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文心书阁]偷心医妃不承欢小说目录 叶倾颜司徒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长篇好书《偷心医妃不承欢》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叶倾颜司徒墨。偷心医妃不承欢小说主要讲述她二十一世纪鼎鼎有名的神盗,更是华夏神秘组织的秘密特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好死不死的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还偏偏落到了一个绝魅如妖的男人的榻上,吃干抹净,还要负责……“哎哎,你手摸哪里,我告诉你哦,老娘会武术老虎都挡不住哦!”“哦,既然爱妃会武术,那花样一定会很多咯?”邪魅男人轻点绛唇,勾魂摄魄一笑。“……”“来,自己动。”………………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偷心医妃不承欢》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偷心医妃不承欢 》文心书阁书号:17271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727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吃干抹净
嗬,好痒~

身体好像被万蚂蚀心般麻痒,软的没有丝毫力气,有什么东西好像就要破体而出一般。

双腿无意识一动,却好似牵动了每一个细胞,让它们激动的跳跃了起来。灼灼的呼吸,将光洁的肌肤都染红了一片。

此时的叶倾颜就像是一根漂在海上的浮木,随着海浪,浮浮沉沉,意识也跟着渐渐消失……

昏暗的灯光之下,红帐雪肤,美的惊心动魄,只一眼便足以让世间所有的男人都为之沉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在偷传世玉吗,怎么会突然来到这种鬼地方?

叶倾颜拍了拍混乱的脑袋,强制按捺住身体的异样,在自己的脸上用力一掐。

疼痛终于让她稍微清醒了一些。

很明显,她这是中了媚药的症状,而且看样子,这媚药还是相当的厉害。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没办法去思考到底是谁给她下了药。

她必须得赶快找到解药才行。

她那个东西呢,去哪了?

叶倾颜伸出手胡乱的摸索着,却在不经意之间,摸到了一双类似人腿的东西……

虽然隔着布料,但依然能够感受到,肌肉结实的触感,流畅的线条,这比例堪称绝美。

这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身材顶级的男人。

嘶……

叶倾颜倒抽一口冷气,刚刚才微微冷静下的身子,好似被一团无名的火焰,嘭的一下点燃。

所有的理智也在刹那之间化成了乌有。

下一秒,她的手便如藤蔓一般攀上了男子的脖子,丁香小舌更是无师自通的找到了男子性感冷峻的薄唇,迫不及待的封住了它。

男子的忍不住低吟,还带上了几分压抑,看着眼前的女子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竟然敢爬上他的床,还不怕死的给自己下药!他发誓,等他的药性解了,一定要将这个女子,抽筋剥髓。

他桃花眸微微眯起,胸中的烦闷却是越聚越盛。

叶倾颜有些不满男子身体的僵硬,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鲜艳欲滴的红唇微微翘着,却好似一只任人欺负的小兽。

见男子明显愣了下,她笑了,笑的风情万种,媚态横生,下一秒,便又转移阵地,去啃他的唇了。

双唇一触,好似万千电流划过,内心深处更如烟花般绽放,叶倾颜的动作比之前更大胆了许多,恨不得下一秒就将这个危险迷离的男人一口吃掉。

忽地,他眸子一黯,下一瞬大手便直接掌控住了她那不堪一握的盈腰之上。

“啊。”

叶倾颜惊呼一声,发出来却像是猫儿叫般,妖娆挠心。

男子反客为主,一个翻身便将她禁锢在身下,邪魅的桃花眸长睫微卷。声音暗哑迷离魅惑的道,“女人,这是这是你自找的。”

叶倾颜双眸迷离得没有焦距,檀口轻启,兰芳阵阵,双腿却不由自主的勾住了他的劲瘦的腰身。

男子深邃的瞳孔一紧,五指陡然一缩,下一瞬便除尽二人身上的衣裳,看着那令人眩晕的阵阵白光,毫不怜香惜玉的沉下腰身……

红帐摇晃,娇声四起,榻上人缠绵悱恻,如云海翻涌起伏连绵,令人浮想联翩……

夜很长,不需任何言语,疯狂一次接着一次……

第二章 丫鬟寻主
窗外忽然下起了大雨,沙沙的雨声,从雕花木窗中传了进来,将屋中的所有的声音统统吞没。

叶倾颜额上的汗水簌簌的流着,长长的指甲在男子的背上划上了一道道红痕,即使看不到,也依然有清浅的血腥味钻入了她的鼻息之中。

不知过了许久,叶倾颜的药性终于散了大半,意识也终于清醒了。她忍着身上的酸痛,一把掀开男子,抓起散落在地的衣裳匆匆忙忙的穿了起来。

咦,这裙子怎的这生奇怪?拖拖拉拉的,一点都不利索。难道是别人的?

哎,不管了,关键时刻也没那么多的讲究了。

这个地方无一不透露着诡异,如今药效已解,还是赶紧先离开为好。

“怎么,吃干抹净就想走?”

阴测测的声音忽地从耳旁响起,叶倾颜不禁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她鞋子还没穿好,裙摆便被床上的男子一把抓住,黑暗中,她虽然看不清男子的模样,但也被他浑身的寒气所震慑,不由顿住了手中的动作。

“不走难道还要给小费不成?”

叶倾颜扯了扯嘴角,敢情她闹腾了半天睡了一只鸭?难怪之前花样百出的,差点没把她的骨头给拆了。

“小费?”

男子暗哑的声音又冷了几分,修长冰冷的手指逐渐攀上她的脖颈,不轻不重的扣住,杀意一瞬间肆意弥漫了整个身体。

叶倾颜浑身一僵,她丝毫不会怀疑男子下一秒会干脆利落的拧断她的脖子。

没想到屈屈一只鸭子竟也有那么强大的气场。

她镇定住心神,双手覆盖上男子的手,慢慢拉下,娇声一笑,“哎呀,人家这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嘛,何必生气。”

男子任由她将自己的手拉下,妖孽的桃花眸闪过一丝耐人寻味。

他倒要看看这个心口不一的女人想玩什么把戏。

“我当然不会就这么做了。”叶倾颜眨了眨水光潋滟的凤眸,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倾城一笑。

紧接着手掌一侧,猛地发力,一记手刀就劈了过去。

看到男子就这么直直的倒在了榻上,叶倾颜拍了拍手掌,得意一笑,“还没人能在老娘手上讨到便宜,想要小费,我不把你偷精光就不错了。”

不过就这么直接走掉好像也有点吃亏吧……

叶倾颜从上至下打量了男子一遍,眼睛一亮,就它了!

男子不久便醒了过来,发现身上的护心镜不见之后,潋滟的桃花眸泛过一丝冷色。

他拾起榻上遗落下来的帕子,妖冶不失危险的薄唇紧绷起来。

不仅给他下药,还胆敢劈晕他,很好,这个女人他记住了。就算掘地三尺他也要将她找出来,让她知道,到底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

叶倾颜从屋子跑出来后才发现自己身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

大雨稀里哗啦的下着,冰冷的打在她本已经酸软的身上,她提了提身上被打湿的绫罗绸缎,艰难的向前走着。

天杀的,这是谁遗落的戏服啊,竟如此的难走路。还有,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荒山野岭的,为什么她一点印象的没有?

她的魔术扑克呢?

叶倾颜四处翻找着衣裳,脑子忽地闪过一丝灵光,立即从脖颈上取下了一个紫色的香囊。

里面果然正躺着它的魔术扑克。

“还好,还好没丢,这东西可比老娘的小命重要多了。”叶倾颜拍了拍胸脯,略松一口气。

她的这副扑克可是华夏组织最伟大的发明,拥有着绝对神奇的力量。每一张扑克上都拥有着不同的魔法,堪比哆啦A梦的百宝箱。

将扑克牌小心翼翼收好,叶倾颜侧身看了眼不远处的深宅大院,脚下一软,狠狠咽了口唾沫。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得尽快找到出路。

走了一会,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声,听起来极其撕心裂肺。

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人,叶倾颜心下一喜,连忙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还未走近,她便看到了一个身着绿罗裙,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坐在一块石头哇哇的看着,见到她走过来时,愣了一下,哭的更为大声了。

小丫鬟不顾一切的扑进叶倾颜怀中,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叶倾颜秀眉一蹙向旁边不动声色的移了一步。

“小姐……”小丫鬟愣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双腿一颤,连忙跪了下去,啪的给自己甩了一巴掌,“奴婢罪该万死,是奴婢罪该万死,冲撞了小姐。”

第三章 孽畜回来了
叶倾颜听她一口一个小姐,又看了下身上的衣裳,疑心顿起。

她不会跑到人家拍戏的地方来了吧。

“小姐,小姐,你身上怎么,穿着男人的衣服?”小丫鬟见叶倾颜一直不说话,心脏跟面鼓似的咚咚之响。

叶倾颜见小丫鬟神情认真不似作假,慢慢蹲下身子,勾起她的下巴逼她与自己对视,“你说,我是谁?”

小丫鬟哪受得住叶倾颜的气势,身子一颤,差点没吓昏倒,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我家小姐啊……”

“你可看仔细了,我真是你家小姐?”叶倾颜手指又加了三分力道。

小丫鬟吃痛,心里虽然觉得自家小姐怪怪的,但依旧不敢又半句谎言,红着眼眶道:“奴婢自幼跟小姐一起长大,哪怕小姐化成了灰都是认得的。”

叶倾颜闻言,脑袋阵阵发疼,忽地一股支离破碎的记忆向她的脑海里冲袭而来。

她身子一软,险些没有晕倒过去。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您不要吓奴婢啊。”小丫鬟连忙扶住叶倾颜,声音充满了焦急。

叶倾颜面色苍白的摇了摇头。“帮我买一套新衣裳,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我在山中迷路了,知道吗?”

刚那记忆绝对是另一个人的,这些事情来的太过诡异,她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理清自己的思路。

“奴婢知晓了。”

小丫鬟急忙点头,扶着叶倾颜向着马车走去。

一路上,叶倾颜都没敢入睡,她冷眼看着车帘外倒退的景物,心中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也越来越明显。

她因为被同伴暴露,导致任务失败,丧失性命,从而穿到了一个历史上并未记载过的北月国。

而她这个身子的原主人更是太师府的嫡千金,从小到大,无恶不作。

重新换过衣裳的叶倾颜靠在车壁内,微微闭着眸子,对贴身丫鬟道:“灵犀,你可知前两日,谁去找过我吗?”

“小姐忘记了?昨日就是二小姐说带你出来玩的啊,奴婢怎么也拉不住。奴婢虽知道编诽主子是大罪,但二小姐真的是不安好心,您看这不就出事了……”

小丫鬟灵犀越说越委屈,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抬手擦泪,手臂上刺眼的鞭刑赫然入目。

叶倾颜看见,目光不由的一沉。

二小姐……也就是她的庶妹,那个北月国的第一才女,叶暮雪?

这边,灵犀看见叶倾颜脸色有变,以为自己做错了事,吓得立即跪在了地上,“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故意将手上的伤露出来的。小姐您再多抽奴婢几鞭吧,恳请您不要发卖了奴婢。”

叶倾颜心底轻轻一叹,“疼吗?”

看来原主不仅蠢还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对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小丫头也能下得去这么重的手。

“不,不疼,已经好多了。”灵犀受宠若惊的看着叶倾颜,连连摇头,不敢置信的眨了眨还挂着泪珠的眼睛。

小姐竟然关心她了,小姐终于能体会到她的一片苦心了。

叶倾颜不由失笑出声,“好好擦药,女孩子留疤了可不好。”

“嗯嗯。”灵犀点头如捣蒜,见马车停下,连忙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小姐,我们到家了,您小心些,我扶您下来。”

叶倾颜不动声色,任由灵犀将自己扶下,才落地便看到了太师府面前站了几个人,个个衣着不凡。

为首一个满脸怒气的,便是北月国权倾朝野的叶太师,也是她的父亲,叶凌天。

这名字也够霸道的,幸亏这北月国的皇帝不是昏君,不然就冲叶凌天这个名字就斩他首了。

叶凌天性情顽固刻板,虽心疼叶倾颜这个大女儿,但一向不管内宅中事,所以并不知柳思兰这些年如何管教自己的女儿。

而叶凌天旁边站着年过三十风韵不减的女人,便是将原主一手养大的庶母,柳思兰。

若不是她故意溺爱原主,原主又怎么会变成一个一无是处的蠢货,而她自己的女儿倒好,成了北月第一才女。

叶倾颜眉目一转便看到了柳思兰旁边神色不自然的倾城少女,也就是她的好庶妹,叶暮雪。

这叶暮雪也是心机婊一个,没少让原主干伤天害理的事,自己却得了个好名声。

叶倾颜看着这两个女人,嘴角阴冷冷的往上一勾。

“孽障,你还知道回来!”叶凌天看见叶倾颜在笑,当即恨铁不成钢的道,“来人啊,把这个小孽畜关起来。”

叶倾颜一愣,我去,她这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啊。

第四章 波涛暗涌
“老爷,老爷息怒,这孩子调皮,在外面过过夜很正常,又不是跟别的男子私会,就算是私会了,也不一定就出事的,您就大人大量,饶过她这一回啊。”

柳思兰连忙用手顺了顺叶凌天的胸口,一脸心疼。

叶凌天本就是想在外人面前做个样子,听到柳思兰这么一说,火气当即冒了出来,“叶倾颜!今日老夫就好好惩戒下你这个逆女,来人啊,家法伺候!”

叶倾颜眸光陡然一眯,直直的看向了柳思兰。

若是从前的叶倾颜听到柳思兰这般为她开脱,怕是还得感激涕零一番,不过现在这副身体已经换了主人,她可没有那么蠢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哼,就好好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老爷,不要啊,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的,哪能受如此严重的家法……”

柳思兰继续出言阻止,一副慈母的样子,只是低垂的眼眸闪过一丝狠毒的光。

这个小杂种竟然还能活着回来,命还真是够硬的。

她服侍叶凌天多年自然知道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旁人忤逆自己,果然,她不过劝说了几句,叶凌天的火气便再收不住了。

“谁也不准替这个逆女说话!我倒要看看,她这么些年的规矩礼仪都学到哪去了!”

叶凌天虽然不指望自己这个女儿跟其他大家闺秀一样知书达理,但也容忍不了她不顾廉耻,丢了太师府的脸面。

叶倾颜阴冷冷的看着柳思兰,经过这么几句话她也算摸清自己这个爹的脾气了。

简单的一句话概括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求老爷不要责罚小姐,一切是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看好大小姐,奴婢愿意替大小姐领罚。”

叶倾颜身后传来了一个小小的声音,没一会便看到灵犀,挺着柔弱的小身板走到了叶凌天面前,直直的跪了下去。

“你说什么?”叶凌天语气骤然冷了三分。

“奴婢愿意代小姐受过。”灵犀咬咬牙,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叶倾颜心微微一动,她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要知道她身上十有八九的伤,都是出自原主的身上啊。

“起来。”叶倾颜按下心中的异样,言语间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

她还用不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挺身保护。

“小姐,奴婢不疼的,奴婢都习惯了。”灵犀忍住流泪的冲动,难看的扯出了一个笑容。

小姐是她最亲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保护好小姐。

“我叫你起来。”叶倾颜直接伸手把灵犀拉了起来。

她仰起头无所畏惧的迎上叶凌天的目光道:“昨日女儿同暮雪妹妹一起出门,只是在中途走散,女儿便迷路了。女儿左等右等都没见到妹妹,若不是灵犀及时找到女儿,女儿此时怕已经被老虎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什么,竟有此事?”叶凌天面色一变,看向了叶暮雪也多了几分严厉,“暮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暮雪万没想到叶倾颜这个蠢货会突然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惊愕之余,她很快反应过来,楚楚可怜的跪在了叶凌天的面前。

“姐姐生性贪玩,暮雪以为她只是自己去玩了,却不知道姐姐迷路了,都是女儿不好,请爹爹责罚……”

“你从小便乖巧听话,想来也不是故意的。”叶凌天蹙了蹙眉,转身看向叶倾颜,“此事就此揭过,家法为父也不罚了,这十大板子就让你的丫头受过吧。”

“父亲……”

叶倾颜还想说什么却被灵犀一把拉住,使劲的摇了摇头。“小姐,不过几板子奴婢皮糙肉厚,受得住。”

“此事不容再议!”叶凌天说罢,再不看叶倾颜一眼,直接走了。

叶倾颜看着婆子们拖下去,凤眸眯了眯,直接跟了进去。

叶暮雪站在府门外,看着叶倾颜离开的方向,面色疑惑不已,对身旁的柳思兰低声道:“母亲,你有没有发现叶倾颜这个蠢货变了。”

“别胡思乱想,就算她有什么小心思也逃不过母亲的五指山。”柳思兰高傲的扬起下巴,伸出纤纤五指,翻来覆去的看着。

“不对,我总感觉叶倾颜怪怪的。”

叶暮雪微微咬牙。

“行了,你既然不放心,那就让婆子把那个不听话的小丫鬟多教训几下。”

“嗯,若不是哪个小丫头插手,叶倾颜早就死透了。”叶暮雪深深吸了口气,正了正身子,向着后院走去。

第五章 舍身护主
……

啪!

“啊!”

院子内,灵犀被绑在老虎凳上,被几个婆子用劲的摁着,一下下去就皮开肉绽了。

叶倾颜再忍受不住,走过去一把将婆子推到地上,声色厉荏的道:“你这是罚人还是杀人?”

“老奴,老奴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大小姐若是有异议,可以向老爷说明。”婆子低着头,目光闪烁。

她虽然畏惧叶倾颜的嚣张跋扈,但有柳思兰做靠山,也不担心叶倾颜会拿她怎样。

想到这,婆子的底气又足了些,抓起板子便又拍了下去。

叶倾颜没想到这个婆子竟丝毫不将她这个大小姐看在眼底,也顾不得其他,对着她膝盖一脚踢了过去。

“拿我爹来压我,你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那个脸!”叶倾颜推开那几个婆子,直接把几欲昏死的灵犀抱了起来,冷着一张脸道:“这板子已经打够了。谁若是不爽,多嘴说了什么,别怪我割掉她的舌头。”

“哎呀,姐姐何必如此动怒呢,不过就是打骂一个低贱的丫头而已,这周婆婆怎么说也是府中的老人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叶暮雪步履缓缓的从花丛里走出来,聘婷婀娜的来到叶倾颜身旁,笑道。

叶倾颜这个蠢货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一定不会救这个碍事的丫头。

灵犀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大力的摇头,生怕自己的主子又听信了叶暮雪的谗言。

叶倾颜抱着灵犀累的很,如今被叶暮雪挡住了去路,更是烦躁。

她用手安抚了下灵犀,抬起头,字字清晰的道:“庶妹,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

叶暮雪嘴角的笑容僵住,如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般。

她最介意的就是自己的身世,如今从向来听自己话的大姐嘴里说出来再挂不住了。

“没事就让开吧,好狗不挡道。”

叶倾颜可是十足十的发挥了原主的嚣张跋扈,只不过把使用对象换成了自己的庶妹而已。

“你,你竟然说我是狗?”叶暮雪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反问,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说过。

叶倾颜懒得理她,从她身边挤了过去。

“叶倾颜你站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叶暮雪气急败坏的吼道。

叶倾颜顿了顿脚步,冷冷勾唇:“说清楚?好啊,找个时间我们就把一切好好的说清楚。”

见到叶暮雪被呆愣在原地,叶倾颜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回到院内,叶倾颜看着灵犀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凤眸掠过一丝愤怒的光。

这些婆子是想对灵犀下死手啊,若不是她出手阻止,此刻的灵犀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小姐,我没事的。”灵犀扯开嘴角勉强笑了笑。

叶倾颜没有说话,取出魔术扑克中的治疗术扑克,红桃A。

只见绿光一现,叶倾颜的手中便多出了几样东西,金疮药,纱布,生理盐水……

这个丫头对她衷心,有些事也不必瞒她,若是她以后生出异心,再杀不迟。

叶倾颜熟练的替灵犀处理伤口,一边在盘算该怎么替灵犀和真正的叶倾颜报仇。

依靠着支离破碎的记忆,她知道,府里大多人都是柳思兰的人,想要除掉她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大的动不了,小的难道我还奈何不得?”

想到叶暮雪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叶倾颜勾起唇角,不怀好意的笑了。

“大小姐,大小姐,摄政王和太子,三皇子全到了,老爷叫您去客厅里去候着。”

一个小丫头慌慌张张的走进来通报。

叶倾颜放下手里的纱布,漫不经心的道,“嗯,你先下去吧,我这就去更衣。”

差点就将这茬给忘记了!

叶倾颜如今已是待嫁的年纪,皇上看中太师府的势力,便有意将她指给其中的一个皇子。

叶凌天叫她出去可不是为了喝茶聊天,而是想让她去给那几个皇子过过目。

不过日理万机的摄政王也跑来凑什么热闹?

罢了先不想这个,她迟早要离开,当务之急,就是不能让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幺蛾子皇子看上她!

花费了一番功夫收拾,叶倾颜终于“盛装”出现在了太师府的会客厅。

满头的珠钗,浓到不行的妆,再加上挂满首饰的大红裙袂,喜庆俗气的跟一个过年红包似的。

她才走入客厅便注意到一袭白衣胜似仙的叶暮雪正奚落的看着自己。叶凌天只一眼便将头扭了过去。

看来她打扮的方向是对了,叶倾颜眼底掠过一丝狡诈的光,快速的扫了屋中那三道气质斐然的身影,心微微一惊。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7271,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