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酷炫好书]李长江朱小华朱小敏小说目录 山村如此多娇李长江全文在线阅读

今日作者:东方明月好书推荐《山村如此多娇》是一本好看的优质乡村神书,男女主角叫李长江朱小华朱小敏。山村如此多娇小说主要讲述为了救被诬陷的二哥,我做了上门女婿,新婚之夜,新娘在我面前光明正大的偷汉子,为了知道奸夫是谁,我每天装傻做老朱家的免费长工,寻找机会给二哥洗冤报仇。但是人生多变,我在装傻调戏新娘子朱小华的同时,却爱上了她的妹妹朱小敏,另外还有一位善良多情的嫂子对我垂青,从此我便陷入了情与欲的纠缠,欲罢不能。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获得了天外陨石的神奇能量,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酷炫好书kuxuanhaoshu.com”小编为大家带来《山村如此多娇》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2400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第一章
夜幕降临,酒席都散了。

我和新娘子朱小华被十几个闹洞房的大小伙子戏耍了一番,我老丈人朱大昌给了他们一些香烟,把他们打发走了。

我紧张不安的坐在大炕上,看着朱小华,有点不知所措。

朱小华关闭房门脸上那种迷人的笑意,立刻便消失了,冷冷的说了句“傻子,你睡觉离我远一点,我喝多了。”自己上炕在炕头铺上被褥便穿着衣服钻进被窝里,给我一个后脑勺。

我幻想了很久的洞房花烛夜,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我静静地望了她几分钟,心里想到,也许她就是喝多了,太难受了,才不想理我的。

所以我上炕在炕梢铺上被褥躺下去,因为今天是我的好日子,我没有一点睡意,就那么默默地看着她的后脑勺,幻想着我们美好的未来。

嘎巴一声,朱小华关闭了电灯,我妈说过洞房花烛夜,是不能关灯的,要一整晚亮着灯,夫妻俩才可以长长久久、甜甜蜜蜜。

她的做法虽然让我吃了一惊,但是我立刻想到,她喝多了亮着灯心里不舒服,睡不着觉,就依着她好了,反正只要以后我好好的疼爱她,我们就一定会长久幸福的。

黑暗中我依旧眨着眼睛,默默地看着她,因为她那么美,就算是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她在一铺炕上睡觉,也已经是我这辈子二十三年来最美的事情了,心里始终像装满了蜜糖一样,甜蜜的津液不停地凝聚在口中,让我忍不住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朱小华不知为什么表现的有些躁动不安,翻来覆去的不断向我张望着。

她的不安,让我不禁有点紧张心跳,以为她是忍不住想钻进我的被窝里了,跟我做那种传说中很美很美的事情,所以我假装睡着了,一动不动的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想看看她到底如何主动地靠近我,心里偷偷地乐开了花。

可是,这个时候,房门却吱呀一声轻响打开了,随即走进一条黑影,虽然屋里太黑看不面目,但是我敢肯定那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朱小华立刻一声轻吟,起身双手搂住那个男人的脖子,两个人随即发出吱吱吱的亲嘴声。

“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啊!”我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二人,心里怒吼着道:“我才是新郎官儿,这个男人算什么东西啊!他要代替我洞房吗……”

答案很快明了了,一对狗男女竟然当着我的面倒在炕上,彼此焦急的扯掉对方的衣服,很快两具在黑夜中分外醒目的裸体便呈现在我的面前,啪啪有声的纠缠起来……

我简直难以置信,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右手握紧了拳头堵在嘴上,用力再用力的咬着,疼痛告诉我,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刹那间,我的一切梦想都破灭了,什么都可以有人代替,可是这入洞房有人代替,我长这么大,还真是闻所未闻,胸中立刻燃起熊熊的怒火,多次想起身把那对狗男女狠狠地揍一顿,然后摔门而去。

可是一想到我变成上门女婿的原因,我犹豫了。

一个月前我二哥李黄河参加同学的婚礼,在酒店里喝醉了,不知道为什么和邻村村花朱小华睡在了一个房间里。第二天朱小华的家人就找上来,说我二哥强-暴了朱小华,要去派出所告他。

我老爸老妈赶紧拦着,求人家私了,问他们想要多少钱,可以了结此事,万万没想到人家不要钱,却要我去给他们做上门女婿,也就是做朱小华的男人。

当时我们一家人真是很无奈,但是为了我二哥不背上强奸犯的罪名,我只好答应了亲事。

要是就这么回家去,我该怎么跟我爹娘交待啊!新婚之夜媳妇儿被别人睡了,这事儿要是被村里的人知道了,我李长江以后不用做人了!

所以我一次次的退缩了,不停地咬着自己的手,释放着自己胸中的愤怒,看着听着一对狗男女有节奏地欢快之音,我心里滴着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停下来,只听男人气喘吁吁地低声说道:“那傻子睡的挺死啊!一点动静都没有。”

朱小华娇喘道:“他死了才好呢!我就想跟你过,小心,别压到我儿子。”

这话,仿佛一把尖刀插入我的胸膛,让我感觉喘不上气来,急忙把棉被的一角塞进嘴里,狠狠地咬住。

那男人又说道:“傻小子活着不是更好,你们家从此多了一个免费的长工,哎!你真的一次也不让他碰你吗?”

朱小华依旧娇喘道:“那当然了,他在我眼里就是一堆臭狗屎,我怎么会把自己的身子献给一堆狗屎,再说了,那傻子,我都怀疑他懂不懂这事儿呢!”

男人发出一声讥笑,“要是不懂,就太好了,你就永远都是哥哥我的了,嘿嘿嘿……”

这下子我什么都明白了!

为什么朱小华不要赔偿,却要我做上门女婿,那是因为她早就有奸夫了!

很明显我二哥是被冤枉的,而我只不过是她为了掩盖她未婚怀孕的丑事,找的一个接盘侠!

哦,除此之外,还是一个免费长工。

想明白了这一切,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坠入了万丈深渊,胸中怒火直冲脑门,额头青筋一跳一跳。

这个野男人他娘的到底是谁?

我忍着胸中的无限怨恨与杀意,希望朱小华能叫出他的名字,我要牢牢记住这个狗日的畜生!

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叫出来,一对狗男女在那打情骂俏了一阵子,朱小华连打哈欠。

那个男人起身穿好衣服悄悄的离开了。

我瞪大了眼睛,也没有看清他的长相,朱小华倒下去很快便呼呼睡着了。

我缓缓吐了口浊气,心里暗自想着我以后要走的路,她不是认为我是傻子,不懂那事儿吗?那我就装傻好了,她一个未婚先孕的骚货,我李长江也不稀罕。

我要首先巩固自己的地位,寻找机会报仇雪恨。

一夜未眠的我,第二天起来依旧精神抖擞,笑脸面对朱小华和岳父岳母以及十七岁的小姨子,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会儿正是农忙的时候,吃了早饭我便扛着锄头跟着岳父岳母走出村子,来到玉米地里,开始给玉米锄草,朱小华懒得做农活,她和还在上学的妹妹待在家里没有出门。

要是论干农活力气大又快,在家里大哥二哥都赶不上我,更何况是上了年纪的岳父岳母,他们两个也赶不上我一个快。

我手握锄头,把玉米地里的野草想成是昨晚压在朱小华身上的那个男人,嗤嗤嗤的一阵猛铲,很快便将老丈人他们落在后头,看得老丈人丈母娘那真是满心的欢喜,背后低语:“这傻小子还真能干,从今往后我们该好好享福了,哈哈哈哈……”

我听得真切,仿佛未闻,一个人首先铲到了地头的河岸边,突然尿急,忙放下锄头,沿着河岸跑了几十米,从缓坡处跑下去,站在干枯的河床上,解开腰带便撒尿。

冷不丁瞅见前面一大堆小榆树毛子旁边有两个人,吓得我一抖险些尿了裤子。

再定睛一看,我心里简直日了狗,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在地里偷情?

两个人都暴露着屁股,躺在草地上做运动,女人不断发出沉醉的呻吟,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我,急忙起身提起裤子,遮掩住裸露的身体。

那男的三十岁不到,我不认识,但是那个少妇,我却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就是朱小华大伯家的儿媳妇郑秀芝,也就是我的叔伯大舅嫂子,因为她生有几分姿色,在婚宴上我和朱小华给她敬过酒,所以印象深刻。

为了避免尴尬,我扭头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继续放完了我的尿水,急忙跑上河岸,回到田地里,拿起锄头继续铲地。心里想看来他们老朱家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全是骚货。

一上午的匆匆劳作,我一个人铲的地,比岳父岳母两个人还要多,中午回到家里吃饭。

小姨子朱小敏去上学中午不在家,朱小华懒散的热了些剩菜剩饭,结果我只吃了个半饱,饭就没了。

朱小华见我还想吃,立刻不高兴道:“吃多少了,还要吃,你一个人都吃我们三个人的饭了。”

我忙放下饭碗,笑了笑道:“我吃饱了,不吃了。”

朱小华白了我一眼,说道:“洗碗去吧!”

我看了看已经哼哼吆吆倒在大炕上说累死了的岳父岳母,应了声忙把碗筷都拿下去洗刷干净,厨房也收拾干净利索,又把两个房间打扫干净,刚想上炕午休一下。

朱小华躺在炕上看着我不悦道:“没事了?院子里昨天放鞭炮弄得那么脏看不见吗?出去扫干净。”

我看了看她美丽的脸颊,此时才明白什么叫做面如桃花心如蛇蝎,但是我还是嗯了声走出房门,拿起扫帚开始打扫院子。

第二章
院子很大,刚刚打扫完毕,岳父就午睡起来了,招呼我去铲地了。

我应了声,急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进门喝了点水,扛起锄头便跟随岳父一起赶到玉米地里,继续铲地锄草,从此岳母再也没有去地里干活。

岳父见我一个人比他们两个人干的还要快,索性他也就不着急了,因为怕累到自己,反复的坐下去抽烟歇息。

对我来说干农活就是锻炼身体,根本无所畏惧,我的目的是必须在这个家里站稳脚跟,知道那个奸夫到底是谁,然后报仇雪恨。

他毁了我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刻,每个人一生不管结多少次婚,最美好的时刻只有第一次,我的人生再也不会有那一刻了,所以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对狗男女。

黄昏日落之时,一块玉米地已经被我铲完,尽管肚子饿的咕咕叫,可是我还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与一直在一旁监工的岳父走回家门。

岳母已经做好了晚餐,朱小华躺在炕上玩手机。

不知道是有意还无意,岳母做的饭量也很少,我又是吃个半饱就没有了。

我什么也没说,放下筷子便去洗碗洗锅。

朱小华却拿出一个大洗衣盆放在厨房的地中央,把五六个女人的内裤和一条褥单几件外衣扔进洗衣盆里,对我说道:“傻子,一会儿把衣服洗了,内裤给我洗干净点。”

我看了看她,嗯了声,继续洗碗。

朱小华不冷不热的说道:“不要不服气,你是我花钱娶进门的,你伺候我天经地义,不想伺候我,可以离婚的,我没有强迫你。”

我忍难着胸中的熊熊怒火,嘿嘿笑道:“我怎么会不服气呢!伺候我老婆,累死了我都愿意。”

“哼!贱货,以后有你受的。”朱小华冷冷的说了句走进房间里,倒在大炕上继续玩手机。

我依旧保持一脸笑容,洗完了锅碗瓢盆,厨房打扫干净,便蹲下去洗衣服,那条褥单就是昨夜她铺在身下的褥单,上面很多男女混合的东西。

我暗自劝自己释放了满胸的怒气,把她的每一件衣服都洗的干干净净,晾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

我松了口气,走回房间里,本以为可以上炕休息一下了,一进门朱小华便看着我说道:“傻子,把那个红色的洗脚盆拿进来,我要尿尿,天黑了我出去害怕。”

我楞了一下,忙出门走进后厨房,找到那个红色的塑料盆,走回房间里放在地上,本以为她要下来小便。

朱小华却在炕上站起来,说道:“你给我拿着,我就不下地了。”

一听她要当着我的面尿尿,我心里不禁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心跳,虽然我恨她,可是她毕竟是个罕见的大美女,给我看她的屁股,我不禁有点受宠若惊,忙拿起洗脚盆双手端在面前,嘿嘿说道:“好,你尿吧!”

朱小华一脸诡秘的笑意,看到她在我面前晃动的大白腿,我不禁全身心的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悸动。

朱小华退后打开电灯,看着我骂道:“贱人,没见过你这么下贱的,把地板砖擦干净。”说着便仰面躺下去。

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而又清晰的看到女人的身体,虽然她是个不值得我去爱的贱女人,但是毕竟是从来都没见过的东西,血气方刚的我不禁一下子呆住了,甚至很想扑上去把她压住。

朱小华楞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脸颊通红,忽的坐起来,啪啪!便扑近前,像一只母老虎一样狠扇了我两个大嘴巴子,怒吼道:“不要脸,你往哪看呢!赶紧去擦地板。”

我看到她生气了,虽然挨了打,但是我却感觉很开心,嘿嘿傻笑着急忙把洗脚盆拿出去,找到墩布把地板砖擦干净,忙又把我的衬衫脱下来洗干净晾出去。

我回到房间里之时,朱小华已经关灯睡下了,我脑子里回想着她雪白的身子,在炕梢躺下去,因为白天太累了,感觉到很疲惫,很快便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朦朦胧胧中,忽然听到朱小华发出沉醉的呻吟,我不禁立刻睁开眼睛向她望去,漆黑的房间里,两具雪白的身体又陷入了我的眼帘,很显然她的野汉子又来了。

如果电灯开关在我身边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开灯看看她的野汉子到底是谁,我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两具不停蠕动的身体,让自己还有些迷糊的神经清醒一些,彻底冷静下来。

我散掉了胸中的怒气,因为我突然明白,为这样一对狗男女生气不值得,我必须要假装不知道他们的苟且之事,才会找到报复他们的机会,所以我依旧默默地看着他们,没有出声。

我仔细听着那个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判断他的年纪,应该是有老婆的,报复他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绝对好过拳脚相向,有了这种想法,我的心胸敞亮多了,任凭他们两个怎么折腾,我都不会再生气,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会用同样的办法去报复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对狗男女终于停了下来,男人休息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我本想起身去跟踪他,看看他是哪一家的,可是又怕朱小华发觉,所以我还是忍耐着没有动。

朱小华很快便睡着了,朦胧中我看着她雪白的身体,不禁全身心的受到了刺激,虽然我的身体想去占有她的身体,这只是男人对女人的本能反应,可是我一想到她对我做出的种种行为,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第二天早饭后,岳父把我送进另一块玉米地里,让我铲地,他便不知所踪了,一望无际的田野上,来来回回铲地的村民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我的叔伯大舅嫂子郑秀芝也在其中。

她离我很近,可以彼此看清对方的脸,我注意到她一直在盯着我看,应该是因为我看到她偷汉子的缘故吧!其实呢!换个角度来想,我那个没见过面的大舅哥出外打工了,几个月都不回来,她一个女人年轻轻的,孤枕难眠,日子也的确不好过,实在忍不住找个相好的也属正常现象,比那个不要脸的朱小华好多了。

我心里想着对郑秀芝也就没有责怪之意了,倒是多了几分同情,不时也看她一眼,但是我依旧很速度的铲地,眼见来到了河岸边,有感觉尿急,急忙放下锄头,找了一处可以下去的河岸,跳下去小便。

哪成想我还没有尿完呢!郑秀芝便匆忙跳下河岸,吓了我一跳,急忙转身提起裤子,故意傻笑道:“嫂子你也来尿尿啊!”

郑秀芝红着脸有点喘息的说道:“李长江,我能跟你聊聊吗?”

我扎好腰带回身看着她,傻笑道:“嫂子,聊什么啊!”

郑秀芝避开我的目光,一张俏脸红得发紫,微微低下头,说道:“那天、那天你都看到了吧!”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故意笑道:“哪天,我看到什么了?嘿嘿嘿……”

郑秀芝依旧低着头说道:“你别装糊涂了,我知道你看到了,我求你给我保密,不然让我男人知道了,他会打死我的,如果你觉得没有义务给我保密的话,要不我让你睡一次……”语音到最后已经很低了。

但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嘿嘿笑道:“嫂子说什么啊!我都听不懂,你尿尿吧!我上去干活了。”说着就要走。

郑秀芝闻听此话,忙拦住我,说道:“李长江你给我装傻是不是,那天你就是看到了,我知道是我不要脸了,你装傻是为了给我留面子,原来妹夫是这么好的人,谢谢你给我保密。”

我嘿嘿一笑继续装傻道:“他们都叫我李三傻,其实我知道自己不傻,嫂子你还是赶紧尿尿吧!我妈说过,不能憋尿的,容易得尿毒症,我走了。”语毕急忙跑上河岸。

第三章
只听郑秀芝在后面自语道:“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不傻还告诉大舅嫂子赶紧尿尿吧!”

我暗自笑了笑,跑上河岸,走进玉米地里继续铲地。

接下来十多天,我都是每天一个人铲地,晚上朱小华的野汉子没有再出现,但是她却养成习惯似得,每天晚上都会故意洒我一脸尿,想逼我离开她家。

我自然不会让她如愿,她毁了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刻,我一定要让她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行。

地终于铲完了,但是村里又来了一个收中草药的贩子,于是第二天岳父便带我背上干粮和水,到山野中去挖草药甘草,一天下来收入颇丰,可以买一百多块钱,这对守家在地的村里人来说,可是一份不少的额外收入了。

但是,岳父第二天就嫌累不再上山了,告诉我跟随着其他的村民一起上山挖药。

挖草药这活,我在家里也是经常干的,所以岳父跟着不跟着,对我来说不重要,一个人感觉更舒服自在。

山野中我自己找了一片儿甘草秧子茂盛的小山坡,放下干粮喝水,便拿起铁锹呼哧呼哧的猛挖起来,虽然卖了钱我一分也得不到,还是干得很有劲儿,因为我要让老朱家的人知道,哥哥我什么都能干。

我正挖的兴起,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像个傻子一样,天这么热,你慢点挖,小心累坏了的。”

我回头一看是我的大舅嫂子郑秀芝,扛着铁锹向我走来,抬手抹了一把汗水,嘿嘿一笑道:“没事儿,我身上有的是力气,嫂子也来挖药了,你能挖动吗?嘿嘿嘿……”

郑秀芝走到我面前,放下铁锹,笑道:“小看我是不是,虽然我没有你力气大,可是也能挖一些的,赚点零花钱儿没问题,小华没有跟你上山来吧!”

我摇头笑道:“没有,我老婆好看,身子白白的,我舍不得让她干活,我一个人干就行了,嘿嘿嘿……”说着继续挖甘草。

郑秀芝含笑道:“小华真的是好有福气啊!找了你这么会疼人的男人,我真的好羡慕她呀!咯咯咯咯……”

我笑了笑道:“有啥好羡慕的,大哥对你不好吗?他不是也出去打工了吗?”

郑秀芝眨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笑道:“那怎么能一样呢!你大哥可没有你这么会疼人,就算他在家里,也会拉上我一起上山来挖甘草的,他才不会把我当女人看呢!要不然他也不会把那么多地都留给我一个种,他自己出去打工了。”

我看了看她暗带忧伤的眼神,继续挖着甘草,含笑道:“大哥还不是想给你们共同的孩子多挣点钱吗?现在不努力,将来孩子长大了,娶个老婆都没钱。”

“屁!哪来的孩子啊!”郑秀芝一脸伤感的说道:“我们结婚都三年了,我就没怀过孕,我很想要个孩子,跟你大哥说我们一起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谁有毛病,他根本不听我的,还说老早要个孩子干啥?他根本就不想要孩子,我一个人偷偷去医院里检查过,我一切都正常,这不明摆着是他有病吗?他就是不肯去医院,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哎!李长江,你和小华真的睡过了吗?”

我闻听此话不禁心头一颤,刷的一下子红了脸,不好意思看,但是却装傻说道:“睡过了呀!我们每天都一个炕头睡一个炕梢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出孩子来,我都想做爸爸了,嘿嘿嘿……”

“啊!你们这样睡觉还想要孩子啊?要是有了孩子,哪能是你的吗?”郑秀芝一脸惊愕的说道:“李长江你真的不明白怎么样才能生孩子吗?”

我嘿嘿一笑道:“知道啊!不就是跟我老婆一起睡觉吗?”

郑秀芝看着我缓缓地吐了口气,说道:“难怪人家叫你李三傻,搞了半天你还真是傻啊!这样也好,就算是你不傻,我觉得朱小华也不会让你碰她的,你这样整天嘻嘻哈哈的,倒是省的生气了。”

我从她的表情可以断定,她知道朱小华的秘密,所以我故意说道:“嫂子说啥呢!我老婆为啥不让我碰啊?”

“因为她心里的男人不是你。”郑秀芝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件事不是秘密,在村里有很多人都知道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听到这话,我感觉自己真的很没面子,原来人家早就知道我是一头绿了,还好我一直在装傻,不然真的有点无地自容了,依旧嘿嘿笑道:“我老婆心中的人不是我,是谁吗?嫂子真会开玩笑,嘿嘿嘿……”

郑秀芝一脸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这样想事情真好,我不希望你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去做傻事,你是个好人,我不想你一辈子毁在朱小华的手里,放弃吧!回家去,我给你去做老婆好吗?让我们一起离开不是人的朱家兄妹。”

闻听此话,我不禁呆了一下,但是立刻傻笑道:“嫂子说什么呢!你是我嫂子,怎么能做我老婆呢!我有一个老婆就够了,嘿嘿嘿……”

郑秀芝俏脸红红的,接着说道:“我才比你大四岁,也不是很大,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要你的,没有房子,我可你和你一起去赚钱回来盖房子再结婚,只要你爱我就够了。”

我继续嘿嘿笑道:“嫂子,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傻呢!嘿嘿嘿……”

郑秀芝默默地看了我几分钟,突然放下手里的铁锹,说了句:“走,嫂子教你怎么做男人。”猛地跑到我的身边,一把扯住我的手臂,就往小山坡下的流水沟里跑去。

因为是下坡,我没有防备她会这样,双脚站立不稳,停不下来,只好跟随着她,跑下小山沟,双足刚刚停住。她便回身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用她柔软的红唇亲我的嘴巴。

我活了二十三年,第一次被女人亲吻,一下子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全身几乎都僵住了,那温温软软的感觉不禁令我如痴如醉,热血沸腾。

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郑秀芝一只手还敏捷的解开了我的腰带,把我的裤子褪下去,掌控了我的一切。

尽管我很向往发生什么,可是我还是有一根神经是清醒的,不能做这种不能负责任的事情,把自己逼上梁山,所以关键时候我猛地推开她,提起裤子便跑上山坡,边跑边嘿嘿傻笑,拿起我的干粮和水,顾不上拿那些甘草,扛着铁锹便跑。

只听后面郑秀芝咯咯欢笑道:“傻小子你跑什么呀!姐姐不教你怎么做男人,你永远都不会懂的,咯咯咯咯……”

我回头见她没有追来,换了一个小山坡,继续挖甘草,虽然一直都很幻想的美事儿并没有发生,但是回想起她那温软的嘴唇,还是让我满心的欢慰,挖甘草都感觉特别有力气。

一天下来,全村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有我挖的甘草多,晃晃悠悠的扛了一大捆走回朱家大门。

因为朱小华怕我私自藏钱,不准我直接去找中药贩子卖掉,而是先扛回家里,再由我的岳父大人用小推车推上去村里卖掉。

朱小华不会因为我每天给她赚钱,对我改变态度,似乎是看我越来越不顺眼,晚餐后还是我洗锅洗碗,还要洗衣服。

我知道她一会儿还是要用尿淋我,所以我在没有洗衣服之前,就问她道:“小华,你尿尿吧!嘿嘿嘿……”

朱小华白了我一眼,说道:“你真是天下第一贱人,好,我成全你,来吧!不用拿盆了,反正每次都接不住。”说着她便在炕上站起来。

她越是骂我是贱人,我就感觉越开心,因为她在骂我的同时,心里是很生气的,她生气,我自然就应该快乐,所以我毫不畏惧的傻笑着靠近她。

朱小华这才发觉忘记关灯了,不禁俏脸绯红,很沮丧的一屁股坐下去,骂道:“没见过你这么犯贱的男人,你简直恶心死了,死王八、活王八,天底下好人死了那么多,你咋就不死呢!你能不能要点脸啊!”

我故意气她,嘿嘿笑道:“傻女人,我死了你不就变成寡妇了,谁还疼你啊!嘿嘿嘿……”

“不许笑。”朱小华气急败坏的怒吼道:“赶紧去洗衣服。”

我看到她的样子,心里真的感觉很爽,立刻应了声,把地板擦干净,才把自己疲惫的身子放倒在大炕上,但是这次我故意离她近了许多。

朱小华还没有睡,转头怒视着我,说道:“离我远一点,靠这么近干嘛?”

第四章
我故意逗她说道:“老婆,我听人家说,两口子结婚都睡在一个被窝里的,还能做点什么事情,你为什么始终都不理我呢!”

“因为你就不是个男人。”朱小华立刻直言说道:“是个男人都会把老婆娶回家,而你做了什么,心里没数吗?老娘从一开始就看不起你,根本就没把你当成过男人。”

我丝毫不生气的嘿嘿笑道:“可是我妈说我是男人啊!我和我爸、我大哥、我二哥都一样的。”说着我又向她靠近了一点。

啪!她立刻一个大嘴巴,扇在我的脸上,骂道:“滚!我嫌你脏……”

这个嘴巴,让我很是恼火,但是我忍住了,假装害怕她,躲得远远的躺下去,不再出声。

朱小华躺下去似乎很委屈的哭了,应该是被我气的吧!

听到她的哭声,我没有一点感觉到怜惜,因为她为了遮掩她的丑事,为了保住她奸夫的野种,让我这个无辜的人做了替罪羊,她毁了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尽管我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可是这种新婚之夜被戴绿帽子的丑事,我要是不报仇的话,那我就真的不是个男人了。

所以尽管她哭的很伤心很凄惨,我始终没有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野汉子,就来了两次,再也不来了,让我想知道是谁,都没有机会了,忽然想到郑秀芝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所以我决定明天找机会,问一问她。

也不知道朱小华哭了多久,我先她一步睡着了,一觉睡到天明。

第二天,我吃过早饭,精神饱满得扛上铁锹、干粮和水壶便走出村子,因为我心里有计划,一路上边走边注视着陆陆续续走出村子上山挖药的村民,寻找郑秀芝的身影。

很快在五六个村妇之中找到了她,我笑了笑继续前行,故意在她面前晃着,让她清楚地看到我,去了哪个小山坡,想让她主动去找我。

挖药的村民虽然有几十人之多,但是在一望无际的山野上很快便散开,各自找到自己认为最好的小山坡,开始挖甘草。

我昨天就已经看好了今天的目的地,所以很快便投入战斗,偷眼看着郑秀芝逐渐与那些女人分散,一个人溜溜达达的挖着,一点一点的靠近我,看着我挖的又粗又长的甘草,羡慕的说道:“哇!你这里的甘草这么好,我也在这里挖几根,咯咯咯咯……”说着便急忙挖起来。

我看了看她,嘿嘿傻笑道:“嫂子,我问你个事儿呗!”

郑秀芝看了我一眼,笑道:“你问啊!我又没堵着你的嘴,咯咯咯咯……”

我装傻笑道:“我前几天半夜睡醒发现我老婆身上趴个男人,他们两个都不穿衣服,累的满身出汗,那个男人是谁啊!他为啥半夜跑到我们家去睡觉啊!嘿嘿嘿……”

郑秀芝不禁有些娇喘,停下来看着我,说道:“李长江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趴在你老婆身上干啥啊?”

我忙摇头笑道:“不知道,我觉得那个男人有点傻,大热天儿的,他趴在我老婆身上,屁股抬起来落下去、抬起落又下去,累的稀里哗啦淌汗,你说那不是有病吗?大半夜的不睡觉,折腾啥啊!嘿嘿嘿……”

郑秀芝双眼含情直勾勾的看着我,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走近我两步,喘息着说道:“李长江你想知道那个男人为啥那么累他还喜欢趴在你老婆身上吗?嫂子跟你做一次你就知道了。”

我一看她又想拉我下沟了,忙摇头嘿嘿笑道:“我才不想做那事儿呢!多累啊!嫂子知道那个傻子是谁吗?”

郑秀芝有靠近我一步,扔掉了手里的铁锹,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咬了咬嘴唇,喘息道:“你跟我下沟里去,我就告诉你那个傻子是谁,你去不去?”

我忙嘿嘿笑道:“嫂子就在这里说吧!下沟里,再爬上来多累啊!”

“不行,你要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就必须跟我下沟去。”郑秀芝说着伸手就要来拉我。

我急忙拿起铁锹躲开,嘿嘿嘿笑道:“我不去,你自己去吧!我得赶紧挖甘草了,不然挖的少了,我回去会挨骂的,嘿嘿嘿……”

郑秀芝看着我继续娇喘道:“李长江你看过女人的身子吗?你过来嫂子给你看看。”说着便解开了花衬衫的纽扣,卷起文胸给我看。

我看了看嘿嘿笑道:“嫂子好白啊!跟我妈的一样,还有奶吗?嘿嘿嘿……”

郑秀芝忙靠近我,娇喘道:“有呢!有好多呢!你要不要吃啊!可甜了,来吧!嫂子给你吃。”

我躲避着嘿嘿笑道:“我早就不吃奶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吧!被人看到了笑话你,嘿嘿嘿……”

郑秀芝哭笑不得说道:“你就不想摸摸吗?来嫂子给你摸摸,软乎乎的可好玩儿了,来你摸摸。”说着再一次走近我。

“我又不是小孩子,摸那东西干啥啊!”我嘿嘿笑着躲避说道:“嫂子你别逗我了,我忙着挖甘草呢!”

“李长江你可真是个傻子,你这辈子非得累死不可,到死你都不知道是被老朱家的人给玩儿死的。”郑秀芝无奈的说了句,扣好纽扣,拿起她的铁锹走开了。

我目送她离去,冷笑道:“想玩儿死我李长江,门儿都没有,咱们骑毛驴观山景走着瞧,哼!”语毕,我继续挖甘草。

夕阳西下之时,我扛着一大捆甘草晃晃悠悠的走下山坡,随后跟随的村民们三个人都没有我一个人挖得多,背后嘀嘀咕咕骂我是傻逼。

我不管他们说什么,只管走自己的路,为了表现我活的很开心,我还哼起了流行曲小苹果,在前面不停地扭动着屁股,引得村民一阵阵大笑。

走进朱家院门我便大喊道:“老丈人我回来了,嘿嘿嘿……”

朱小华第一个出门骂道:“你个傻逼,有你这么叫的吗?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啪啪!给我来两个响亮的大嘴巴子。

我依旧嘿嘿笑道:“老婆你手不疼啊!使那么大劲儿,你这么喜欢打我,明天准备一块木头板子,那打着多舒服呢!嘿嘿嘿……”

“你个傻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我……”朱小华大骂着就要去找家伙打我。

“行了,你这是闹啥啊!他一个傻子,你跟他吵吵啥。”老丈人朱大唱出门笑道:“今天真的挖了不少啊!长江啊!你进屋去吧!我去买了它,呵呵呵呵……”语毕很吃力的搬起那一大捆甘草,放在小推车上,推着走出家门。

我看了看朱小华那张美丽幽怨的脸颊,笑道:“老婆别生气了,生气对孩子不好,嘿嘿嘿……”进屋找到洗脸盆,先洗了洗脸,等朱大唱回来一起吃了晚餐。

餐后,我主动洗碗收拾屋子,然后我又走到朱小华面前嘿嘿一笑道:“老婆,你还尿尿吧!”

朱小华瞪了我一眼说道:“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尿尿了,你给我听清楚了,不许你再问我。”

“啊!那不憋死了。”我故意惊讶的说道:“那怎么行啊!你还是尿吧!你死了我怎么活啊!好老婆了,你还是尿吧!”说着我便把她推倒了,撩起短裙便给她脱内裤。

朱小华连蹬带踹,大骂道:“你个傻逼,我是说不在屋里尿了,又不是永远不尿了,你给我滚远点,滚!”

尽管她挣扎的很猛烈,还是被我看到了一幕春光,光明正大的非礼,真他妈的爽,我倒在炕上嘿嘿嘿的笑了十几分钟,气的朱小华直翻白眼儿。

我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禁心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想法,那就是我决定激起她的欲望,让她品尝一下没有男人的苦。

所以我起身靠近她关掉电灯,猛的压在她的身上,避开她的嘴巴,防止她咬我,猛亲她的脖子,一只手在她的胸上肆掠狂摸,嘴上反复说着“亲亲、亲亲……”

她不敢出声叫喊,双手可是不闲着,狂扇我的脸,我忙把她的双手按住,继续亲她的脖子,下面并且一阵乱蹭,事实上我也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动作,总之就是让她有感觉为目的。

开始她全力反抗,因为她的父母认为我们两个早就睡了,是真正的夫妻了,所以她不会喊出来的,毕竟一个女人没有多少力气的,很快她就全身软的像面条一样,娇喘吁吁,低声骂道:“李长江你今天要是敢睡了我,明天我就杀了你,嘤……”

我哪管她说什么啊!就是个一阵猛亲猛蹭,见她累得没力气了,我的手也开始行动,在她身上一阵乱摸。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自己虽然也是热血沸腾,但是我毕竟没有尝到过那种滋味儿,目的就想让她难过,我还是可以忍受的。

可是她的身体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急促,娇喘越来越诱人,我还趁她不注意,在她的红嘴唇儿上冷不防的亲几口,促使她越发的需求。

我却依旧说着“亲亲、亲亲……”不停地亲她蹭她,她本来是反抗的双手,反而抱住了我,呻吟的让我心里也不禁痒痒的,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个大美女啊!身材超级棒,说句没志气的话,要是她一心一意对我好的话,我还真的受不了她呢!

第五章
我又亲又蹭的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她不但双手抱住了我,连双腿也盘在我的腿上,似乎是怕我跑了似得,这还不算,她竟然闭着眼睛,用她香喷喷的嘴唇主动亲了我,那娇喘声真的让我有些痴迷。

但是,我的目的就是让她不爽,此时似乎是最好的退出时间了,所以我忍着笑,说了句“老婆,我好困啊!我要睡觉了,明天再亲亲。”起身便躲得她远远的,用棉被蒙住头。

朱小华一个人喘息了几秒钟,起身骂着“你个傻逼,你个孬种,你就不是个男人……”噼里啪啦的对我一阵拳打脚踢,直到打的累了,她才躺下去,又委屈的哭了。

我当时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老是哭,听到她的哭声,我心里真的是很舒服,故意发出雷鸣似的呼噜声与她的哭声对抗,终于不知不觉的,美美的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我吃的饱饱的继续去山上挖药材,今天郑秀芝没有去骚扰我,应该是觉得我实在是太傻了,对我失去了信心了。

一天下来我还是满载而归,但是接近村子的时候,我却发现朱小华和一个男人走进了村东头的玉米地。

我不禁咬牙咯吱一声,骂了句“妈的,奸夫淫妇终于给我逮到了。”急忙扛着一大捆甘草跑到村东头,噼里啪啦的跑进玉米地,准备来个现场捉奸,好好认识一下奸夫的庐山真面目。

可是因为我的动作声音太大了,让他们远远地就听见了,朱小华落下短裙儿便向着我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老早就开口大骂道:“李长江你个孬种,你是不是想把甘草藏起来一些,留着以后自己卖啊!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打死你……”说着进前抓住我的衣领子,啪啪啪的就扇我嘴巴子。

我左右看着,她跑过来方向,很可惜没有看到奸夫的脸,只好嘿嘿笑道:“老婆,我是来找你的,我看见你进来了,走吧!我们回家去,嘿嘿嘿……”不管她是否愿意,一把拉住她的手就走。

“你个孬种,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朱小华跟在我身后不停地挣扎着骂我。

我就是一路傻笑着不放手,一直把她扯回家门才肯放手。

朱小华接下来又是对我一阵大骂。

朱大唱看的不过眼了,说了她几句,她才肯停下来。

晚餐时,我吃的饱饱的,看着朱小华一脸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开心,很显然她和野汉子约会玉米地,好事儿没有成功,心里是非常的不爽,她不爽我就开心了,忍不住的嘿嘿傻笑,气得她一眼一眼的瞪我。

饭后,我洗完了碗,朱小华故意整我,抱了一抱衣服扔给我,让我洗。

我笑脸相迎,等我洗完了衣服,进屋上炕,见她睡着了,我猛地压在她的身上,嘴里说着“亲亲、亲亲……”按住她又是一阵猛亲。

她睡得迷迷糊糊对我又打又骂,我忙按住她的双手,还是又亲又蹭,虽然我穿着衣服,还是感觉到她软软的很是舒爽。

她昨晚被我弄得欲火高涨,没有得到发泄,今天去约会又给我破坏了,此时被我又亲又摸又蹭的,十几分钟她便停止了争扎,娇喘的让我心头发痒。

不管她表现如何,我就是不停地说着“亲亲、亲亲……”又亲又蹭,直到把她弄得直接哭了,我才罢休,轻轻地起身躺在一边。

这次她没有打我骂我,软绵绵的卷缩成一团,不停地抽噎着,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阵又一阵的偷笑,直到笑的睡着了。

我一个人又单调乏味的挖了几天药材,小姨子朱小敏放暑假回来了,我一进门看到她那张稚嫩清秀的俏脸,心里就说不出的舒服。

让我感动的是,餐后,朱小敏主动代替我去洗碗了,并且温婉的一笑道:“姐夫你累了一天,快去歇歇吧!我来洗好了。”

我当时心里边感觉到好甜蜜,暗自称赞她是老朱家最好的人了。

朱小敏洗完碗,烧了一大锅洗澡水,走进屋里看着我,可爱的一笑道:“姐夫,商量个事儿呗!”

我正躺在炕上呢!忙坐起来笑道:“啥事儿?”

朱小敏笑容依旧道:“我在学校里洗澡不方便,都半个月没洗澡了,身上痒死了,你能不能先出去到院子里坐一会儿,我和姐姐一起洗个澡,一会儿就好了,行吗?”

我听到她温软的声音,都禁不住醉了,忙嘿嘿一笑道:“行啊!我出去等着,嘿嘿嘿……”看了朱小华一眼,傻笑着走出房门,坐在院子里的小推车上。

只见朱小华从炕上站起来,把窗帘拉好,我立刻发现了中间有一条很小的缝隙,不禁心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想法,那就是看看朱小敏的身子和朱小华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些我的心就禁不住剧烈的跳动起来,我等了一会儿,确定了岳父岳母不会出门来,蹑手蹑脚的走到玻璃窗前,瞪大了一只眼睛从那条小小的缝隙看进去。

缝隙虽然小,可是距离我的眼睛太近了,依然可以让我看到满屋的春光,朱小华虽然不正经给我戴了绿帽子,但是我不能不承认她是个美女,朱小敏是她的亲妹妹,自然也不会比姐姐逊色了,两具充满清楚活力的美体,雪白一片,完全彻底的展现在灯光下。

虽然我看过朱小华的身体,可是那都是局部的,并没有此时此刻这么完全彻底,那凹凸的线条,那清秀的腰身……无不让我赏心悦目,特别是朱小敏,年纪虽然小,可是成熟的美体一点也不比姐姐差,看得我目瞪进口呆,毫不夸张的垂涎三尺,几乎都忘记了眨眼睛。

姐妹俩一边洗澡,一边戏耍,你摸我一把,我抓你一把的咯咯咯欢笑不止,一片雪白晃得我头晕眼花的,忽然觉得鼻孔发腥,流下了鼻血。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流鼻血,但是我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里面的无限春光,并不知道流出来的是血,还以为是鼻涕呢!左一把右一把的抹在墙上,哩哩啦啦的弄得身上、脸上全是血,却全然不知。

一场好戏终于到了尽头,两具雪白的美体逐渐被衣服遮掩住,朱小华端起地上的大洗衣盆水,走出房门倒水。

我忙走到小推车旁坐好,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灯光照在我的脸上,呈现一张血迹斑斑的大脸,实在是有点恐怖。

朱小华一出门看到我,不禁一声大叫,咣的一声扔下洗衣盆,水全洒在门口,她叫喊着跑回屋里,喊道:“爸,外面有鬼,有鬼啊!嘤……”

我急忙走进屋里说道:“哪有鬼了,老婆你怎么了?嘿嘿嘿……”

朱小华看了我几秒钟,大叫着像一只母老虎一样扑上来,啪啪啪的对我便是一阵暴打。

“姐,你干啥啊!你把姐夫的鼻子都打破了,快住手……”朱小敏急忙拦住朱小华,说道:“姐夫,你快弄点水洗洗脸,鼻子流血了,姐你也真是的,干嘛无缘无故的打姐夫啊!”

我应了声,嘿嘿笑着拿起洗脸盆,弄了些凉水,秃噜秃噜的把脸洗干净,当时我也以为是被朱小华打破血的,所以心里又不禁对她多了一重恨意。

睡觉的时候,我先躺在炕上,因为天气热了,我脱的只剩下一条四角裤,仰面躺在炕上,灯光下不免彰显了我的伟岸身躯。

朱小华进门看了看我,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却明显的呼吸急促,粉嫩的脸颊上隐隐的布上一抹红晕,这可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得颜色。

我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她爬上大炕,竟然当着我的面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仰面躺下去,关闭了电灯。

窗外有月光透过单薄的窗帘,照在她雪白的身体上,朦朦胧胧的对我形成了无限的诱惑。

我每天都会在睡前猛亲她一阵子的,可是今天她竟然脱光了衣服,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了,所以我没有动她,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她,假装打呼噜。

朱小华见我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去亲她蹭她,不禁有点烦躁不安了,呼吸越来越急促,看着我似乎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终于她忍不住缓缓地向我靠近,我不知到她想做什么,心里也不免有点紧张,但是她更紧张,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她剧烈的心跳声。

她停在我身边仔细看着我的脸,确认一下我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当然我已经及时闭上了眼睛,迷成一条缝观察着她,想看看她到底想如何虐待我。

她急促的喘息着,缓缓地转头看向我的下身,随即一只手便小心翼翼的摸上去。

此时我才一下子明白了,她不是想虐待我,而是想尝尝我这个傻子到底是什么味儿了。

我不禁心里哈哈大笑,但是我并不想满足她的需求,在她想脱掉我的四角裤的时候,我呼噜着转身成半趴式继续睡觉,给她一个屁股,一只手捂着嘴阻止自己笑出来。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2400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