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动态 > TAG标签 | RSS订阅

[文心书阁]九色鹿作品《三生三世双生花》颜洬白绮 阴司神君小说

时间:2017-08-14 21:56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三生三世双生花

作者: 九色鹿

字数: 501326

第一世,他是为她毁了天下的妖神颜洬。

第二世,他是将她带回江南安葬,用一生陪伴的琴师白绮。

第三世,他活在渡口边,看她为了另一个男人耗尽一生,他同样为她守候一生。

这一世,她该如何还清痴情。

一场颠倒梦三生锁枷一株双生花纠缠三世。

 

《三生三世双生花》文心书阁书号:301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第一章 :生如夏花

 

盛唐之后,世态倒是多了几分萧条。历史的风暴卷过,马嵬坡前荒草已经齐膝,涌入长安的喧嚣声已不在。

谁都不能阻止另一个时代的到来,杏花雨,板桥青。

后梁没有盛唐的繁华,好在君王腐朽,醉梦生死。民间文人骚客不少,作为文人墨客带动起来的副业――烟花柳巷开遍了都城的大街小巷。

牧童不知酒楼杏花村,但你若是问他红灯区在哪,他立马会用稚嫩的小手给你详细指出。甚至会附带告诉你,小红的技术怎么样,哪家的老鸨愿意赊账……

不得不说,这个朝代是一袭爬满跳蚤的华丽旗袍。艳丽掩不住腐朽,腐朽中开出后庭花。

能与青楼并驾齐驱的只有茶馆了,茶馆里的说书先生,声音沙哑而低沉,能将每一个传奇故事赋予独特的魅力。

后梁王朝生活平淡,远离了金戈铁马,必定近于笙箫丝竹。若有清明的墨客不愿睡死在小红的肚皮上,只有在茶馆里才能回顾往昔的恢宏盛世。只有用说书人的嘴,才能勾勒出英雄冢,美人泪。马革裹尸,无人归。

灼灼的七月烈日,晒在背上,几乎能褪下一层皮来。空气中裹挟着蒸人的热浪,就连门前淡青色的布条也病恹恹的,依稀能看出上面龙飞凤舞写着的“茶”字。

但是,这家狭小的茶馆里,今日却挤满了人。升斗小民都拼命伸长了脖子,只为能看清坐在木桌后面的说书先生,能听清楚他说的每一个字。

用几个铜板就能换来一杯清茶,一个平静悠然的下午,比起青楼划算许多。今日来的人分外的多,种田的,抬脚的,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

茶馆中的小二端着茶水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着,茶壶里面已经见底了。淡绿色的粗茶,用汤水兑了好几遍,若换在平日里,定是会被这些斤斤计较的升斗小民计较的。而今日无一人在乎茶水的寡淡。

无数双眼睛都注视着矮桌后面的说书人,他是一个瞎子,可他也感觉出今日的不同寻常。

青衫垂下,说书人端坐着。手中的三弦咿咿呀呀地响着,将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点缀得格外触动人心。

开封城中前些日子发生了一件大事,普宁公主跳下城楼死了。身上的大红嫁衣衬着满地溅起的鲜血,诡艳而凄美,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

世间无人不羡慕王孙贵族,更何况是金枝玉叶的后梁公主。

说书人的抚尺在桌子上重重一拍,不啻惊雷,竟将几个大老爷们的眼泪也惊落了。他说,普宁公主是后梁黄昏将至,天穹上最后的一颗明星。如此聪慧清明的女子,如今也殇殁了,后梁的气数也怕是要快了。

在座的听书人没有几人有幸见过普宁公主一面,最后定格的一眼,也是她站在城楼上,将头上缀满夜明珠凤冠丢下的那一瞬。

三千青丝垂落,姣好的面容恍若画卷。而后,她纵身跳下了城楼,恍若是一只折翼的火凤。在世人的眼前,在皇帝的眼前,就此流星般陨落。

古旧的三弦将这个传奇而悲凉的故事娓娓道来,桌上青花素鸟的杯子中茶香袅袅,说书人却无暇喝上一口。

门外停着一辆精致的马车,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探出,将竹帘掀开。风涌入的那一刻,隐隐有暗香传出。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精致的木屐已经落在了地上。一同垂下的还有白色的轻纱,风过衣袖,冷香不断。

木屐中白色的袜襦纤尘不染,稳稳落在马车激起的尘埃之中。高挑修长的背影十分夺目,黑色绸缎似的长发垂落,头上仅用一支玉簪绾住。翩然优雅的姿态与周围的路人形成云泥的差别。

木屐才一落地,就有小厮递过油纸伞,绸缎的面,依旧是一片雪白。

“质子日头太热,莫要让毒辣的阳光晒着。”

他轻轻摇头,踩着木屐已经走远了。刺目的阳光无处不在,原本喧嚣的开封街道此刻却是一片寂然,只能听见木屐“哒哒”走远的声音。

衣角翩跹,一身白色恍若是夏日的白雪,隐隐让人觉得不安与孤寂。

拥挤的茶馆之中,满屋的汗臭之中忽然多出了一缕冷香,勾得人忍不住向身后看去。不知何时,茶馆之中竟然多出了一位世家公子。他一袭白衣,面容清冽,漆黑的眸子像是看不见底的幽潭。哪怕是最热的七月,也让看的人无端心里发寒。

白衣的公子丝毫不介意这些平民怎样看他,只是找了一个偏远的位置坐下。黑压压的人影根本就看不见桌子边的说书先生,只有低沉沙哑的声音毫无阻碍地落进了他的心底。

此刻讲的正是普宁公主义无反顾跳下城楼的一段,白衣公子握着茶盏的手倏忽捏紧,指节失去了血色只剩下一片苍白。

三弦不断,声声入耳。

他的额头上竟然多出了一层薄汗,再没有刚刚的沉稳。难道真是七月的天气太热了吗?薄唇紧抿,他努力抑制着胸膛里涌动的情感,不动声色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听下去。

谁会知道,今日是他大婚的日子。血色的嫁衣脱下,便换上了一袭祭奠的白衣。心口的位置一阵阵钝痛的感觉闪过,几乎要将他生生撕裂开来。

那时,他离普宁公主是如此的近。能看清她凤冠上夺目的明珠,能听清她珠圆玉润的声音。垂在腰间的黑色长发,只是在他的眼前一晃,她便跳下了城楼,身上还是红色的嫁衣未曾脱去,而他身上穿的是同样红得凄凉的嫁衣。

生死间擦肩而过,决绝的公主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这个驸马爷一眼。

满地的血色,浓郁的血腥。他站在一旁看着她咽气,握着缰绳的手指在颤抖,却什么也做不了了。溅起的血珠落在他嫣红的嫁衣衣角上,凝成一朵极致的花朵。

这就是他的妻子,迎亲的队伍还没有到达皇宫门口,她就用如此残酷的方式告诉他,她宁愿死,也不愿与他结发。

他不知道自己听了多久,又听进去了些什么。所有人都在称颂普宁公主的气节,却忘记了还有他这么一个人。

对普宁可否有过真心?他不敢去问自己,但是唯一清楚的是,假如普宁愿意嫁与他,他定会用一生去守护她,不是为了利用,而是珍惜。

小厮在外面等了许久,却也没有看见质子出来。质子的身份特别,所以小厮格外担心,他将马车扣在了一旁,就跑进了茶馆里。

一袭白衣静静坐在窗边,身影笔直而萧条。

“质子现在该回去了”小厮小心提醒道,对上的却是白衣公子满脸的泪痕,顺着面颊滴落在素纱衣襟上。小厮错愕,随即移开了目光。

起身,清冷的公子离去,冷香袅袅。哒哒的木屐声与说书人沉稳的嗓音格格不入,也与这个感人的故事格格不入。

几个人回身看去,不知名的贵族公子已经离开。隐隐外面传来马鸣声,车轮压过只留下一阵青烟。

谁也不曾在意。

 

 

第二章 :往事如烟

 

待马车走远之后,此间的故事也落下了。抚尺一拍,便赢得了满堂的喝彩。

日光已经偏西,余晖落在身上依旧是滚烫无比,留下洒扫的小厮还在。拥挤的茶馆现在已经空了,汗味散去,晚风阵阵。

小厮捧着一片瓜果走近,“先生吃一片吧,讲了一日,极是废嗓子。”

手中的瓜果还没有递出,就被说书的先生摆摆手拒绝了,“清茶解渴就行了,瓜果就留着给自己吃吧!”

还未及冠的小厮原本是一片好心,此刻只有讪讪缩回了捧着瓜果的手。还未转身就听见说书人又问:“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吧?”

小厮懵懂地望着老先生,却不知先生指的是什么。

“普宁公主总归是下葬了吧?”

他才记起,先生口中的人正是跳下城楼的公主,“是!”茫然之后语气之中多了一丝敬畏,就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到。

瞎眼的说书人摸着拐杖在一旁坐下,“公主亦是与你一般大的年纪,走的时候孤单,你愿意待太阳落山之后陪我一起去东山上看看?”

他应声下来,心里却有一些惋惜。小厮从说书人的口中听闻公主的才情,公主的胆识,可是没有想到终没能逃过“红颜薄命”这四个字。

说书人握着拐杖缓缓站起了身子,似是想起了什么,发出一声急促的冷笑声,“将自己女儿的尸首暴晒在七月的烈日之下,不闻不问。他这个父亲真是好硬的心肠,担得上‘昏君’这两个字。”说书人笑了起来,笑声嘶哑凝着无尽的悲哀。

小厮吓得面无血色,呆呆站在原地,飞快看了看周围。好在周围并没有人在,他慌忙扯住了说书人的衣角,“先生有些话可不能随意地说,若让别人听见了可要遭罪的!”

城楼上发生的事情成就了公主的名声,同样也将皇帝彻底地惹怒了。普宁公主含笑跳下了城楼,帝王冷漠中夹着愠怒,甩袖而去。

这一次离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普宁公主的尸首一样,任由她的尸首腐烂,如花沉月的容貌被蝇虫啃食一空。

当日风大,普宁公主到底对梁太祖说了些什么,并没有几个人听清楚。但不要小看了民间的狗仔队,训斥君王的话千年来都是换汤不换药,所以有些哲理的话都算在了普宁公主的身上。

一死成就了她后世的英名,她死的时候只有怅然与寂寞罢了。

谁也不知道,普宁公主是个被爱情蒙蔽的可怜女人。

她死后,世人根据她的事迹,胡扯出了一本《公主词》,没想到此书销量大好,解决了大批落榜青年的失业问题。

朝中官员却没有一人因此而高兴的,特别是当日一同在城楼上的美貌丽妃。她最在乎的就是面子了,普宁公主的指责,让她寝食难安。

夜夜在帝王的枕边吹风,美人的梨花带雨比任何壮阳药都管用。颠鸾倒凤之间,梁太祖就听信了丽妃的话。公主忤逆,以下犯上,死不足惜。

当然这不仅仅是丽妃花瓶美人一人的功劳,朝中亦有无数人希望皇帝继续昏庸下去。他们本来就是腐朽朝政上长出的寄生虫,担心普宁的话敲醒庸碌的帝王。结果证明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梁太祖选择了沉醉酒色,将媚人的丽妃搂在了怀里,任由普宁公主的尸首在城墙下腐烂。让世人都看清楚,忤逆帝王的下场将会是怎样的。

守城的将军害怕上面责罚,没有一个人敢为普宁公主收尸。

世人对梁太祖的做法痛恨至极,也不顾皇帝会如何震怒。开封城中的百姓自发为普宁公主送葬,用了最上等的棺材放入了普宁公主破碎的尸身。全城麻衣戴孝只为普宁公主送葬。

曾有美人蕙质兰心,顾盼倾城,葬于东山……远远听见有人这样唱。

夕阳渐沉,空气中的灼热减轻了不少。说书人抱起怀里的三弦,由旁边的小厮搀扶着缓缓站起了身子。

没有走出几步,像是又想起了身子,转身对一旁的小厮问道:“今日是不是来了一位贵公子?”

小厮惊诧地点点头,“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苍老的面颊上露出一记模糊的笑容来,“我虽是一个瞎子,但嗅觉与听觉比起平常人还要灵敏一些。他一进茶馆,我便闻到了他身上的清雅香气,不同于女子胭脂的浓香,这种香料只怕只有贵族才能用得起。而且,他脚下踩着木屐,声音清脆,只怕也是用了上好的木材才做出来的。”

“是了”小厮想了想,“先生,我无意瞥见他哭了。”

那样清冷华贵的男子,似乎不将一切放在眼里,又怎会轻易地在人前落泪呢?

“他就是故事中的人,见证了这一切。他就是质子,公主的夫君。”说书人用干瘪的嘴巴,轻轻吐出这句话来。

倒是让小厮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质子大人竟是如此的痴心。”

“痴心?”瞎子重复了这两个字,露出模糊又悠远的神情来,“谁知道呢?他的眼泪到底是为谁而流,普宁公主还是他自己?”

城楼上的风有些大,嫣红的嫁衣从蒙上尘埃的板砖上摇曳而过。头上的凤冠实在是太重了一些,我无奈摇了摇自己的脖子,甚至能够听见骨头里发出的清脆声响。

后面阿蛮追着我而来,她是个丰腴的姑娘追起我来还显得有一些吃力,胖嘟嘟的小脸涨得通红。

她手中拿着的正是我的盖头,“公主,公主你不要再跑了,你的盖头……”

我只是假装没有听见,身上的这一件嫁衣真是华美至极,双面刺绣,衣角上绣着大多的并蒂莲。只是这件衣服将陪着我一起进入黄土中,渐渐腐烂真是有一些舍不得。

城下的士兵听到了声响之后,都纷纷探出脸来看,待看清我身上的装扮之后,都纷纷迅速地缩回了脑袋。

宫中要出嫁的只有普宁公主一人,出嫁之日不能抛头露面。这份美貌只能属于驸马一人,待看清公主的面容之后,他们都纷纷移开了目光,假装什么都没见着。

我跑到城楼边的时候,阿蛮握紧手里的盖头,一点点挪了过来,俯下身子大口喘息着,“公主赶紧回去吧,迎亲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

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我是认真的,来到城墙边之后,我就已经决定了一切。绝不会后悔。以正常人的思维,谁也不会想到我即将要选择要轻生。

做公主这么久,我一直是一只满足的米虫,有不尽的财富和高贵的地位。而驸马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何况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未来的驸马长得极其清秀俊美,除了性格稍稍沉闷一些,其他的几乎都是完美。

用阿蛮的话来说,这是我赚了。日子过得滋润至极,简直连老天都要嫉妒。说起来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去自杀,除非是我的脑子被门夹了。

假如没有遇见他,我想我也会同意这场婚嫁。可是悲剧就是,我单恋上了别人,他并不是我未来的驸马爷。更让人绝望的事情――我只见过他一次,而且连他的姓名也不曾知道。

世上任何事都可以将就,但唯独爱情不可以。

但这些都不影响我对他的思念,曾为他想过无数的名字,在无人的夜晚一次次描绘出他的模样,就是害怕自己会将他给忘记。

城楼上的风有些大,我的眼睛莫名地干涩起来。

此刻皇城外的百姓也停下了手中的活,望向了城楼边屹立着的一抹嫣红。远处锣鼓喧嚣的声音传来,红色的队伍渐渐走近。

阿蛮扬起自己肥嘟嘟的小脸望着我,“公主快点下来吧,驸马夜马上就要过来了,被他看见这一幕,实在是太丢人了!”

在皇宫中生活这么多年,阿蛮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很喜欢她,可是今天起我就要离开她了。

“阿蛮你知道吗?我很多次想过要离开皇宫,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没有责任,没有身份的束缚,和自己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

我推开了阿蛮,“你离开吧,我不会再回到皇宫的囚笼里了!”

阿蛮单纯却不笨,从我类似“怨妇”的表情上猜出了大概,“公主你若是真的不爱驸马,大不了成亲之后,再养几个面首。”

“面首?”我吓了一跳,“阿蛮你这是听谁说的?我还没有饥渴至此。”被阿蛮一搅合,我说话也变得哆嗦了起来。

阿蛮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有一大队人马向城楼边走来。入眼便是金色的一片,身后跟来了一大批后宫随从,果然是好大的排场,就连御林军也调动了,就是为了捉我吗?

我的父皇来了,就连盛宠已久的丽妃娘娘也来了。阿蛮恭敬地退到了一旁,剩下我与父皇俩人静静对视着。

天空是湛蓝的色彩,如同着魔一般,我不断响起他的模样来。天空般的湛蓝色眸子,与寻常人不同,一直烙印进我的灵魂深处,无法遗忘。

一抬眼看见的是丽妃嘴边轻蔑的笑容,涂着浓烈的胭脂,似笑非笑,嘲弄至极。

 

 

第三章 :一骂成名

 

时间似乎静止了,即将进宫的迎亲轿子被迫停了下来。站在皇权顶端的人,都因为我的关系来到了这个城楼上。

坐在白马上的质子微微抬起面颊,看清了站在城楼边上的女子。黑发红衣,分外妖娆,而她眼中的决绝来让他没有来地惶恐起来。

缀满明珠的凤冠从层楼上落下,白色的明珠在尘土中散落开来。他听不清楚城楼上的对话,只是看见了她的下坠。

生生落在他的面前,一片晕开的血红。

后梁的腐朽与生俱来,开国皇帝不励精图治而是一个酒囊饭袋。我只想在这件繁华的旗袍被跳蚤蛀空之前,再用自己的力量拉它一把。

我是清明之士,清醒地看着生我养我的国家在一点点沉沦下去。在历史的车轮下,我的牺牲注定只是滴水入海。

父皇往前面走了一把,沉浸在酒色中太久,就连脚步也变得轻浮无力起来。他望了望我的身后,城墙外的一片空旷。他停下了脚步,再没有勇气向我这里多走一步。

“普宁你给我先过来,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要嫁给质子!”最后一句话落地有声,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荣华得之太易,不过是从李姓换成了朱姓。江山不变,享受沉迷不变,只是人变了。

红衣在大风中招展,我望着他身后渐渐沉落的夕阳。父皇的面容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颓废而臃肿,虚胖的脸上没有半分在位者的睿智。他身后站着的是同样沉迷不知归路的朱氏贵族,丽妃脸上的笑容是何等的灿烂,艳若桃李。她曾是父皇的儿媳,贪图荣华,却成了我的后娘之一。

淫靡浑浊的后宫,道德伦理分文不值。

思索了片刻,我淡淡地开了口,“我不会嫁给质子,不会嫁给任何一个我不爱的人。”说完,将头上的凤冠拿下,从城楼上扔了下去。

父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凤冠,肥胖的身子颤抖起来。上面的明珠价值连城,是能工巧匠熬夜几日打造出来的,只有颤抖才能表现出他的心疼。另一个原因,他实在是恼火不已,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乖张不肖。

旁边的丽妃有一幅七巧玲珑心,一看皇帝的脸色不对,赶紧就落井下石。

“好大的胆子!”一双杏目几乎能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着我,只是这句话说完,再也想不出其他训斥的话了。

“女儿早已思量清楚了,今天所做的事情,并不是我一时冲动所为”我挺直了腰板,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平稳沉静一些。

“女儿的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此生非他不嫁,所以请驸马爷断了这个心思吧!”话音落下,皇帝往后面倒退了几步,几乎是捂着自己的心口喘息了起来。

我捏紧了手心,一口气将自己想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红颜枯骨,不过是朝夕之间而已。若是驸马爷喜欢的是我普宁公主的容貌,如此肤浅之辈,我不屑下嫁。若是驸马在乎的是我的身份,我更不愿嫁与他为妻。”

父皇一脸扭曲地看着我,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几个公主的婚事都是父皇一手操办,都被作为稳固江山的工具送去联姻。唯独长乐一人嫁给了自己钟爱之人。”

一直没有开口的皇帝,一声怒喝,“够了普宁,你要是再和朕提起长乐,朕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浑浊的眸子里凝着震惊与愤怒的神色,长乐曾是他捧在手中的珍宝,被称为开封明珠。如今族谱之中再没有长乐公主这个封号了。

反正已经是要死之人了,我只是淡淡地一笑。

“父皇你可知,我最羡慕的就是长乐。她能拜托公主的身份,与自己心爱的人厮守在一起。尽管她的牺牲也是巨大的,永不能再踏入开封城半步。高贵的出生不过是束缚,我宁愿折断羽翼也不愿被囚禁一生。”

“好!”他怒极反笑,“普宁你不要忘了,是谁给你锦衣玉食的,是谁给你安宁盛世的。若是脱去了公主的身份,你什么都不是!为了现世的稳定,牺牲一些又有何不可?”

此话不错,我抚着嫁衣上的金线绣花,手指一点点滑下。

“唐朝衰微,大势已去。天下纷争并起,父皇不过是抢先一步废了傀儡皇帝,建立了后梁。但若是别人抢先一步动手,只怕现在也不会是朱氏的天下。夺来的江山却不守之,沉迷享乐又与衰败的唐朝有何不同?先有唐玄宗偏爱杨贵妃,引发安史之乱。现有丽妃迷惑圣上,红颜误国终究没有说错,恳求父皇流放丽妃,专心朝政,兴复后梁。”

听完这一段话之后,丽妃花容上血色尽失,变得如纸般苍白。我已经树了劲敌,今日若是不死,日后丽妃也不会轻易放过我。

心里不禁苦笑,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若不是有许多人在场,只怕在我还未跳下城楼之前,丽妃就会抢先一步冲上来将我掐死。她努力保持着端庄的神态,藏在广袖中的手却紧紧攥着。

“普宁你……”父皇顿了顿,脸上涌起复杂的神色,“婚事可以延期,你先下来,城外众多百姓望着,会影响皇室的名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跳下了城楼。阿蛮第一个冲到了城楼边,想要拉住我,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隐隐听见父皇的嘶吼声,宛若悲鸣,“普宁――”

周遭的景色从我身边划过,像是抓不住的流沙。

穿过浩荡的迎亲队伍,我在下坠的过程中,似乎又看见了他。一袭白衣,遥不可及,像是一阵云烟。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注视着我。

会是怎样的神情呢?震惊还是害怕?

我已经无暇再去思索了,耳边的风声停下。撞击的剧痛让我无法动弹,身体像是被摔碎的瓷器,扭曲成奇妙的姿态。

耳边响起靡靡的铃声,让人觉得平静,白衣缓缓走近。眼睛已经被摔坏,我无法看清楚他的模样,只是觉得熟悉。

他说:“公主你可曾后悔?”

想要告诉他,我的回答。张了张嘴,只吐出了一口鲜血,是到了要睡去的时候了,无奈地缓缓合上了眼帘。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或书名,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3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Tag: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