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YY小说]超凡风水师小说全文阅读 林非白叶放晴小说免费阅读

今天全网独家原创灵异新书《超凡风水师》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恐怖小说,男女主角叫林非白叶放晴,最新章节: 第309章 条件。超凡风水师小说主要讲述鬼谷玄门当代传人林非白下山入世,化身小小风水师。 他通天道,知风水,观命相,以一手玄门术法搅动都市风雨,坐拥财色天下。……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超凡风水师》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超凡风水师》YY小说书号:756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56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1

第1章 林非白
“喂,你是摆摊算命的?”

“你会看相,那你会不会寻龙点穴,看风水?”

“不用特别精通,只要稍微懂一点,能糊弄住人就行。”

林非白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小妞,他没想到自己刚刚出摊,甚至连招牌都没来得及架起来呢,就冲过来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妞,口中滔滔不绝。

林非白足足愣了好半晌才堪堪点头。

他的本职就是风水师,什么寻龙点穴,观命测运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活计,当然不在话下。

见到林非白点头,小妞眼中顿时迸发出惊喜的光芒。

“诺,我给你两百块,今天你一天跟我走,怎么样?”

林非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半个字儿,便见到这小妞白嫩的小手在小坤包里掏出了两百块钱,一下子塞在了他手里,不由分说拉着就走,一点都没有顾及林非白意思的想法。

林非白敢保证,这如果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死胖子,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挥舞拳头,好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满脸桃花开。可是偏偏拽着他的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妞,这让林非白半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有点小荡漾。

开什么玩笑。

就算以林非白挑剔的眼光,对着身边这个穿着一身OL装束,妆容精致的小妞也是感到十分惊艳。

这可是至少能打九十分的水灵白菜,林非白哪有推脱的道理。

难不成本少爷隐藏在一身廉价褂子里的闪光点终于被发现了不成?我就知道,以本少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气质,一定不会淹没在这滚滚人流中的。

林非白哼着小曲儿被拽上了一辆崭新的甲壳虫。

他刚刚系上安全带,主驾驶上的小妞便一脚油门踩到底,发动机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甲壳虫呼啸而去。

主驾驶位上,叶放晴很烦躁,相当烦躁。

作为一个整整花了两年时间才下定决心辞职自己开公司的北漂来说,叶放晴算得上其中很有勇气的。两年时间,叶放晴凭借优秀的业务和学习能力攒了几十万。

不过和别人不同。

她一不买房,二不换车,而是一股脑将全部的积蓄都投入到了新建的公司里。

叶放晴也算走运,两年时间积累的客户资源,让她如鱼得水。凭借良好的人脉资源还真让她拉上了一笔大订单,在环城路承包承建了一座别墅园的园林工程。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

叶放晴都已经准备好了庆功宴。

只要后续的尾款一到账,她就打算扬眉吐气的把支票砸在那群势利的亲戚的面前好好炫耀炫耀。

可是……

叶放晴的脸色明显黑了一下,抓住方向盘的手几乎要将其捏断。

眼瞅着工程已经要进入了首尾的阶段,对方公司的老总却是个风水谜,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非要在别墅园的正中心处放一座白虎,那几乎是破坏了整个工程的所有布局,将叶放晴原本设想的一切全部打乱。

工程延期不说,叶放晴的积蓄可是已经见了底了。

在垫付了最后一批工程款之后,叶放晴的存款无限接近于零,可以说兜比脸蛋还干净。

眼瞅着公司催款的电话一波接着一波,叶放晴感觉自己的脑细胞都要炸了,她足足琢磨了一个上午,被逼无奈的叶放晴眼前一亮,选择剑走偏锋。

你不是信风水吗?

那我就找个风水师好好让你看看风水。

姑奶奶就不信邪了。

只可惜,叶放晴如今的财力有限,兜里满共就两百块大洋,在询问了一圈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骗子之后,叶放晴十分明智的将注意打在了刚刚出摊,看起来很便宜的林非白身上。

“算命的,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再看你信不信姑奶奶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玻璃球弹。”

叶放晴抬头瞪着后视镜,没好气的说道。

她已经注意好久了,自上车起,这个看起来一脸落魄的青年算命摊主目光就一直在她的脸上扫来扫去。叶放晴当然知道自己的容貌对于普通人来说有多大杀伤力。

而那目光中的专注很自然的被叶放晴理解成了色眯眯。

“小姐,我只是在看你的面相罢了。你不用这么警惕,我观你面相倒是十足的清相,也是有福之人。”林非白摊了摊手,勉强挪开了盯在叶放晴脸上的目光。

他这话到没说谎,叶放晴容貌美艳,贵气十足。

虽然这样的面相还称不上是人中龙凤,但也足以让人一生富足了。

“小姐,你才是小姐,姑奶奶姓叶,叫放晴。”

“算命的,你最好老实点,别以为花言巧语能骗得过姑奶奶的一双慧眼。我劝你最好别动什么鬼心思,要知道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带,有毕业证书的。就你那个小胳膊小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叶放晴随手丢给林非白一张皱巴巴的跆拳道黑带证书,凶巴巴的威胁道。

“好吧,我不看就是了。”

林非白摊了摊双手,这个叫做叶放晴的小妞的性格,他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对了,叶小姐,你生拉硬拽把我拉上车来,到底要做什么?事先声明,出卖肉体,违背良心的事情我可不干。”

“出卖肉体我还不要呢。你的良心值多少钱一斤姑奶奶根本没兴趣。”

叶放晴撇了撇嘴,她想了一下,又叮嘱道。

“算命的,我可警告你,我找你是为了应付一个风水谜,你一会记得千万要忽悠住他就行了。用词怎么高深怎么来,把你肚子里的那点存货最好全掏干净。你只要让对方觉得,不要在别墅园的中间放那个白虎就行了。只要你今天办好了这件事,姑奶奶也不会亏待你,到时候我再给你加一百块怎么样?”

“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赚够三百块钱,你赚大发了。”

叶放晴适当的增加了价码,好像舍了多大的恩情是的。

闻声,林非白苦笑一声,一脸无语。

想他林非白师承鬼谷一脉,青出于蓝,自学成出师起就曾为无数的达官贵人观命测运,定风水,寻宝穴,鬼谷一脉闻名天下。无数达官显贵不惜倾尽家财只为求他金口玉言,好扶摇直上,飞黄腾达。

何曾想到他只是出来做个兼职就被拉了壮丁?

三百块?

我的乖乖,连点穴的赤雪朱砂恐怕都不止这个价码了吧。

不过林非白也没有拒绝,三百块自然不值得他出手一次,翻十倍百倍也不行。

但林非白却是对这个彪悍小妞口中的白虎起了一丝兴趣。

白虎压阵。

位中央,塑风水,也算是风水大局了。

不多时,甲壳虫便停在了环城边上的一处别墅园外。

可林非白的脚步刚刚踏在了别墅园的大门口,眉头就皱了起来。

 
2

第2章 一派胡言
“算命的,怎么了?在那傻站着做什么?我可警告你,姑奶奶可是花了大价钱请你来的,你可不能给我添乱。白总现在就在办公室里,我们这就进去办公室里。等一下,记住我说的话,多余的事情不要做,我来说。”

叶放晴见到林非白站在原地不动,不由得开口催促了一下。

“放心,叶小姐,我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林非白笑了一下,可他左右环顾了一下,眉头皱的更紧了。

叶放晴口中的风水谜白总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他气度雍容,眉宇间隐隐有骨子不怒自威的气势。此刻,他一身休闲装正坐在奢华办公室的沙发上把玩着风水球。

“叶小姐,如果我记得没错,早在三天之前我就已经通过办公室做出了传达吧。”

“你应该知道,咱们是白纸黑字签了合同的。你有责任和义务无条件的配合我的修改意愿,否则作为甲方,白某有权利收回合同,并且拒付剩下的五百万尾款。可是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要放在别墅园区正中的白虎石像依旧没有任何动工的意思,难不成白某的合同你不想要了不成?”

见到叶放晴敲门进去,白总眉头还皱了一下,似乎十分不悦。

“白总,您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不要自己好不容易跑下来的合同,谁不知道咱们这青州市白总您的为人是最爽快的。只是白虎像放在园区正中,那其他的一些列措施,包括消防,水渠和周边的配套设施全部都需要更换,重新走线。再加上现在更改主园区的别墅设计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现在更改,不但延误工期还会造成预计工程款的超标。”

叶放晴见到白总发怒,登时心里头紧了一下。

她强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快速而流畅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都不是问题,叶小姐,你既然知道白某的为人,那你就更应该清楚,钱对于白某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至于超出工期和预选,那自有白某自己负责。但是,你不按照我的意思来进行修建,那就休怪白某按合同执行了。”

白总皱眉道,他看着叶放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白总叫白海川,今年四十七岁,隐隐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他白手起家,一人从上个世纪来到青州市,赤手空拳打下这一片偌大的家业,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小人物。

看人最重能力,外表对白海川来说根本不重要。

如果不是看叶放晴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有几分能力和锐气。他开发的这座别墅园根本轮不到叶放晴一个刚刚建立不久,毫无资历的小公司来做,自有大把的公司愿意与他合作。

“白总,您别这样,我们公司……”

闻声,叶放晴直接就急了。

可是叶放晴话还没说完,就被白海川挥手打断。

“叶小姐,不用说了,我已经给了你足足三日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你进行图纸的重新设计。况且,白某已经给了你我需要的风水布局,既然你没能够履行合同,那么白某就要换人合作了。”

“来人,送叶小姐离开。”

说罢,白海川在没多言,又坐回了沙发上。

他话音落下,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几个身着黑衣的保镖走了进来。

“叶小姐,请吧。”

一个黑衣保镖说道。

“白总,你听我说……”

叶放晴哪里会就这么离开,这个项目是她奋斗了整整小半年的心血。

如果白总这个时候中断合同,那她别说尾款了,就算是前期垫付的资金恐怕都不一定能够回本。那不仅代表着她要欠下一屁股债务,甚至连数月的汗水都要付诸东流。

叶放晴挣扎着就要被黑衣保镖们拖出去。

“白总是吧,我想你最好听听我的意见,你们的设计有明显的缺陷,风水有缺,别怪到时候我没提醒你。”

恰是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叶放晴惊愣的抬头望去,却见到林非白手中正拿着原本放在白海川办公桌上的图纸,皱眉道。

“你是谁?!”

白海川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这个穿着土气的青年只是叶放晴公司的亲戚,根本没有多加注意。可没想到一个不留神这青年竟然拿走了图纸,他什么时候拿走的?

不过白海川更加在意的是这青年口中的风水问题。

“哦,倒是忘了自我介绍,我姓林,是个风水师。是叶小姐专门找过来帮白总你看风水的,本来我不想开口,不过事已至此,我受人之托,自然要帮人办事。”林非白淡淡道。

“你是风水师?”

白海川眉头一下子就拧紧了,白海川信风水这在青州市都不是什么秘密,不少公司为了能与他合作,少有不在这方面下心思的。

只是如今真正的风水师哪里会有多少,大多都是打扮的仙风道骨,内里只是些个骗子罢了。甚至白海川还遇到过连玄学认识都乱七八糟,连他都比不过的玄学骗子。

眼前这青年不过二十岁,穿着也土气,怎么会是风水师?

“我是风水师,确切的说是风水大师。”

林非白一脸认真的说道。

他话音一出,不仅是白海川愣了,一旁的叶放晴更是直接抓瞎。

不吹牛能死啊。

叶放晴只觉得自己嘴里有些发苦,满打满算都是两百块钱顾来的廉价算命摊主竟然自成自己是风水大师,你怎么不称自己是宗师呢?不过此刻,叶放晴也最多在心中苦笑两声,见到白海川的目光已经望来,叶放晴的头点的跟小鸡啄米是的,生怕迟疑片刻就要被白海川赶出门去,终止了合同。

叶放晴的想法很简单。

死马当活马医吧。

“那倒是有趣了,白某长这么大还没见到过这么年轻的风水大师。不过白某最好风水,你且说说看,白某这设计图上的风水若是建成,布的是什么局?若是成功,那又会有什么问题?”

“小兄弟,不要用那些云里雾里的瞎话来骗我,白某自负还有分辨的能力。”

白海川一笑,他盯着林非白,开口道。

“你是在考我?”

林非白的眉头皱起,心中有些不悦。

作为鬼谷玄门这一代的传承者,林非白早已出师整整一年。

用师傅的话来说,他已经尽得鬼谷玄术的传承,青出于蓝,连他师傅都自叹不如。无数达官显贵想要求鬼谷一句箴言都百求不得,如今他赔本大甩卖亲自送上门来,还要被人嫌弃。

换做平日里,林非白早就拂袖离去了,可他看着叶放晴求助的目光,林非白还是没狠下心来。

“白虎坐镇,位中央,选平沙之势,俯首万里,雄姿勃发。”

“这本是白虎啸八方的纳气敛势之局,但你们却选错了地方。平沙流水固然不错,能增添虎威,啸八方。就算是选错了地方,也不过是让纳之气,藏之势有所减弱而已。但你们偏偏选了这里,画虎不成反类犬。”

“白虎纳气,气吞山河,若是一旦建成,风水流转,怕是损失惨重。”

林非白叹了口气,淡淡道。

“这……”

白海川直接坐直了身子,他目光如电,仿佛要将林非白看穿。

他求人布下这风水正是白虎啸八方,如今仅凭图纸就让这青年一口道破,如何不让他震动?更重要的是林非白后边的一句,难道这风水有缺不成?

“一派胡言!”

恰是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3

第3章 虎怨
林非白回头一望,便见到一个穿着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头儿怒气冲冲的走进了办公室里,他手中捏着道印,怀中揣着拂尘,一个童子恭敬的跟在他身旁,显然方才那一声呵斥便是出自这老道人之口。

“陈大师,您怎么过来了?”

白海川面色一变,直接迎了上去。

“老道当然要过来,否则老道费劲心力想要为你布置的这白虎啸天局岂不是要被一个黄口小儿评价的一文不值?白先生,你应该知道,老朽是什么身份,我肯愿意帮你布置这风水,是你的福报。”

“你若是听信这黄口小儿的片面之词,老道立刻就走,绝不再来。”

陈大师怒气冲冲的呵斥道,一点都没给白海川留半分脸面。

“陈大师,您说哪的话,白某只是随口一听而已。您此番亲自出手,白某求之不得,怎么会有半点怀疑?白虎啸八方,聚集八方之气,白某可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懈怠。”

“您放心,待到白虎风水局一成,白某定然备下厚礼,还请陈大师不要见怪。”

白海川一脸尴尬,却只能陪着笑脸,心中没有半点不满。

眼前这位可是名满天下的玄学大师,整整的风水无双,就算是在华夏的都城燕京都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无数人想要求陈大师一面都困难无比,白海川在青州市的确算得上说一不二,但若是放眼全国就显得没那么有分量了。

如今陈大师愿意为他布置风水,别说是呵斥了,就算是揍他一顿,白海川也绝对不会还手。

“那还差不多,老道自然不是贪恋财富之人,金钱于我如浮云而已。”

“老道今日前来是因为掐指一算,白虎迟迟没有坐正主位,怕是心生怨气所以才前来化解。白先生,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若是误了良辰吉时对于原本的风水格局有多大危害。”

老道面色稍缓,继续道。

“你且放心,老道自然已经做了完全准备,今日午食一刻就是白虎归位的最佳时间。你尽快安排下去,千万不要耽搁了时辰。”

“是,是!”

白海川连声道,他扭头就要吩咐保镖安排下去,见到叶放晴和林非白还在原地不动,登时怒道。“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送客?叶小姐,你别怪白某不给你机会,陈大师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日午食一刻,白虎一定要归位。”

闻声,叶放晴快急哭了。

白海川说的简单,可是此刻,她上哪里去找钱啊。

“白先生,如果你不想自己找死,我劝你别这么干!”

林非白再次开口。

“你就是刚才你那个将老道布置的白虎啸八方点评的一钱不值?真是可笑,小娃娃,风水一道可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用来炫耀和哗众取宠的东西。玄学一道博大精深,老道侵淫此道一辈子,也从未妄言自己精通风水。”

“老道曾在此地住了整整半年光阴,寻这点睛之笔,断这平沙落雁,断然不会有半点错误。难道你以为老道会老眼昏花看错不成?”陈大师拂尘轻摆,沉着脸道。

“那可不一定,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你主在此地半年光阴仍是断言这是平沙落雁之地,我不过踏入此地一瞬之间,就能将你所有的断言都全部否决。你说的没错,玄门风水,的确博大精深。我怕你白虎落子,害人害己,为祸一方!”

林非白面色不败,半点都没将气势十足的老道放在心上。

他这话说出来,叶放晴真有一种想哭的出动。

大哥,别玩我啊。

姑奶奶我承受不起啊。

而白海川更是怒容满面,他抬手就示意保镖将林非白驱逐出去,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不过陈大师却是挥手制止了想要扑上去的保镖们,他指着林非白,道。

“简直胡说八道,寻龙点穴,风水气运,哪一件不需要时间来进行?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你别告诉老道你从未听过。老道观你年纪轻轻,却口出狂言,到想问一句,老道错在哪里。”

“错在哪里?简直可笑。”

林非白冷笑一声,挑眉道。

“亏你还自成大师,你就没发现,短短三日,白虎未曾归位心中生出的怨气并非是回归主位?你就没发现,这平沙落雁左居高,又低平,借由山脉之势早已暗生旧主?”

“平沙落雁,一马平川,可观天下,但凡此势都会滋生灵脉。你居住在此半年时间,可是你就真的没有发觉一丝异常?灵脉在哪里?旧主在何处?连旧主都未曾寻到,你要鸠占鹊巢,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林非白哈哈大笑,他声音转冷,如同利剑扎在陈大师心间。

“旧主!”

陈大师闻声色变,他是玄学大师,侵淫风水一道,他自然知道林非白口中浅显的道理。可是陈大师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未曾探寻到旧主的存在,只以为旧主移位,才想以白虎坐镇,鸠占鹊巢。

却不想此时被眼前的小青年一言点破。

“你找到了旧主?”

陈大师手指颤抖,根本不能相信。

“你说呢?”

林非白微微一笑,他说着,脚掌猛然抬起,又重重落下。

随着林非白一脚落下,众人只感觉到耳边传来一声凶历的虎吼,那吼声嘶哑咆哮,似乎在众人的心底响起,仿佛充满着愤怒和不甘!听闻兽吼者,一个个脸色惨白,身体踉跄。

那是虎吼。

在这平沙落雁之下,竟存另外一只猛虎。

“这不可能!”

陈大师闻声色变。

“不,这可能!你自称侵淫玄学数十年,那我要问你一句,若是两虎相争,伤及其一,我倒是想知道,你这受了伤的白虎又如何能啸的动八方,纳天地之气!”林非白冷道。

闻声,陈大师蹬蹬蹬连退三步。

此刻,他额头冷汗津津而落,几乎不能自持本心。

连孩童都知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若是这白虎啸八方真的让白虎归位,那么隐藏在平沙落雁之下的猛虎定然不会就此服输。两者争斗,无论是那一头猛虎幸存下来,都不能全身而退。

到时候猛虎踏上平沙,但却啸不动八方,待到那时,无论是那一只胜出都将心生怨气,借由平沙之地横冲天际。

那后果……

陈大师根本不敢想象。

 
4

第4章 送虎升天
风水一道,本就是改气换运。

风指的是元气和磁场,水值得是流动和变化。

风水之说就是改变这些变化,让其更符合人的心境。打一个简单的比方,一个人长大帅气漂亮,自然会让人感到赏心悦目,有这样的老婆或者朋友自然也会心情舒畅。女为悦己者容,这也算是简单的风水。

不过眼前的却是不同,平沙落雁是灵地,十分难得。就算寻遍华夏,能够称之为平沙落雁的灵地也绝不超过十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一灵地的神奇。

但是其中的产生的地脉有灵又强加白虎,两种相同兴致却截然相反的磁场对冲,到时候损财落灾恐怕都是小事,一旦处理不好,虎怨沸腾,甚至有可能危机居住在这一处别墅园区的所有生命。

那可是有损阴德,一旦虎怨生成,恐怕他陈老道要遭天谴。

能买得起别墅,恐怕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跟能量。

到时候一旦爆发,别说白海川难辞其咎,就连他陈大师也推脱不得。

“旧主新欢,都要争这平沙落雁,陈大师是吧,我想问问你待到那时,你是否还能稳坐钓鱼台。如今日这般气势汹汹的指点江山?”林非白声音微冷。

沉默,沉默不言。

陈大师一脸灰败之色,林非白的话音听在他的耳中让他生不起半分反驳之心。

全部正确,每一句都捏紧要害。

想他陈老道研究了一辈子风水,却没想到一个不经意的疏忽竟然就要铸下如此大错。眼前的青年话音在耳,陈老道却一点怒气都没有,满眼都是后怕的情绪。

“陈大师,这该如何是好?”

白海川一下子就慌神了,他粗通风水,尽管他不知道林非白和陈大师口中的对话究竟代表什么。但虎怨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白虎这等灵物若是一旦生出怨气,他如何能招架的了。

至于一旁的叶放晴早就呆住了。

这个彪悍的小妞此刻傻乎乎的看着眼前自己花了两百块钱顾过来的小小算命摊主,竟然把背负名望的陈大师说的哑口无言。

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要知道,陈大师是什么人?

就算叶放晴没接触过,但也是能够认识的十成十。那是连青州市的领导都要尊称一声大师的人物,这玩笑开的太大了吧。

只是白海川的询问,陈老道却没回答。

他回答不了。

若是之前白虎未曾移位,他自然有办法。可是现在,白虎已经就在别墅院外,距离平沙落雁已经咫尺之遥。加上白虎以生灵,心生怨。而地底之虎嘶吼咆哮,虎怨以成。

他如何能够应对?

“陈大师,陈大师,您可一定要棒棒白某这一次啊。”白海川再道。

“哎!”

陈老道叹息一声,连连摇头。“白先生,此番的确是老道的过错,平沙落雁何等灵地,老朽当初怎么能抱着侥幸的想法。如今两虎近在咫尺,必有一伤,老道我就算是舍了这一把老骨头恐怕也无能为力。不过白先生,你放心,老道定然不会坏了你这园中风水。虎怨再深,就让这天谴冲着老道来便是,定然不会伤及无辜。”

“只可惜老道花了整整数年时间想要布成这白虎啸八方,终究功亏一篑。”

陈大师摇头叹道。

“谁说成不了?不过两虎相争而已,至于这么悲天悯人?”

林非白有些无语的望着陈老道,看着对方一脸心灰意冷的表情,心中简直是难受的要死。

“你…说什么?”

闻声,陈老道指着林非白说不出话来。

“我说不过两虎相争而已,还影响不了白虎啸八方,平沙落雁本就难得,若是失了这风水宝地化为凶地,那你也太不中用了。两虎相争自然会有损伤,那就送虎升天,云动风里。”

林非白再道。

“送虎升天?不,这绝不可能!”

陈老道头摇的跟个拨浪鼓是的,根本不能相信。暂且不提此时两虎虎怨以生,已经开始对立,这个时候想要送走其中一头,根本没有人能够做到无视虎怨。至于送虎升天,那就更奇葩了,简直是异想天开。

陈老道醉心研究玄术数十年,也未曾听过此等狂妄之言。

“你做不到,不代表我不行。如果我不行,这天底下就没人能够送这一头灵虎上天。”

林非白一脸的不可置否。

话音落下,他也不管众人反应如何直接负手走出办公室。

“喂,算命的,你到底有把握没有啊。你说的倒是玄之又玄的,可是你别也装大发了啊。咱们的宗旨就是让白总不放白虎就行了。你可别瞎添乱,要是不行你可得提前跟我打招呼。”

叶放晴偷偷的踮着脚尖,贼系系的说道。

“试试看好了,反正没有什么损失。”林非白看了一眼叶放晴,摊了摊手。

“试试看?”

叶放晴美眸一下子就瞪圆了。

这事关老娘的生死,你竟然说试试看?

该死。

叶放晴在一旁眼睛都快眨巴疼了,可林非白好像有点都没看到是的。

此刻,她只希望林非白别装大发了。

白虎所在的位置正处于别墅园的正中。

这白虎石像足有小房子大小,栩栩如生,不怒自威。如果仔细看着白虎的眼珠就会发现,其上光华流转,隐隐闪烁着宝光,这是白虎石像已然通灵的前兆。若是寻常人哪怕站在白虎身下,恐怕都要被白虎的气势一冲,感到胸闷气弱,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陈老道从白虎面前走过,身子一矮,险些站立不稳。

白虎移位怨气因他而起,由他而生,自然陈老道感触最深。

“行了,别耍弄小孩子脾气,你本是一块顽石,却久经雕琢暗生灵性。这道人是有不对之处,但他点化你成灵,也算是送你了机缘。现在你不小心占了猛虎的地方,生哪门子气。”

“等我将猛虎升天,这平沙落雁就是你的,到时候你虎啸八方,能不能要点脸。”

林非白淡淡的说道,他轻轻拍着白虎的身子,众人清晰的感觉到随着林非白话音落下,这白虎似乎平和了一些,充满奇异的感觉。

“先生,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白海川问道。

此刻,他面色恭敬,再也不见之前那般颐指气使的模样。

方才之语字字珠玑,眼前这自成风水大师的青年能够让在华夏都享受无比圣王的陈大师都哑口无言。

恐怕是一位世外高人。

“你们安心看着便是,白虎要占位,猛虎自然要先升天才行。”

林非白回了一句,随后他向前行了一句,随即迈出一脚。

紧接着……

地动山摇。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7567,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