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书坊]许情深小说《大叔的宝贝哑妻》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许情深小说《大叔的宝贝哑妻》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他恶狠狠逼近躲在角落的她,要她说出那个男人的下落。 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小哑巴。 ——大叔,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大叔,你可以不可以不要离我这么近? ——大叔,唔…… 小哑巴瑟瑟发抖可怜兮兮比划着
[花语书坊]浮生若梦小说《枕边娇妻:兽性老公太难缠》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浮生若梦小说《枕边娇妻:兽性老公太难缠》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因为二十万,丈夫狠心将她送上了别人的床。 绝望之际,苏瑾余死死地拽住了走廊里经过的男人。 从别人的口中,她得知这个男人的名字叫陆江笙,是陆氏集团的新任继承人,传说中,他手段高明,黑白同吃。 斗渣男,灭小三。 这一路,陆
[花语书坊]橘子小说《欠你一个来生》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橘子小说《欠你一个来生》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他为她徒手造出一个王国,把她圈在里面,极尽宠爱。她以为琴瑟和鸣,白头偕老,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将她的梦击得粉碎。他固执,她迷茫,兜兜转转,迎来的究竟是破镜重圆,还是往生不复相见……
[花语书坊]淫荡的瓶子小说《陌路婚途》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淫荡的瓶子小说《陌路婚途》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结婚四年,老公却从来不碰她。寂寞难耐的她酒后乱了性,却是一个不小心上了个了不得的人物。只是这个男人,居然说要帮她征服她的老公?excuse me?先生你冷静一点,我是有夫之妇!“没事,先睡了再说。”
[花语书坊]火火小说《余生,宠你入骨》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火火小说《余生,宠你入骨》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青梅竹马十年的爱情抵不过一场欺骗的谎言,面对他冰冷的眼神,她狼狈退出这场感情。五年后 ,再次相见。他用尽手段,逼她到绝境 ,只为她回到自己身边。他说:“女人,我爱了你十年,等了你五年,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爱情如罂粟,明知爱
[花语书坊]绮烟小说《让爱成婚》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绮烟小说《让爱成婚》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唐若曦爱了十年,不过是南柯一梦,结婚两年来萧陌无时无刻不对她折磨,甚至不顾怀有身孕的她,强行同房导致孩子滑落。梦终究有醒的时候,梦碎后的唐若曦选择了转身离开,可萧陌却发现,他对她的折磨根本就是放不下的自欺欺人,为了留
[花语书坊]李斐小说《余生幸有你相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李斐小说《余生幸有你相伴》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母亲重病,为了钱她和男友分手,契约代孕。那一夜,她爬上床,明明心底瑟瑟发抖,却还极尽所能的讨好床上的男人。天亮,才发觉睡在她身边的金主是她男友的哥哥。他将一沓钱扔在她脚下,鄙夷嫌弃的望着她:那么爱钱,就好好的取悦我。他
[花语书坊]淡雅如疯小说《爱我就好》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淡雅如疯小说《爱我就好》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我一个大龄剩女,终于在相亲结婚后脱了单,以为等待我的是幸福未来,却不曾想却是噩梦的开始。我为了家人忍气吞声三年,但命运依旧没有眷顾,除了那个叫做廖凯,对我一向冷情却又在危机时刻拉我一把的男人。可最终我才知道,原来连
[花语书坊]柒夜小说《总裁要逆天》完整版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柒夜小说《总裁要逆天》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一纸婚约,她被迫嫁给A市霸主慕战辰。婚后她咬牙定下协议:“我给你私生子当后妈可以,但对外你是我小叔,我要求恋爱自由!”慕战辰痛快答应:“可以。”为了折腾他,她敢和任何人恋爱,只是恋爱对象好像不那么勇敢。追求者一:“爱你
[花语书坊]李斐小说《封先生,离婚吧》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李斐小说《封先生,离婚吧》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他每次进她房间都是在夜晚。他总是在她快要冲上云霄的时候掐着她的脖子在她耳际阴沉沉的说:“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她瘫软如水的身子瞬间冰冻。她是他的妻,也被他视作仇人。终于有一天,她无法再忍受;“我们离婚吧。”他闻言
[花语书坊]西瓜不甜小说《你是我的无可救药》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西瓜不甜小说《你是我的无可救药》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结婚一年多,他只在排卵期跟她同房。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于他来说不过是生育工具。他爱的,竟然是她从小分离的双胞胎妹妹。她逃过,流产过,甚至为这段感情失去了最爱她的母亲……直到最后,彻底绝望。他的眼里满是痛苦绝然:“
[花语书坊]月下风光小说《何以暖冬,何以夏凉》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月下风光小说《何以暖冬,何以夏凉》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有人说,报复渣男最好的方法就是嫁给他的父亲,让他以后见着就要毕恭毕敬的喊妈,我深以为然。为了报复许渣男的婚内出轨,我设计上了他小叔薛暖冬的床……
[花语书坊]蓝狐小说《乔少,好久不见》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蓝狐小说《乔少,好久不见》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他是她的小叔叔,却夺走了她的清白,将她赶出家门……
[花语书坊]若雨小说《我曾去过的世界》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若雨小说《我曾去过的世界》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简如乔曾把自己给了韩亦辰,以为这样就可以一生都在一起了,可最后换来的却是伤害。
[花语书坊]火火小说《帝少金牌宠爱攻略》完整版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火火小说《帝少金牌宠爱攻略》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童小暖被母亲以三个亿,卖给了初恋情人雷郁深。三年前,她被迫离开他,却被他误会,是个贪慕虚荣的拜金女。他买下她,日日夜夜想法子折磨她,羞辱她。童小暖苦着求饶,“好疼,阿深,不要了,求你。”雷郁深残忍拒绝,“雷夫人,为时还早,你就
[花语书坊]老远小说《爱是一场救赎》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老远小说《爱是一场救赎》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大学时夏颖为救父亲跟了顾辰,未曾想三年后顾辰摇身一变成了男友江允浩的上司。夏颖极力想掩埋那段不光彩的过去,却在顾辰的步步紧逼下,百受折磨,生活开始支离破碎!她被迫回到顾辰身边,本以为顾辰只会是她的金主,却在转身时,尝
[花语书坊]木栏衣小说《爱你,至死方休》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木栏衣小说《爱你,至死方休》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一年前未婚夫莫名失踪,一年后两人新婚之夜丈夫变成了禽兽。八年的爱情瞬间尽毁,究竟是谁的错?当他害死她的孩子,当他逼得她在婚房自焚.......当他终于说出对不起的时候,她对她只有满腔的恨意,不绝不休!
[花语书坊]安若夏小说《首席擒爱:女人,哪里逃》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安若夏小说《首席擒爱:女人,哪里逃》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那一次,他们都是被设计,她失去的不只有清白。所谓的真爱不过是一场骗财骗颜的打劫游戏。她了无生念却意外怀孕,单亲妈妈的生活让她疲于奔命。再一次相见,女佣,公主,她的地位一降再降……身心疲惫,不堪出走,却没想到,这一次,不放
[花语书坊]花嫁衣小说《毒舌萌宝彪悍妈》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花嫁衣小说《毒舌萌宝彪悍妈》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她喝酒误事,一不小心把少爷给扑倒,还被人逮个正着!当家夫人要求她负责,不想嫁,火爆少爷也不开尊口拒婚,怎么办?于是她一张照片,给他扣上一顶名叫“出轨”的屎盆子。六年后,她带着宝宝归来。他逼的她退无可退:”就许你诬陷我出轨
[花语书坊]咪咪大小说《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咪咪大小说《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婚后老公很奇怪,白天斯斯文文,相敬如宾。黑夜却热烈如狼,不知餍足。 欢爱时候的老公更奇怪,从来都捂着唐心的眼睛,不让她看到他的真明目。 纸,终究包不住火,一个禁忌之恋浮出水面,不堪真相的唐心绝望离去。  五年后,那个男
[花语书坊]森小焰小说《骄蛮帝少强行娶》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森小焰小说《骄蛮帝少强行娶》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曾经她跟他有云泥之别。五年前,她是勾引他,对他下药的贱女人。五年后,她是睡了他却不对他负责的狐狸精。当年她家破人亡,被人践踏,被家族放弃,如今荣耀归来,誓要将那些对她落井下石的人统统推进地狱。撕逼打脸夺家产,有他在身
[花语书坊]小祈望小说《总裁不坏萌妻不爱》完整版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小祈望小说《总裁不坏萌妻不爱》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为了报复渣男和渣姐,她费尽心思嫁给传闻娶一个死一个的男人,目的只是为了报复完成拍拍屁股走人。但阴谋一桩接一桩,背后操控人竟是……他\/她?*************“爷爷让我们生个孩子,老婆现在开始吧?”某女瞪着某男,毫不犹豫的
[花语书坊]夏薰小说《强婚总裁很专情》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夏薰小说《强婚总裁很专情》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梁甜怀孕了,孩子不是老公江牧珩的】她是福利院长大的小孤女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帝国总裁一纸婚书,将两个人捆绑到一起“一年后离婚,你休想分走我江家一分财产。”冷情如他,自以为算计得清清楚楚绝不给这贪慕虚荣的女
[花语书坊]维维宝贝小说《恶魔总裁,我没有》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书坊]维维宝贝小说《恶魔总裁,我没有》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9 1 1
赤裸的躯体交叠,不堪入目的种种姿态。陌生男人的身下躺着的竟然是她!“好风骚呀,我的新娘。”冷莫言,传说中的老公邪魅冷淡地笑着,将一打照片扔到她的脸上,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不要碰我!”“这副肉体,该有多少男人看过,还在