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燃情总裁深深宠小说目录 苏扶俏江其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精品好书《燃情总裁深深宠》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苏扶俏江其琛。燃情总裁深深宠小说主要讲述三年前,为了嫁给他,她愿意倾其所有,背负一世骂名。三年后,为了离开他,她甘愿沦落地狱,从此生不如死。………………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燃情总裁深深宠》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燃情总裁深深宠文心书阁书号:12014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201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生不如死的滋味

奢华典雅的欧式大厅里,一个瘦弱的女人被沉重的铁链高高吊了起来,女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新旧交替的伤痕触目惊心。

昂贵的法国羊毛地毯被她的鲜血染成了红色,猛然看去,颇具色彩冲击。

一个长得很英气的男人缓缓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里透着冰冷,低沉暗哑的嗓音却带着几分虚伪的怜悯,“真可怜,他们怎么能对江太太这么无礼?”

苏扶俏咬唇盯着眼前的男人,连嘶吼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有他江其琛的允许,谁敢这样对他的江太太?

这并不是苏扶俏最痛苦的经历,自从她三年前嫁给这个恶魔之后,她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这男人变着花样的折磨她,她每天都生不如死。

但今天的江其琛似乎格外暴戾。

见苏扶俏不接话,他大力的揪住苏扶俏的头发,几乎怒吼出声,“苏扶俏,你哑巴了吗?”

苏扶俏冷哼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看上去颇有骨气。

其实苏扶俏没那么有骨气,她闭眼是因为她真的很累,精神和肉体都被折磨到了极限,她快撑不住了。

“苏扶俏,你想就这样去死吗?别做梦了!”

“我要你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他冷笑着,狠狠折磨着苏扶俏。

苏扶俏伸出满是伤痕的手掐住男人的后背,鲜血蹭得到处都是。

“江其琛,我没杀死石筱娅!”苏扶俏几乎是歇斯底里道。

听到石筱娅的名字,江其琛脸上的怒气更深!

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活活弄死!

“苏扶俏,你不配提筱娅的名字!”

一瞬间,苏扶俏强忍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江其琛的未婚妻石筱娅忽然死在了苏家,而苏扶俏莫名其妙被送上了江其琛的床,第二天苏扶俏和江其琛的不雅照便传遍了整个宁城。

江其琛迫于压力,不得不娶了苏扶俏,但新婚第一天,她便被关进了地窖里,狠狠被折磨了一个月。

在外人面前她是高高在上的江太太,但在这男人面前,她活得比贱人还低贱。

可三年前石筱娅的死,和她真的没关系,她也是受害者……

三年前那场意外,也让她家破人亡,论为监下囚!

他为什么就不愿意听她解释呢?

看着苏扶俏痛苦的样子,他狠狠的睥睨着她,咬牙切齿道,“苏扶俏,明天是筱娅的忌日,我要你给她陪葬!”

什么?

苏扶俏身躯一震,心口如被撕烂般狠狠抽疼起来。

怪不得他今天晚上这么反常,原来是因为石筱娅的忌日到了。

可是江其琛,我才是你太太,我才是陪在你身边整整三年的女人啊!

第2章 逃离不了他

凌晨三点,苏扶俏终于得以脱身了。

她虚弱的躺在昂贵的大床上,感觉身体快要散架了。

她现在两条腿哆嗦得厉害,身体更是被撕裂般生疼。

但在听到江其琛关门离开的声音时,她支撑着从床上起身,套了件外套之后便疯狂的往外面跑。

她必须离开这个地方,否则的话,她明天会被江其琛活活折磨死的。

“江太太呢?”

“不知道,刚刚还在房间里呢!”

“快去追,要是被她跑了,我们都得死!”

身后一片混乱,苏扶俏不敢回头,她的脑子嗡嗡作响,巨大的窒息感让她根本无暇思考。

苏扶俏感觉呼吸都困难了,但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下一秒,马路的尽头忽然出现一辆黑色的豪车,车子越来越快,直直的朝着苏扶俏的方向驶来。

苏扶俏吓得尖叫出声,那车子却故意般狠狠朝苏扶俏的身体撞来。

“砰!”

苏扶俏倒在了血泊里。

巨大的光亮让苏扶俏眩晕不已,在她晕倒的前一秒,她看见了豪车里江其琛那双冷厉的眸子。

苏扶俏捂住发疼的心脏,缓缓闭上了眼睛。

江其琛,你可真狠。

“苏扶俏,想逃离我?这辈子都不可能!”

……

苏扶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出现了一张温暖的脸,男人眯着眸子喊她的名字,声音温柔得不像话,“阿俏,你穿白色很好看。”

“阿俏,我最喜欢看你笑……”

“阿俏,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很幸福……”

“阿俏……阿俏……”

声声,都是他的呼唤。

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但等苏扶俏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医院里,身边空无一人。

曾经那个会温柔喊她阿俏的男人,早就死了,死在了三年前的意外里。

如今她的老公江其琛,恨不得将他抽筋剥皮,推入地狱。

苏扶俏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病房,她脸一阴,直接将手腕上的点滴拔了下来,起身就要离开。

她的腰和腿都受了伤,走起路来很艰难,一动便锥心的疼,但她顾不上这些了,她强忍着疼痛拼命往前跑,这或许是唯一一次能离开脱离江其琛的机会。

“江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看着江太太的。”

“再让她跑了,你们都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不远处的走廊上,传来了江其琛和手下的对话。

听到江其琛的脚步声,苏扶俏吓得冷汗直冒。

不行,要是被江其琛发现了,那她就完了。

她慌忙转身,躲进了公共卫生间里。

她屏息蹲在马桶上,聆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外面安静下来,她才松了口气,连忙打开卫生间的门要离开。

可下一秒,卫生间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苏扶俏吓了一大跳,以为是江其琛来了。

不等她锁上门,卫生间的门便被大力的推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闯了进来。

在苏扶俏尖叫之前,男人一把捂住苏扶俏的嘴,冷厉阴狠的眸子里透着浓浓的威胁。

苏扶俏挣扎着要推门出去,却感觉后背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了。

是枪。

男人带着邪性的嗓音沙哑得可怕,宛如深处地狱的暗夜修罗,“再动崩了你。”

第3章 苟延残喘

苏扶俏吓坏了,连忙将手举了起来,一脸无辜的看向面前的男人。

她这才发现,这男人长了一张极其俊美的脸,五官硬朗,线条迷人,脸上沾染的血迹多了几分邪性和痞气,而这男人眼角的地方,有一个不深不浅的刀疤。

男人垂眸看了苏扶俏一眼,一把将苏扶俏翻身坐在自己的腿上。

他的身材很好,浑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这种距离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小腹上的肌肉。

但不等苏扶俏缓过神来,这男人便残暴的将苏扶俏的衣服撕扯下来。

苏扶俏不敢出声,只能死死咬牙朝他摇头。

她不能这样,她要是这样的话,江其琛会弄死她的。

但这男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怜悯。

在看到苏扶俏白皙的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的那一瞬间,男人俊眸眯了眯,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但转眼即逝。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男人捏住苏扶俏的腰,压低嗓音道,“叫。”

苏扶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搂住男人的脖子,将男人遮住,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发出声音。

“给我一间间砸开找!找不到九爷,我们今天都得死!”

随着一阵暴戾的喊声,卫生间的门被人大力的撞开了。

看见苏扶俏半果着身子在做那种事情,男人骂骂咧咧的骂了一句,便将门关上了。

过了几分钟,那群穿着黑色皮衣的人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卫生间。

苏扶俏吓得腿都软了,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男人勾唇笑了笑,俯身将苏扶俏的衣服拉了起来,唇畔满是邪魅,“演技不错。”

丢下这句话,男人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苏扶俏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要不是她机灵,恐怕就死在那男人的枪下了。

但苏扶俏一抬头,却撞上了江其琛那双冰冷的眸子。

看见苏扶俏衣衫褴褛的瘫坐在卫生间里,任何人都会想歪的。

苏扶俏摇了摇头,想和江其琛解释,话还没说出口,脖子便被江其琛大力的捏住了。

江其琛冷笑着盯着她,眼底的愤怒几乎要将她燃成灰烬,“苏扶俏,你就那么恶心?”

“不……我没有……”

脖子被他大力的掐着,苏扶俏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只能吱吱唔唔的朝他摇头。

江其琛却嘲讽一笑,将苏扶俏身上的衣服撕得粉碎!

他冰冷的嗓音带着嘲讽,“苏扶俏,既然这样,你今天就别想走!”

苏扶俏拼命的朝他摇头,眼泪大滴大滴流了下来。

她现在身上还有伤,他这样真的会弄死她的。

但她忘了,阴狠如江其琛,就算她真的死在他面前,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江其琛按着她的脑袋,横冲直撞的折磨着她,完全不顾弄疼了她。

苏扶俏闻到一股刺鼻的腥味,感觉恶心不已。

但江其琛明显不够尽兴,他将她按在马桶上……

男人冷笑道,“苏扶俏,我对你已经够仁慈了,让你成为了宁城人人羡慕的江太太,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呵。

苏扶俏咬唇承受着痛苦,眼泪流得更凶了。

她早就不稀罕做什么江太太了,她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这个恶魔!

江其琛冷哼一声,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逼她直视着自己。

“别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以为你还是三年前的苏家大小姐吗?”

第4章 他的冷漠

最后苏扶俏晕倒在了卫生间里,江其琛才放过了她。

她的下面血流不止,医生说是纵欲过度。

苏扶俏满脸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感觉比死了还痛苦。

但这么一折腾,江其琛直接把她丢到了医院里,几乎不管她了。

在医院住了一周之后,苏扶俏支撑着身体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宁城最大的夜场兰栅坊,想找自己的好朋友叶秋岚想想办法。

她不能永远做江其琛的玩物,她得想办法脱离江其琛。

但苏扶俏没找到叶秋岚,居然先遇到了白薇宁。

白薇宁是江其琛在外面养的情妇,和苏扶俏结婚的这三年,江其琛外面的女人不计其数,但白薇宁是最长久的一个。

她似乎最知道怎么讨江其琛的欢心,也最知道怎么对付苏扶俏。

看见苏扶俏,她满脸得意的走到苏扶俏面前,嘲讽一笑道,“原来是江太太啊,江总要是知道你拖着病躯来这种地方,肯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她冷笑一声,一把拽住苏扶俏的手,将苏扶俏大力的往包房里拖。

“白薇宁,你放开我!”苏扶俏怒吼一声,使劲全身的力气想挣开白薇宁。

但她身上的伤还没痊愈,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紧接着,苏扶俏便被白薇宁大力拖着推进了一个包房里。

包房里灯火酒绿的,苏扶俏一眼便看见了江其琛。

他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双腿交叠坐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晃动着高脚杯,浑身都透着矜贵和疏远。

看见突然进来的苏扶俏,他俊眸微眯,眼底闪过一丝蚀骨的冰冷。

这女人还真是够贱,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敢来这种地方?

苏扶俏吓得一阵哆嗦,挣扎着要离开。

白薇宁却抿唇笑笑,吐词清晰道,“江太太,既然来了,就和江总打个招呼再走吧。”

“江总好。”苏扶俏陪着笑,小声的喊了江其琛一声。

江其琛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依旧满脸冷漠的晃动着手里的杯子,俊脸上面无表情。

白薇宁得意一笑,忽然一把将苏扶俏推倒在地上,拿起几个空啤酒瓶狠狠砸在了苏扶俏面前。

“砰”的一声,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白薇宁指了指苏扶俏白皙的膝盖,冷笑道,“苏扶俏,兰栅坊有兰栅坊的规矩,你既然来了,就得陪我们玩尽兴才是。我也不想为难你,你今天从这里爬过去了,我就放你走。”

听到白薇宁的话,苏扶俏身躯一震,苍白的脸上血色全无。

她死咬住下唇,透过人群看向江其琛。

她多么希望江其琛能够看她一眼。

他一个眼神,或许就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但他没有。

他就这样事不关已的直直坐着,唇畔透着凛冽的寒芒。

苏扶俏绝望的笑了起来,果然是江其琛的作风。

顿了顿,苏扶俏手捏成拳,死死咬牙跪在了玻璃渣上。

如果跪下她就能离开,那她跪就是了,反正如今的她,早就没有了三年前的骄傲和矜贵。

苏扶俏的膝盖被刺得生疼,白薇宁却不动声色的笑笑,整个人都压到了她的肩膀上,她甚至听见了玻璃插进骨头的声音。

她疼得冷汗直冒,但她没哭。

江其琛,这便是你想要的吗?

如果这便是你想要的,那我给你便是了!

看苏扶俏这个样子,几个想讨好江其琛的男人忽然围了过来。

“既然都这样了,不如来点刺激的吧!脱光了衣服滚过去!”

“脱脱脱,脱光了马上让你离开!”

“就是!赶紧脱!”

听着一声大过一声的起哄声,苏扶俏的脸顿时煞白起来,她抬眸满脸绝望的看向江其琛。

我知道她惹不起这些人,可她也是个女人,她也知道廉耻。

她多么希望江其琛能够救救她,就算是怜悯,是施舍她都认了,也不至于让她这么难堪。

可惜她低估了江其琛的阴狠。

江其琛轻轻晃动着高脚杯里的红酒,凉薄的嗓音毫无温度,“愣着干什么?脱!”

第5章 拜谁所赐

听到江其琛的话,苏扶俏的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

他就那么恨她?恨到当众用这种方式羞辱她?

所有人都在起哄着,苏扶俏死死的咬着牙盯着他,脸色煞白得可怕。

这男人,可真狠。

最终,苏扶俏挤出一丝苦涩的笑,颤抖着扯开衣领,一颗颗的开始解纽扣。

她很清楚的知道,她今天要是不脱衣服,她后面的日子更加不会好过。

看见苏扶俏脱下外套,露出内衣,几个男人兴奋的吹起了口哨。

那一瞬间,苏扶俏的脸上满是绝望。

她颤抖着接下了最后一颗纽扣,可下一秒,江其琛的高脚杯忽然被大力的砸在了桌子上。

空气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所以人都屏息看向江其琛。

“都给我滚!”江其琛阴沉着脸怒吼一声道。

大家都吓坏了,连忙推开门散了。

白薇宁不情不愿的瞪了苏扶俏一眼,最终还是离开了。

包房里顿时只剩下苏扶俏和江其琛两个人,气氛安静得可怕。

江其琛冷笑一声,走到苏扶俏面前,俯身靠近她,冷厉唇畔带着不深不浅的嘲讽,“苏扶俏,你就这么贱?”

苏扶俏强忍着膝盖上的疼痛,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死死咬唇盯着他开口道,“没错,我就是这么贱,所以江总,我可以离开了吗?”

“想走?没那么容易!”江其琛冷哼一声,忽然一把揪住苏扶俏的头发,咬牙切齿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啊,那么喜欢玩的话,我陪你玩个痛快!”

说着,他便满脸冷漠的拎起桌子上的一杯颜色很奇怪的酒,捏着苏扶俏的嘴狠狠灌了进去。

苏扶俏被呛得眼泪直冒,拼命的挣扎着想挣开。

但他力气很大,直到看着苏扶俏将那些酒全部喝了进去,他才冷笑着松开了苏扶俏。

苏扶俏双腿一软,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一瞬间,她的身上炽热得可怕。

江其琛居然对他下了药,而且还是速效药。

苏扶俏很想克制自己,但她的身体热得厉害,此刻她的脑子晕乎乎的,早就顾不上什么廉耻了,她只想快点散去身上的赤热。

她大力的将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不管不顾的爬到了江其琛的身边,勾着江其琛的脖子亲吻着他,不停的在他耳边喃喃道,“热……我好热……”

苏扶俏发育得很好,那样的身体蹭在身上的时候很难让人保持理智。

她很漂亮,那张精致的脸上满是欲火,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受不了。

但江其琛却冷笑着盯着欲火焚身的苏扶俏,压低嗓音道,“苏扶俏,你真贱。”

巨大的羞耻感袭击着苏扶俏的全身,放在从前,她肯定不会主动和江其琛有什么,但此刻她的体内还燃着熊熊烈火。

她不得不将手放到了江其琛的皮带上……

但他依旧冷冷的睥睨着苏扶俏,想看看她低贱的样子。

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上渐渐燃起的红晕,江其琛冰冷的嗓音满是嘲讽,“苏扶俏,你看看你这个下贱的样子!哪里还有三年前苏家大小姐的高雅?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听到他的话,苏扶俏的心脏狠狠抽疼起来。

她含着泪看着江其琛,绝美的脸上满是绝望。

可她变成这样,究竟是拜谁所赐?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2014,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