失,直接叫来保镖:“把她给我拖下去!好好关起来,今天这笔账,我待会要好好跟她算!”

“不……”

两个保镖冲进来,抓着宋梦浅的手臂,直接将她拖出去,捆住手脚,堵住嘴巴,扔进车里。

许久之后,车子启动了。

宋梦浅被带到了陆家的庄园。

她被人从车子拖出,扔在庄园后的海边上。

两个保镖站在一旁,看守着她。

宋梦浅被捆得死死的,躺在湿润的沙子里,海水一涨一退,打湿她的半个身体。

婴儿的啼哭声,忽然打破了浪潮涌动的声音,宋梦浅猛然扭头,姿势扭曲的往回看去。

陆泽云抱着一个小孩子,步步走近。

“呜呜!”她拼命发出声音,扭动身体。

陆泽云皱眉,厌烦道:“让她说话。”

保镖立即上前,扯住她的嘴巴里的破布。

“泽云,让我抱抱我的孩子!”她跪直身体,迫切的盯着那弱小的婴儿,“让我抱一下他!”

陆泽云就站在离她半米远的地方,居高临下的冰冷道:“宋梦浅,我原本打算对你留情的,就算我知道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但我也没有真的打算要他的命,可我没想到,你这样不知悔改。”

宋梦浅拼命摇头:“我没有,真的没有……”

陆泽云厌恶皱眉,让人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摆在宋梦浅的面前:“把字签了,然后我就把这个野种,还给你!”

协议扉页上,那加粗的离婚两个字,狠狠刺痛了宋梦浅的心。

当初结婚的时候,她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希望,谁知道,事情最后,却是以这样惨烈的结局,收尾……

“好,我签。”反正她跟陆泽云的关系都成了这样,又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保镖没解开她的绳子,让她别扭的在背后,签下了名字,按下手印。

“孩子,可以还给我了吗?”她抬眸,心底竟然一片平静。

陆泽云面无表情的收起文件,点了点头,随后竟然一挥手,直接将啼哭的孩子,扔进了大海里!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7505,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